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这样,那我不介意屠一两个神,或者将所谓的神,都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掉。既然你们习惯在幕后,在黑暗中操控一切,我就让你们彻底回归黑暗。”

王冲争锋相对,毫不相让。

“嗡!”

听到王冲的话,太始瞳孔一缩,神情冰寒无比:

“哼,就让本座看看,你有多大能耐吧!”

太始声音一落,砰,陡然一纵,立即向着高空深处,无尽的风雪上方纵射而去。

对面,王冲心领神会,身躯一纵,同样如飞而去。

兵对兵,将对将,能对付太始的只有王冲,对于太始来说,也同样如此。

这场战争对两人关系重大,太始想要完成“天”的净化任务,也必须击杀王冲。

轰轰轰!

太始和王冲很快消失在云霄深处,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响从高空深处传来。

当两人在高空激烈交手的时候,地面上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诸国大军翻上墙头。

风雪弥漫,视线受到阻碍,更加有利于攻城方,再加上之前那场战争,大唐火油消耗许多,诸国选择在这个时候攻城,要比之前顺利得多。

“斧兵部队,准备!”

城头上,随着一名大唐将领高亢的声音响彻云霄,下一刻,铠甲震动,数以万计的斧兵,手持巨斧,如同巨人般登上墙头。

“吼!”

面对源源不断攀登而来的诸国战士,这些斧兵嘶吼着,如同狂战士般使劲劈砍。

他们的动作非常简单,只有横劈竖砍几种简单的动作,但招式却大开大合,威力强大的不可思议。

一名名诸国战士被巨斧劈中,惨嚎着从城头纷纷跌落,从这么高的地方坠落,最后不死也得重伤。

但即便如此,大唐也阻挡不住诸国的进攻。

“杀!”

突然之间,一声怒吼,一名神国战甲战士如同猛虎般飞扑而出,他的双臂张开,庞大的力量直接将几名身材魁梧的斧兵撞下墙头。

一名,两名,三名……,越来越多的神国战甲战士冲上城墙。

“锵锵锵!”

电光石火间,城头上的大唐战士反应极快,一瞬间,无数刀剑从各个方向劈砍过来,只见火光四射,所有攻击都被弹开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骤的变了脸色。

“让开!这些人交给我们来对付!”

突然,一阵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

神通大将李嗣业!

他身着重甲,挥舞着那柄比人还高的巨大阔剑,猛地大踏步出现在墙头。

“轰!”

李嗣业神色坚毅,手中的乌兹钢巨剑顺势一挥,只听一声惨叫,一名神国战甲战士被他一击击中,有如断线风筝般从城头震飞出去。

不止如此,锋利的乌兹钢巨剑甚至劈开神国战甲,将腰部劈裂,鲜血和内脏一起飞洒出来。

但神国战甲不同一般,即便被劈开,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被这些乌兹钢武器轻易劈成两段。

“陌刀无敌!”

几乎在李嗣业出现的同时,数以万计的陌刀战士如墙推进,出现在城墙上,他们的气势有如山崩地裂,庞大无比,瞬息间压制住不断攀援而来的神国战甲部队。

战斗比预想中的还要惨烈,大量诸国士兵通过绳索、钉在墙壁上的特制弩箭和楼车,不断登上墙头,尽管诸国部队死伤许多,但大唐方面也同样出现众多死伤,不时有大唐士兵跌落墙头。

“传令后续部队登墙,挡住他们!”

城头上,看到大唐士兵不断消耗,城墙不断被推进,许科仪沉着冷静,立即发号施令。

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战况却异常激烈,每时每刻,双方都有不少士兵死亡。

不过尽管如此,远处的战场上,安禄山目视着这一切,却没有下任何撤退命令的意思。

他的神色异常平静,似乎这场战斗不战斗到最后一人,就绝不会停止。

钢铁堡垒的城头上,众人心中也同样沉着。

所有战斗形式,只有城防战最耗时,除了少部分特例,一般都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诸国想要击溃这么多大唐精锐把守的钢铁堡垒,几乎不可能。

双方各有各的坚持,不管是大唐还是诸国,都没有展露半分后退的念头。

“唳!”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钢铁堡垒北面激烈城防战吸引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刺耳的锐啸高亢入云,从钢铁堡垒的南面迸发而出。

那声音类似于武道高手的引颈长啸,但却又不完全相同,更加类似于某种古老乐器发出的信号。

最为特殊的是,在百万人激烈厮杀的战场上,不管什么样的声音,按道理都会压下去,不会被特别注意,但那道声音不同,某种程度上,那声音还盖过了战场的喊杀声,清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怎么回事?”

北面的城头上,章仇兼琼、王忠嗣、张守珪等人心中一震,立即注意到这特殊的长啸。

然而下一刻,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

“轰隆隆!”

地动天摇,一阵又一阵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从钢铁堡垒的四面八方传来。

在一股巨大能量的冲击下,钢铁堡垒的东南西北四面,整座钢铁堡垒的城墙都猛烈颤抖起来,声音仿若雷鸣般洪亮。

轰轰轰!

几乎是同时,云霄深处,漫天的风雪搅动,王冲正倾尽全力和太始交手,突然之间感觉到地面上的巨大异动,甚至还有一股股气流从地面向着天空席卷而来,顿时心中一凛,几乎是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妙。

“轰!”

没有丝毫犹豫,王冲浑身罡气爆发,黄金短戟在罡气的灌注下,化为一道金色怒龙,将太始强行震退。

借着这个机会,王冲迅速拉开和太始之间的距离,同时身躯一晃,就准备飞掠而回,一探究竟。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冷笑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三千六百五十。”

“什么?”

王冲本来扑向地面的动作瞬间静止,陡然回身,望向身后。

就在距离王冲不远的地方,太始伫立虚空,眼中满是讥讽:

“你不是想要查看发生了什么吗?嘿,那是三千六百五十座小型阵法一起引爆的声音,你在钢铁堡垒地底布置的三座大阵,真的以为能够阻挡得住我们吗?”

“所有阵法都出自我们的手笔,用我们的东西来对付我们,简直可笑!”

“这一战,你已经输了!”

太始神情冷酷,高声宣布道。

凡人就是凡人,总以为和神祗长得相似,就觉得自己和神祇一样,甚至还以为可以和神祗平起平坐。

在漫长的岁月里,他见过太多这样因为高傲,因为轻视神祗,对神祗不敬而招致毁灭的人了。

这些凡人永远不知道,他们所自傲的那点东西,对于活了漫长岁月的“神”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现在还仅仅只是开始,三千六百五十座小型阵法构成的联合阵法,会彻底破坏整个地底一切阵法结构,这本身就是为了对付像你这种大型阵法而发明的东西。”

“你已经没有和我对抗的资本了,我说过,这一战,你和你麾下所有的军队都绝无生还,这就是你和神灵作对的代价。”

太始冷声道,看着王冲的目光不带丝毫感情,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太始很少像现在这样考验一个人,李太乙是如此,王冲也是如此,这些蝼蚁一般的凡人,因为种种因素,偶然获得了匹敌他们神灵的力量,并因此开始骄傲自大,想要和神灵一争长短,一较高下,甚至连神灵都不放在眼里。

像这一类的“渎神者”,只有将他们彻底毁灭,甚至将他们曾经存在的痕迹一起抹去才是最好的结果。

另一侧,大地上,似乎回应着太始的声音——

“咔嚓嚓!”

整个大地都仿佛裂开了,那洪亮的声音震耳欲聋,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掩盖下去,希聿聿,战马长嘶,这一刻,战场上所有的战马都仿佛受到极大的惊吓,一片混乱。

不止如此,在轰鸣声传出的同时,钢铁堡垒地底,一座庞大的巨型阵法轰然破裂,只是一瞬,那道笼罩整座钢铁堡垒的无形屏障瞬间消失。

没有大阵的庇护,狂风呼啸,滚滚寒潮从天空中席卷而下,整座钢铁堡垒顿时如坠冰窖。

自大寒潮降临以来,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那种极度的酷寒,那种感觉就仿佛赤身果体般,冻彻骨髓。

咔嚓嚓,整座钢铁堡垒连带众人体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结成一层冰霜。

看到这一幕,章仇兼琼、王忠嗣、张守珪、阿不思等人脸色迅速变得灰白无比,几人就算反应再慢也明白过来,笼罩整座钢铁堡垒的大阵被粉碎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城墙内,阵图老人浑身颤抖,看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座阵法花费了他大量的心力,正常情况绝不可能破裂,这一切是他怎么都没有料到的。

这一刻,阵图老人的心都在颤抖。

七八十万的大军,还有后方数千万的神州百姓,没有人比阵图老人更明白,大阵破碎在这个时侯意味着什么。

章节目录

人皇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皇甫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奇并收藏人皇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