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儿子不孝,不仅没有救下您,还背叛了侯爷!几个月前你还跟我说,侯爷是大好人,我能为侯爷办事那是三世修来的福分,你叮嘱儿子在工坊里面一定要勤勤恳恳、一定不能偷奸耍滑,这些儿子都做到了!福管事和张大哥都夸过孩儿呢!

娘您还说要我对侯爷一辈子忠心,不能干对不起侯爷的事儿,孩儿也想这样,但孩儿不能不管你的死活啊……儿子没用!娘您交待的事情儿子没做到,儿子也没能救活您,听说天龙教已经被侯爷诛灭,天龙教的龙首自尽在皇宫了……嗬嗬嗬,娘,儿子没脸再见侯爷,更没脸去见您,儿子这就下来找那厮替你报仇!儿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朱家村西面的沣河岸边的山岗上,林立着数十个坟头,其中有一个土色比较新的新坟,坟前跪着一个身穿粗布短衣的中年男子,他呜咽地说着,一番话说罢,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直接从身边的地上拿起一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左胸!

“噗~!”

男子喷出一口鲜血,目光迅速涣散,脑袋也低垂了下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前傾去,但前倾到一定角度时便止住了去势,他的身体仍旧保持着双气跪地的姿势,像是在恕罪,又像是在忏悔!

“嘎~嘎~嘎~!”

三两只乌鸦从上空飞过,低沉的声音回响在这乱葬岗之间,显的有些莫名的凄凉!

“驾~驾~驾~!”

就在这时,一队骑士出现在旁边的小道上,并朝着这边的山岗奔来。

“坟头有人~!快~!”

这一对人正是李泽轩和张鸿生他们,李泽轩的目力极好,隔得老远便能看清有一座坟头前跪着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人,他心头一紧,连忙说道。

“那肯定是朱才荣!那小子要做傻事了!驾~!”

张鸿生只看了那人的背影,便断定那人就是朱才荣,他使劲地提了提马肚子,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山岗奔去。

在快要靠近山岗时,李泽轩忍不住面色一变,因为他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这说明……他们来晚了!

想到这里,他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很快,众人来到了那座坟头前,张鸿生率先跳下马,并快步来到了那名跪在地上的男子身前,疾呼道:“才荣!才荣!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张鸿生整个人突然呆愣在了原地,因为他看见了朱才荣胸前插着的那柄匕首!

“已经没气了!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李泽轩这时也已经跳下了马,他将手指伸到朱才荣的鼻孔下,顿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才荣!你……你咋这么傻啊?”

张鸿生一脸悲伤,忍不住痛心疾首道。

他虽然猜测到朱才荣犯了事,但却不知道具体是犯了什么事,因为李泽轩并没有将天龙教逼迫朱才荣偷运烟花火药的事情告诉他!

李泽轩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虽然自尽而亡、但仍旧跪在坟头前的朱才荣,他心里顿时有些发堵,这是这个时代最底层的百姓,也是最淳朴的百姓,做了错事不需要别人来惩罚,他们自己就会用最严厉的手段来惩罚自己!

这样的人心中有一杆秤,睡对他们好,或者他们有什么对不起别人的地方,他们心里都清楚!

“将他的尸身搬回村里,厚葬吧~!”

不知过了多久,李泽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一脸肃穆地朝着朱才荣鞠了一躬,然后吩咐道。

“是!侯爷~!”

三名侯府侍卫躬身领命,然后上前去搬抬朱才荣的身体。

张鸿生虽然心中悲痛难耐,但也没有去阻拦侯府侍卫搬运尸体,他抹了一把眼睛,抹去眼角的泪水,然后直起身子看向李泽轩问道:“侯爷!才荣他到底犯了何事,才忍不住要自尽的?”

李泽轩先是扭头,目光复杂地看了身旁的渡厄一眼,然后语气幽幽道:“人死缘灭,朱才荣既然已死,说这些便没有意义了,让他体体面面地去吧!”

李泽轩很清楚自己在民间的声望,若是让朱家村的百姓们知道朱才荣曾经帮助天龙教偷运工坊的火药的话,朱才荣即便是死了也不会得到安宁的!

所以李泽轩便打算将这件事情彻底压下来,谁也不说,算是照顾了朱才荣的颜面!

张鸿生愣了片刻,大概反应了过来,他面色复杂地朝李泽轩抱拳道:“多谢侯爷!”

…………………………

“娘!儿子不孝,不仅没有救下您,还背叛了侯爷!几个月前你还跟我说,侯爷是大好人,我能为侯爷办事那是三世修来的福分,你叮嘱儿子在工坊里面一定要勤勤恳恳、一定不能偷奸耍滑,这些儿子都做到了!福管事和张大哥都夸过孩儿呢!

娘您还说要我对侯爷一辈子忠心,不能干对不起侯爷的事儿,孩儿也想这样,但孩儿不能不管你的死活啊……儿子没用!娘您交待的事情儿子没做到,儿子也没能救活您,听说天龙教已经被侯爷诛灭,天龙教的龙首自尽在皇宫了……嗬嗬嗬,娘,儿子没脸再见侯爷,更没脸去见您,儿子这就下来找那厮替你报仇!儿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朱家村西面的沣河岸边的山岗上,林立着数十个坟头,其中有一个土色比较新的新坟,坟前跪着一个身穿粗布短衣的中年男子,他呜咽地说着,一番话说罢,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直接从身边的地上拿起一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左胸!

“噗~!”

男子喷出一口鲜血,目光迅速涣散,脑袋也低垂了下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前傾去,但前倾到一定角度时便止住了去势,他的身体仍旧保持着双气跪地的姿势,像是在恕罪,又像是在忏悔!

“嘎~嘎~嘎~!”

三两只乌鸦从上空飞过,低沉的声音回响在这乱葬岗之间,显的有些莫名的凄凉!

“驾~驾~驾~!”

就在这时,一队骑士出现在旁边的小道上,并朝着这边的山岗奔来。

“坟头有人~!快~!”

这一对人正是李泽轩和张鸿生他们,李泽轩的目力极好,隔得老远便能看清有一座坟头前跪着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人,他心头一紧,连忙说道。

“那肯定是朱才荣!那小子要做傻事了!驾~!”

张鸿生只看了那人的背影,便断定那人就是朱才荣,他使劲地提了提马肚子,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山岗奔去。

在快要靠近山岗时,李泽轩忍不住面色一变,因为他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这说明……他们来晚了!

想到这里,他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很快,众人来到了那座坟头前,张鸿生率先跳下马,并快步来到了那名跪在地上的男子身前,疾呼道:“才荣!才荣!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张鸿生整个人突然呆愣在了原地,因为他看见了朱才荣胸前插着的那柄匕首!

“已经没气了!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李泽轩这时也已经跳下了马,他将手指伸到朱才荣的鼻孔下,顿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才荣!你……你咋这么傻啊?”

张鸿生一脸悲伤,忍不住痛心疾首道。

他虽然猜测到朱才荣犯了事,但却不知道具体是犯了什么事,因为李泽轩并没有将天龙教逼迫朱才荣偷运烟花火药的事情告诉他!

李泽轩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虽然自尽而亡、但仍旧跪在坟头前的朱才荣,他心里顿时有些发堵,这是这个时代最底层的百姓,也是最淳朴的百姓,做了错事不需要别人来惩罚,他们自己就会用最严厉的手段来惩罚自己!

这样的人心中有一杆秤,睡对他们好,或者他们有什么对不起别人的地方,他们心里都清楚!

“将他的尸身搬回村里,厚葬吧~!”

不知过了多久,李泽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一脸肃穆地朝着朱才荣鞠了一躬,然后吩咐道。

“是!侯爷~!”

三名侯府侍卫躬身领命,然后上前去搬抬朱才荣的身体。

张鸿生虽然心中悲痛难耐,但也没有去阻拦侯府侍卫搬运尸体,他抹了一把眼睛,抹去眼角的泪水,然后直起身子看向李泽轩问道:“侯爷!才荣他到底犯了何事,才忍不住要自尽的?”

李泽轩先是扭头,目光复杂地看了身旁的渡厄一眼,然后语气幽幽道:“人死缘灭,朱才荣既然已死,说这些便没有意义了,让他体体面面地去吧!”

李泽轩很清楚自己在民间的声望,若是让朱家村的百姓们知道朱才荣曾经帮助天龙教偷运工坊的火药的话,朱才荣即便是死了也不会得到安宁的!

所以李泽轩便打算将这件事情彻底压下来,谁也不说,算是照顾了朱才荣的颜面!

张鸿生愣了片刻,大概反应了过来,他面色复杂地朝李泽轩抱拳道:“多谢侯爷!”“娘!儿子不孝,不仅没有救下您,还背叛了侯爷!几个月前你还跟我说,侯爷是大好人,我能为侯爷办事那是三世修来的福分,你叮嘱儿子在工坊里面一定要勤勤恳恳、一定不能偷奸耍滑,这些儿子都做到了!福管事和张大哥都夸过孩儿呢!

娘您还说要我对侯爷一辈子忠心,不能干对不起侯爷的事儿,孩儿也想这样,但孩儿不能不管你的死活啊……儿子没用!娘您交待的事情儿子没做到,儿子也没能救活您,听说天龙教已经被侯爷诛灭,天龙教的龙首自尽在皇宫了……嗬嗬嗬,娘,儿子没脸再见侯爷,更没脸去见您,儿子这就下来找那厮替你报仇!儿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朱家村西面的沣河岸边的山岗上,林立着数十个坟头,其中有一个土色比较新的新坟,坟前跪着一个身穿粗布短衣的中年男子,他呜咽地说着,一番话说罢,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直接从身边的地上拿起一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左胸!

“噗~!”

男子喷出一口鲜血,目光迅速涣散,脑袋也低垂了下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前傾去,但前倾到一定角度时便止住了去势,他的身体仍旧保持着双气跪地的姿势,像是在恕罪,又像是在忏悔!

“嘎~嘎~嘎~!”

三两只乌鸦从上空飞过,低沉的声音回响在这乱葬岗之间,显的有些莫名的凄凉!

“驾~驾~驾~!”

就在这时,一队骑士出现在旁边的小道上,并朝着这边的山岗奔来。

“坟头有人~!快~!”

这一对人正是李泽轩和张鸿生他们,李泽轩的目力极好,隔得老远便能看清有一座坟头前跪着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人,他心头一紧,连忙说道。

“那肯定是朱才荣!那小子要做傻事了!驾~!”

张鸿生只看了那人的背影,便断定那人就是朱才荣,他使劲地提了提马肚子,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山岗奔去。

在快要靠近山岗时,李泽轩忍不住面色一变,因为他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这说明……他们来晚了!

想到这里,他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很快,众人来到了那座坟头前,张鸿生率先跳下马,并快步来到了那名跪在地上的男子身前,疾呼道:“才荣!才荣!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张鸿生整个人突然呆愣在了原地,因为他看见了朱才荣胸前插着的那柄匕首!

“已经没气了!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李泽轩这时也已经跳下了马,他将手指伸到朱才荣的鼻孔下,顿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才荣!你……你咋这么傻啊?”

张鸿生一脸悲伤,忍不住痛心疾首道。

他虽然猜测到朱才荣犯了事,但却不知道具体是犯了什么事,因为李泽轩并没有将天龙教逼迫朱才荣偷运烟花火药的事情告诉他!

章节目录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皮侠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皮侠客并收藏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