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利王国的边境,距离邻国坎拿王国不足五十里的地方,有一座名叫“圣银”的城镇。

这座城镇的前身,是阿美利王国的边境重镇。多年以来,阿美利王国都在这里驻扎重兵,以防备坎拿王国可能的进攻——坎拿王国的国势并不算很强盛,但当年却曾经一路奇军直袭阿美利王国首都,甚至于曾经攻破王都,一把火将王宫给烧了。

后来灾厄爆发,阿美利王国覆灭,大量的难民逃到了这座边境重镇。这里物产丰富,又没有受到灾厄的侵袭,很快就成为了整个阿美利王国——假如它还算得上是一个国家的话——首屈一指的大城市。

和别的庇护所一样,圣银镇同样以一座庞大的祈祷堂为中心。作为这座祈祷堂的最高领导者,斯宾塞大主教自然是圣银镇毫无疑义的领袖。

二十年来,这位圣职者一直深入简出,很少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据说他每天都要祈祷超过十个小时,努力驱赶灾厄,守护这座阿美利王国最大的庇护所。

但“据说”往往和现实相差甚远。

比方说,斯宾塞大主教其实每天祈祷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他甚至几乎不会去祈祷。

因为他不信神。

各个庇护所的主教们,大多都不信神。

他们只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技术。

斯宾塞大主教每天最主要的工作,除了修身养性之外,就是作研究。他平时最常出现的地方是地下室,最常做的事情是思考、调配药剂,以及做实验。

作为一个科学家,他拥有很高的专业素质,从不会被那些实验品的惨叫声、哀求声、咒骂声扰乱思维,总是能够准确地判断实验的情况,每次都能有所收获。

他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每天都吃得好睡得好,自我感觉能够长命百岁。

但最近,大主教的心情不是很好。他心情不怎么好的原因,是一些陆陆续续寄来的信件。

“世道不太平啊!”

放下信笺,斯宾塞大主教深深地叹了口气。

短短的半个月,他已经第四次收到了来自“老朋友”的信件。

大家差不多快二十年没联系了,这二十多年来,他们互相装作不认识对方,彼此相安无事,自顾自过日子,倒也安稳。

虽然因为研究所解体,大家各行其是,缺乏合作和交流,导致研究的进度大大降低。但那也没什么,反正他们都有足够的时间,至少斯宾塞大主教自己一点也不介意进度缓慢的问题。

但是……这种情况,却在不久之前被打破了。

从圣盐镇的托马斯和威廉开始,一个又一个“老朋友”接连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各个庇护所都慌了神,正在拼命追查。很多人都信誓旦旦,一定要把那些被绑架的人找回来。

可斯宾塞知道,这些人是找不回来了。

他们早就死了!

之所以没有尸体,只不过因为他们是被阳光晒死的,只剩下了一堆灰烬。

别人他不清楚,但自己的那些个“老朋友”们会怎么做,他却是很清楚的。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就算是当初最年轻的威廉,也已经快五十岁了。岁月无情,衰老和死亡会让最睿智的贤者也为之恐惧,所以……大家的选择,都差不多。

毕竟,活着才有将来,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能搞研究,活着才能享受生活!

就算是要活成“灾厄”,也不算什么问题。

世界很大,人还有很多,时不时少掉一两个,谁会在意?

斯宾塞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在当初的研究所里面,他也算是年纪比较大的。当初之所以要在研究还不充分的时候强行展开活人实验,关键就是他担心自己老了,老到研究能力下降,老到没办法再把控整个研究所。

所以,他迫切需要能够延缓衰老,甚至于让自己返老还童的灵药。

为了尽快得到这梦寐以求的灵药,他不在乎做点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对……那怎么能叫伤天害理呢?人类的社会是一个整体,为了这个整体的进步,那些优秀的个体理应被尽量保留下来,而那些可有可无的个体,当然应该奉献出他们的全部。

能够为了人类进步而牺牲,那些人也算是死得其所,挺幸福的嘛。

至少,斯宾塞是这么想的。

但那个在找他们麻烦的家伙,显然不这么想。

斯宾塞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那些“老朋友”们也不知道。他们的信件一开始只是有些担心的提醒,后来就变成了惊恐的询问,再后来变成了不知所措的茫然。

死亡的阴影已经近在咫尺,但他们甚至连带给他们死亡的究竟是谁,都还不知道呢。

走到悬挂在墙上的地图前面,斯宾塞大主教手指从地图上的一个个庇护所划过,低声自言自语。

“圣盐镇、圣水镇、圣火镇、圣人镇……按照他的路线一路走下去,暂时还不会来到圣银镇。”

“但是,准备不能不做。只要他不死,迟早是会来到圣银镇的。”

“而且……如果他知道了当初研究所的情况,或许他会直接到圣银镇来找我。”

“我的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最后的时间,赶快把手头上的研究做完才行!”

说完,他走到书架前面,从书架上拿下几本书,露出了后面一个旋钮。用力旋转几下,伴随着齿轮和链条的转动声,书架缓缓移开,露出了向下的楼梯。

他将那几本书重新放回去,沿着楼梯走了下去。片刻之后,书架又重新移动回去,将这条楼梯完全遮住,任谁都看不出来,斯宾塞大主教已经走进了密室。

沿着楼梯向下走,很快就来到了一个长长的过道,过道两边有不少房间,很多房间里面都有人居住。他们有的在细心研读,有的在奋笔疾书,有的在思考,有的在调配药剂,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斯宾塞并没有打扰他们,而是继续沿着过道走去,走到过道的尽头,转了个弯,和守卫室里面几个值班的守卫打了个招呼,然后顺着再次向下的楼梯走去。

如此这般走了好长一段路,他终于来到了这座秘密研究所最重要的地方——实验室。

实验室里面,几个被捆得很紧的实验品正在挣扎和嚎叫,他们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感情,只有野兽一般的狰狞。

斯宾塞在实验室外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将负责实验的人叫了出来,询问情况。

“总的来说一切顺利。”实验人员报告说,“实验品的异化速度有所降低,但距离真正能够使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斯宾塞叹了口气:“继续吧,别着急。”

科研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但他还是忍不住叹息——要是当初那座研究所还在的话,该有多好!

自己这些年搜罗和培养的研究员们,比起当初威廉他们,实在差得太多了!

他一路视察完毕,忧心忡忡地回到了地面,还装模作样地去祈祷堂祈祷了一番。

当他返回自己的卧室休息的时候,却见到一个穿着铠甲的人,正坐在书桌前,冰冷的目光透过头盔的面罩,落在他的身上。

“研究所所长斯宾塞,你真不愧是那群人的首领。”潘龙的话语之中,甚至有几分佩服,“别人都是小打小闹,唯独你,居然又建成了一座研究所!”

章节目录

夏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夏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