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长征呵呵一笑,“做个小游戏而已,别动怒,要是半刻钟内你找不到我,其他仙尊也可以帮忙,还有佛祖,你也可以参与进来。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开始,我先闪。”

说闪就闪,真正意义上的身形忽闪,瞬间消失无踪,就连气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乎同一时间,天沐仙尊感知全开,迅速蔓延开来,将整个仙斗场全都笼罩在内,她还就不信戚长征能长时间隐入异空间不出现。

戚长征确实无法长时间隐入异空间,不过,他能穿越仙斗场仙阵屏障。

在天沐仙尊全力搜寻他的时候,他已经施施然在仙斗场外现身,翘起二郎腿坐在那里叼起一支烟来。

黄阁老不明就里,“少帝叫了他们入内,因何独自外出?”

戚长征笑眯眯的道:“我跟他们捉迷藏呢,一帮子仙尊,加上佛祖,少有机会共聚一堂,共同完成一件事,我为他们创造一个齐心协力捉住我的机会,他们应该感谢我。”

黄阁老听明白了,摇头苦笑,“这么做不妥当吧?”

“妥当,没什么不妥当的。”九空笑嘻嘻的声音从戚长征身后传出,“我进去看看热闹。”

“别介。”戚长征伸手一抓,再一次将九空从虚无中拽了出来,“别急啊,要进去也等一刻钟之后,我给天沐半刻钟时间找我,剩余半刻钟才是他们一起找我,等过了一刻钟时限你再进去,我和你一起进去,看看他们先发现谁。”

“有趣,有趣,我一定要藏得比你久!”

“嘁,就你遁入异空间时长远不及我,怎么可能藏得比我久。”

“你要是敢赢我,我就把你欺骗他们的事告诉他们。”

“怎么能叫欺骗,我可没说只局限在仙斗场内部,你不懂,我这是在培养他们同心协力的高尚品格,顺便教教他们不要墨守成规。”

“你就是欺骗,就算不是欺骗也是戏弄,我不管,你不可以赢我……”

看着少帝少后在那轻声争执,只把九尊与佛祖当成戏耍对象,黄阁老心惊肉跳的同时却夹杂着老怀畅慰的感觉,不知不觉背也不弯了,老脸上的皱褶也都舒展开来。

半刻钟很快过去,天沐仙尊一无所获,其他仙尊与佛祖都加入进来,一道道感知叠加起来,遍布仙斗场内每一个角落,却依旧搜寻不到戚长征踪迹。

原本还觉得失了脸面的天沐仙尊心里好过许多,主动找上仙尊中对于空间一道造诣最深的风尊。

风尊也确实卖力,不停在原空间与异空间穿梭来去。

甚至到了临近一刻钟的时候,九尊组成九星虚阵搜寻,将仙斗场范围内的异空间也搜寻了个遍,却依旧没能找到戚长征踪迹。

“他能藏到哪里去呢?”组阵搜寻无果,九尊返回原空间,天沐仙尊狐疑问道。

风尊沉吟道:“按理来说二度空间,原空间不显那定然是在异空间,少帝晋升虚空境时日尚短,应该不可能长时间逗留异空间,且仙斗场范围异空间虽然要比原

空间广戎不少,可我们组九星虚阵哪怕异空间再广戎几倍也能搜寻完全,却偏偏找不到,是何道理……莫非少帝已能自异空间穿越三度空间?”

雷尊道:“不可能,大帝昔年也是到了虚空境后期方能穿越三度空间,少帝几个月前才晋升虚空境,短短几个月连境界都还未曾巩固,岂能穿越三度空间,绝非如此!”

“那他会藏身何处?”

天沐仙尊再度发问的时候,阴尊的目光看向殿门,之前戚长征未开殿门直接穿梭进入仙斗场是大家都看见的,她怀疑戚长征根本就不在仙斗场范围,只是她不认为戚长征会这般胡来,要真是如此便是将九尊与佛祖都戏耍一番,也太不知轻重了。

这不是阴尊自己的想法,还有几位仙尊也抱着相同的怀疑。

目光交流之间,火尊沉着一张脸,“少帝不会是在戏耍我等吧?”

上顶仙尊同样沉下脸来,扬声道:“时辰已至,少帝现身相见。”

一道道感知再度蔓延开来,都想知道戚长征是从何处现身。

“在那里!”徒然之间,风尊一声轻喝,声如轻烟而去,在临近殿门处悬停下来,又是“咦”的一声,“不是少帝。”

“当然不是我,那是九空,我在这里。”戚长征从仙斗场另一侧显形而出,笑呵呵的看着众人。

九空也显形而出,有些尴尬的对风尊施礼,眼角余光扫了眼天沐,倒是不再隐去身形,打开殿门跑了。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戚长征,唯独天沐仙尊目光留在九空离去的殿门处,低喃道:“沐儿竟能穿入此殿……”

这座仙斗场可说是仙界最为顶级的仙斗场,不仅所用炼制材料均属顶级,布置在其中的空间仙阵更是出自大帝之手,霸天虎手中那座仙斗场炼制材料与这座仙斗场几乎都差不多,可就是因为缺少大帝出手布置的空间仙阵差了一个档次,能容风雷道尊其中较量,却无法提供仙尊切磋。

昔年九空便能穿梭进入霸天虎手中那座仙斗场,但对于这座仙斗场她是不可能穿入其中的,玄空也不行。

可现在九空却忽然在这座仙斗场内露面,其他仙尊心思都在戚长征身上,不见得会注意这一点,但天沐仙尊却注意到了。

毕竟师徒一场,不论天沐仙尊昔年收九空为徒是否动机不纯,但在教导九空时期却能尽职尽责,一切都是捡最好的给予,比起她宠爱的真传弟子沐馨来也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情感的事本就奇妙,师徒情分不会说没就没,九空是如此,仙尊也是如此,往往不是在一起的时候情感最是浓烈,反而是在分开之后,失去了才倍加珍惜。

戚长征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正在回应火尊侗鼎的质问。

“你说得对,我没有在仙斗场范围内,你们当然找不到我。”

戚长征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让众位仙尊都是心生怒意,暴脾气的雷尊也没给戚长征留面子,“你在戏耍我们!”

“说不上戏耍,小游戏而已,最多就是我和你

们理念不同。”

“狗屁理念,何谓理念?又哪里不同?”雷尊满头银发根根直立,怒目圆睁,大有戚长征不解释个明白取了雷锤给他来一个满头包的感觉。

“理念就是观念,观点不同……”戚长征想了想,接着道:“这么的吧,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仙尊们一个个都在生气,只有佛祖好脾气,“少帝请讲。”

“看看,佛祖最有涵养。”耍了个贫嘴,接着说:“楼有三层,每层高三丈,九丈高楼有一窗,凡人小明从窗口一跃而下,九丈楼高对他而言一旦跳下非死即残,可他却能安然无恙,问,因何?”

侗鼎仙尊冷笑道:“再简单不过,凡人小明乃修道之人,区区九丈楼高算个什么。”

“请火尊注意听题,我说过一旦跳下非死即残,可他跳下却安然无恙,另外补充说明,凡人小明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凡人男孩,未曾修道也未曾修佛。”

阴尊想了想说:“沿绳而下。”

“没有绳索。”

天沐仙尊说:“地非地,乃水面。”

“坚实地面,还有倒刺,落地非死即伤。”

木尊太乙起了兴致,他说:“地面坚实与否,有无倒刺,皆无关紧要,凡人小明自窗口跃下,并未落地,而是地生树木,他落于树上。”

“没有树。”戚长征做了个擦汗的动作,“得了。你们也别猜了,再猜下去说不定筋斗云飘来接走小明都出来了,还是我来说吧。凡人小明从窗口一跃而下,他确实跳下窗口,但不是往外跳,而是往内跳,落在房内地面,所以安然无恙。”

这是一道戚长征前世在地球听说过的脑筋急转弯,类似的脑筋急转弯在地球数不胜数,烂大街了都,可在仙界却是首例,堂堂九尊与佛祖愣是被这道简单到爆的脑筋急转弯给迷惑了。

一时冷场。

“你确定不是又一次戏耍我等?”天沐仙尊沉着脸说。

戚长征摆摆手,“别总纠结戏耍,我说过是因为理念不同,观点不同,考虑问题的方向便会存在区别。凡人小明往窗外跳还是往窗内跳,以及我是在仙斗场内还是在仙斗场外,这其实就是换个方向思考的问题。

说白了吧,你们要说戏耍也可以,就当是我在戏耍你们,但我为何如此你们考虑过吗?”

没人回答,似乎因为戚长征思路怪异的问题,众位仙尊与佛祖都不敢轻易回答,就担心戚长征又会说出什么样的理由来,让他们颜面再失。

只是怒意还存于心间,脸上都不好看。

“因为灭世。”戚长征也不再卖关子,“放眼仙界也只有我对灭世最了解,可就算是我对灭世的了解也有限,有限的范围还局限在仙界之内,至于灭世在虚空拥有何等战力,我比你们强不了多少。

对于摸不清虚实却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对手,我们对他缺乏了解,那只能让我们发散思维去思考,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去分析,绝对不能墨守成规!”

章节目录

五行御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士兵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士兵乙并收藏五行御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