界海某座岛屿。

林阳站在倒塌的玄天殿前,伸手抓起宫殿残骸,将之分解成了原材料,并添加了一些仙金与奇珍,重新炼制这座宫殿。

数十万年过去,死于岛屿因果之力的强者不止当初的黑暗巨头一个。

虽然有黑暗巨头打破玄天殿让那股力量外泄,但也有自信己身无敌的强者,踏上这座岛。

最终下场不言而喻,莫名其妙的和某些界海王者发生冲突,有的是被斩杀,有的则是斩杀对方,自身却也在不久后,因伤势过重坐化了。

须臾。

一座崭新的宫殿就出现在岛屿中央,比当初宏伟了许多,整体缭绕帝者气息。

除非有帝者出手,否则任何存在都无法破坏这一座宫殿,不会再出现当初的事情。

宫殿上的牌匾,最初的三个仙道文字也改变了,变成了‘玄帝宮’。

“还是无法察觉到什么。”

围着岛屿走了一圈后,林阳不由一叹。

他当初完美掌握《道不可论》时,此地被奇异物质覆盖了,被他斩杀在岛屿上的两位黑暗王者,尸骸也被他收起,想知道会不会有异变。

不过漫长时间过去,黑暗王者的尸骸没有任何变化,林阳也就没怎么在意了。

这次前往仙域之前,这些年陆陆续续收集到的一些垃圾都被他扔在玄天道场,有强者尸骸,也有破碎的王者法器。

“同是帝者领域,准仙帝和仙帝的差距没有大到绝望的程度,手段上的差距也相差无几,恐怕我成为仙帝了也难以看出什么。”

林阳思忖了半晌,最终离开了,没有在岛屿上面久留。

……

一万年转瞬即逝。

林阳哪怕没有全速前进,一边走一边打量界海中的无数宇宙,也超越了许多渡海的王者。

一直到这一天,他才看见视线尽头的庞大黑影。

“上苍……”

林阳心念一转,知道快要抵达这次的目的地了。

踏足上苍大陆,要不了多久就能看见苍帝所在的黑暗天庭,而更深处,就是终极古地,是慙仙帝的尸骸所在之地。

林阳的速度已经快到仿佛是逆着岁月而行,时间不断倒转,显化出过去的种种景象。

“是玄帝!”

随着他的前进,上苍大陆外的界海岛屿上,一些古老的仙王睁开双眸,接着猛然瞪大,古老沧桑的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苍帝,莫非就在这条堤坝后面?”

他们想到数十万年前心中的那一幕。

这位帝,言之凿凿的让名为‘苍’的帝者等死,威严庄重的语气中,却蕴含了浓郁到无以复加的杀意,不论是谁,听到后都会心底发寒。

“仙帝战!”

很多个古老的仙王胸膛微微起伏,吞吐元气的速度都有些加快了。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准仙帝,而是将超越王者领域的帝者,统统视为仙帝。

“万古罕见,无上仙帝战。”

静坐不知多少个纪元的一位古老王者倏然起身,想到帝落时代的那一场无比可怕的帝战。

哪怕已经过去数万个纪元,那一场帝战的波动让他至今都仍在心惊。

“帝者喋血,诸天动荡,黑暗将要卷席一切。”

蓝色衣袍的王者离开岛屿,向着远离上苍堤坝的方向而去。

他知道假如没有意外的话,大量黑暗王者统帅的军队就会出笼,一座座接引古殿会在界海上空形成神虹,成为黑暗大军攻伐遥远界域的通道。

“你……难道不去那一边看看吗。”

看着蓝袍仙王离去的背影,一位来到这里很久的仙王此刻开口。

“终极黑祸就要再现世间,不想死的话,快点躲起来吧。”

蓝袍仙王头也不回的喝道。

“终极黑祸……”

这座岛屿上的众位王者都愕然了,随即心底升出了寒意。

而在这短暂的时间中,林阳几乎横跨了仙王的可见视野,已经接近了上苍大陆的灰色堤坝。

在这个距离,林阳的帝道法则将要与上苍大陆迥异的大道规则接触了。

下一个瞬间。

轰隆!

这片天地陷入混乱,法则与秩序都在暴动。

大道符号漫天飞舞,形成了风暴,肆掠在这片天地,仙王绝对难以抵挡,巨头陨落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天崩!地裂!

一条条裂痕自灰色堤坝上面裂开,缝隙中窜出一条条秩序神链,向着林阳捆绑而来。

一切的源头,皆是堤坝后面的一股诡异的天地意志。

“这就是上苍大陆的意志吗,哪怕不具备自我思维,也在本能排斥界海中的强者……”

“慙仙帝遭劫之前,据说不是这个样子的,看来这是因为上苍意志也被黑暗给侵蚀了,有了天大改变。”

林阳单手压住风暴,不让这股可怕的风暴扩散开来,冲向界海。

渐渐地,他发现大道符号风暴在慢慢变强,最终无数大道符号,凝聚成一种帝者法则。

准仙帝级别的风暴!

“开!”

林阳毫无畏惧,轻轻呵斥一声,向着这股帝者法则风暴拍出一掌。

玄色战甲霎时间被帝者光辉笼罩,仿佛是无穷无尽的伟力在酝酿,转瞬间攀升,在不足一个刹那的时间,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这一掌,如在动摇万古乾坤,逆乱了古今岁月,此地的岁月长河都险些炸开,大道秩序似要变为空无。

无敌!

“嗤!”

无数刺耳的尖锐声音在同时响起,距离较近的一些王者忍不住头脑一昏,差一点就昏迷过去。

准仙帝级数的风暴被林阳打散了,一丝一毫的余波都没有荡开,完全被抹掉了痕迹。

消弭灾祸,林阳站在灰色堤坝上,看着众多岛屿上的生灵。

能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都是王级中的强者。

有仙王,有葬王,也有修行路线独特的生灵,出身于偏僻宇宙,最终走到王级。

“玄帝,您……”

一个生灵此刻站起来,要说什么。

“逃吧,接下来这里将要爆发最可怕的战斗,不是你们能承受的。”

林阳告诫道。

他随即转身,朝着上苍深处走去。

“看来找上苍帝之前,还要解决掉上苍意志……”

“三个帝者,正好能炼成《一气化三清》的道身。”

……

看着林阳慢慢消失在漆黑大地尽头,有岛屿上的生灵不甘心,它们为了追寻破王成帝之路,跨越无边界海终于抵达此地,如今将有帝者死战,怎么容错过?

“啊!”

几个强大的生灵踏上灰色的堤坝,随即惨叫了。

迥异的大道规则压制的它们无法承受,很快的,一个个接连的炸开,化为血与骨,元神化作点点碎片。

哪怕它们在仙王中都能算得上高手,是正常宇宙找遍古今未来也难出一位的绝世存在,也无法承受住上苍大陆的秘力。

一些岛屿上还在犹豫的生灵心寒,忍不住颤抖。

太可怕了!

“不甘心……”

微弱的呢喃声渐渐地传开,吸引了一些生灵的目光,他们看向堤坝上的那团血雾。

声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忽然——

血雾粉碎,一道身影冲出,被璀璨的符号包裹全身,追随林阳的脚步而去。

“竟然活了下来?”

一位仙王不住哑然,转而露出凝色。

活下来的生灵并不比陨落的几位强大,在界海中还说不上巨头,但最后竟然活了下来,甚至受到影响并不大……

让人很诧异。

“原来是这样,不求外界天地之道,不与外道沟通,将自身视为一整个天地循环,哪怕天地变换,法则更迭,也不会受到致命的影响。”

一个八颗头颅的异兽生命在低语着,所有眼瞳都在泛着奇诡光彩,有玄奥的法则流转。

它与幸存者交流过修炼感悟,所以有所明悟。

“以自身为重,外界次之……”

“各有优劣,倒也不好妄自评论,但想要前往灰色堤坝后的黑暗世界,‘正确的道路’的重要性,大于王级的实力。”

有的生灵若有所思,是一头原始龙族。

此刻,一声凄厉的惨叫自堤坝后面的世界传出,幸存的那位生灵,遭遇不祥!

“除了走上‘正确的道路’,也要有超绝战力。”

这头龙王改正话语。

“离开吧,玄帝既然有言,那必然有滔天祸事。”

……

上苍大陆。

“还有工夫击杀那个生灵。”

林阳踏在漆黑的大地上,看着黑暗的最尽头。

“是因为立身在帝者领域的缘故吗,当年走上堤坝没有引发大道符号风暴,而这次再来,就有了不一样的‘待遇’。”

正当林阳这般想着的时候,他心中警兆升腾。

完全漆黑的世界,忽然刮起一阵风,卷席数以亿万计的帝者符号,聚成一头黑暗魔神朝着他杀来。

“嘶!”

黑暗魔神八臂二十三头,每个头中都有两条蛇信子般的长舌在扭动,勾连此地的天地法则,随意一翻转,仙王就会化为灰烬。

仅仅是嘶鸣声,就能撕裂黑暗长空,露出一颗颗黑暗星辰,天与地都在颤动。

“这种族群不弱于真龙族,想来也是昔年的强大族群。”

林阳捏起拳印,帝者光辉更耀眼了,护佑他万劫不磨,永恒不坠。

“灭!”

拳印轮转,演化无数妙法,皆尽强大,皆尽不可测,任何一种法,都能称雄世间,霸绝诸多时代。

黑暗魔神前冲,每根手指,每个眼眸,同样蕴含可怕的帝道真力,是无敌中的无敌,能让古今天骄化为空无。

轰!

准仙帝的碰撞时隔万古岁月再现此地。

砰!

黑暗魔神溃散,被无数妙法消磨殆尽。

可怕的帝道涟漪霎时荡开,劈开堤坝,冲进界海,将一片海域打的沉陷。

“不过略强于准仙帝法器,也敢阻我……”

林阳冷哼一声,他的意志霎时间攀到巅峰,双瞳泛起赤金色泽,威严深藏,不怒自威。

眼眸注视之下,这片天地都仿佛不稳固了。

长生者都要燃烧本源才能破坏的山川大地,一寸寸的龟裂开来,天空亦是如此,一条条漆黑裂隙遍布,仿佛蛛网。

“死来!”

话语传开,这片天地的法则秩序都改变了,岁月长河沸腾咆哮,万物之因果乱成一团。

轰隆!

上苍大陆深处,猛然间爆碎了,那里变成了一片虚无之地,什么都无法存在。

覆盖整个上苍大陆的缥缈意志,被不可抵御的伟力吸入这片虚无,塌缩成一团。

一丝一缕残余的伟力激荡而出,掠过亿亿万里的山川大地,割开不知多少神山,长存无数纪元的一切都被摧毁了。

林阳嘴唇轻启,仿佛说了什么。

轰隆!

虚无大动荡,有浩瀚的空间自其中诞生,也有时间的流转。

在此过程中,上苍意志遭到毁灭性打击,虽无本源存在,却被一点一滴的拆解,失去了以往那般神异。

林阳继续前进,朝着黑暗天庭而去。

对于上苍意志他没有继续关注,从始至终都被他单方面吊锤,虽然上苍大陆不灭,上苍意志永恒长存,但未来的很多个纪元内,上苍意志都没有干涉外界的能力了。

……

“可惜。”

赶至终极古地不久的灭世老人微微摇头。

“帝者争锋,与黑暗意志发生冲突。”

“玄帝来了。”

英姿神武的鸿帝浩荡亿万里紫气,看向林阳的所在之地,眼眸深处古井无波,是淡漠。

九彩仙金战车中的羽帝,也有所觉,将自身的视线转移。

“是那个方向诞生的帝者……“

“黑暗的子民,去接引吾等子民回归。”

鸿帝的声音轰隆隆荡开,就如这片天地自主的轰鸣震颤,拥有无穷威势,任何生灵都无法升起违逆之心。

蛰伏在上苍深处的无数黑暗生灵,此刻结束漫长的沉睡,重新复苏了!

一道道黑暗的气息升腾,全都是黑暗阵营的王者,并各自统帅黑暗大军。

……

林阳前进的步伐稍稍一顿,看向上苍深处冲天而起的众多漆黑光柱。

“果然,在足够长的时间尺度下,再怎么罕见的强者也会层出不穷。”

“开天时代至今,可能也不足一百亿个纪元,还不到吞噬世界的一个轮回时代。”

“‘短暂’的岁月中,不说诞生了多少帝者,光是王者就是一个让人窒息的数字了,相当于起源大陆数百、数千个轮回时代都总和……”

移开视线,林阳看向出现在视野中的大片宫殿群落……

黑暗天庭!

……

一世剧情怎么展开研究的有点头疼,最近几天更新就有点惨不忍睹了...

这几天是上架以来第一次日更4K...

讨论剧情的书友可以加群,简介有群号。

章节目录

自完美世界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心意难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意难平.并收藏自完美世界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