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有了大飞这个极品工艺师,隐杀组和龙商会的战斗力确实提高不少,如果再弄清楚通天丸的炼制方法,再搞定几种材料的话,或许还能有个大的飞跃。

我也对南王说,我和魏老、陈近南讲好了,如果能够升到天玄境五重境界,斗亚菲特的时候就加上我。

南王本来是不愿意的,但他知道拦不住我,也只能说:“那行,如果你真能到天玄境五重境界,咱们就一起斗亚菲特,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不要掺和了。”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打算怎么利用布雷和另外一个A级改造人来引出亚菲特都不肯和我说,就让我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他们是铁了心不肯让我再掺和了。

我也没有强人所难,直接上楼睡觉去了,他们忙他们的,我忙我自己的。

到第二天,我就和他们道了别,带着血烟草回赌城了。

这些血烟草十分珍贵,我也早早锁进了保险箱,然后又广撒网出去,让人继续寻找佛仙根和涅槃泪的踪迹。

说起来就是这么巧,也可能是我的运气确实不错,没几天魏老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在粤省佛城发现了疑似涅槃泪的东西,但因为大家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涅槃泪,所以希望我还是能亲自回来看看。

我也没见过涅槃泪,还亲自给陈近南打了个电话,问他涅槃泪是什么样的。

陈近南告诉我说,涅槃泪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水,有些年久失修的佛像,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有天会莫名其妙地流下泪来,这种泪水就被称之为涅槃泪,古时候老百姓都说这是佛爷显灵、普照世人,食用这种泪水可以医治百病。

要探究这其中的科学道理,也很少有人能说得清,可能是庙宇的房顶破了,天降大雨渗进佛像之中,又有无数鸟儿在头顶上栖息、搭窝,不知经过怎样的化学反应之后,就会有水从佛像的眼睛里流出来。

这种泪水十分罕见,需要无数巧合才能出现,所以人为是制造不出来的,只能靠老天爷赏赐。

之前陈近南走遍各个有庙宇的国家,好不容易才弄来几滴,但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他从来没有去过炎夏,所以也不知道炎夏有没有涅槃泪。

“不过想想,炎夏有那么多的庙宇,就算涅槃泪产生的几率再小,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啊!尤其魏老拥有无上权力,一个命令下去之后,全国各地的庙宇都去搜寻涅槃泪,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会有的吧?”

我听着也很激动,当即表示这就回炎夏去,看看粤省佛城发现的到底是不是涅槃泪?

现在的我,正被米国各处通缉,肯定不能坐飞机回去,否则过安检就被拦下来了。不过这难不倒陈近南,他给我安排了一艘船,就从洛城的港口出发,到另外一个国家后,再坐飞机回去。

我和魏老已经达成协议,所以他也没有再禁我入炎夏了,第二天下午四点就已经站在天城的土地上了。

之前被送走的时候,我可真是万念俱灰,现在的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仿佛世界尽在我的掌握,等有了涅槃泪,再找到佛仙根,炼制出通天丸,我就能升到天玄境五重境界,帮助南王和陈近南一起除掉亚菲特!

战斧这个毒瘤彻底一除,我们就真的没什么事了。

让我意外的是,魏老竟然亲自来接我了。

因为魏老对我大开绿灯,这次回来也不用偷渡,甚至直接走了VIP通道,在VIP通道的顶端,我见到了魏老,还有站在魏老身后的昆仑四剑。

我当然是很吃惊的,立刻急匆匆奔上去,诚惶诚恐地说:“魏老,怎么亲自来了?”

在我印象里面,魏老可是无比忙碌、日理万机的,给他打电话都不一定接,那有时间亲自来接我啊。

魏老反而白了我一眼说:“可以啊你,我使出那么多手段,竟然都没有困住你?”

我不好意思地道:“全是运气,好几次差点死了!”

“我就想不明白,你干嘛那么执着地到米国去?”

“这不是担心南王他们吗,如果不能亲眼见到,始终放不下心!”

“后来见到没有?”

“没有!”我信誓旦旦地说:“您不让我去找,我就坚决不找,知道他们活着就可以了!现在的我,就是想方设法升到天玄境五重,就能帮他们的忙了。”

魏老轻轻摇着头说:“你啊,都说了不想让你那么累了,怎么就是闲不住呢?”

“还不是想帮您分忧吗?”我搓着手,嬉笑着说。

“不用。”魏老说道:“你受的苦太多了,不光南王心疼你的疲累,我都不好意思再用你啦!得亏这次把你骗回来了,要不我都没法跟南王交代。”

我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

骗回来?!

怎么个意思啊!

“什么涅槃泪,什么佛像年久失修之后流下的眼泪,怎么可能有嘛,当我和你一样傻啊?”魏老摆了摆手,说道:“把他给我拿下,好好地关起来,这次不准再放走了!”

“是!”

昆仑四剑立刻拔剑朝我扑来。

我去!

魏老真的是太鬼了,防不胜防啊。

根本容不得我说什么,昆仑四剑已经将我团团围住,拔剑就朝我刺。我是一点办法都没,只能拔出饮血刀来抵挡,还在VIP通道里,便展开了一番激烈大战!

我说实话,以我现在的实力,昆仑四剑如果分开和我单挑,绝对没有一个是我对手,但是他们四人联合起来就非常强了,和五行兄弟是一样的,完全有本事狙击一名S级通缉犯。

也是,这可是魏老的贴身保镖啊,怎么可能不厉害呢?

当然,尽管如此,昆仑四剑想拿下我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至少战斗了上百招,才堪堪把我给制住了。

魏老在旁边都惊呼不已:“可以啊张龙,进步竟这么大!”

我趴在地上,被昆仑四剑纷纷按着,一动都不能动,也只能无奈地说:“魏老,不是说好了等我升到天玄境五重,就能帮助陈近南和南王的嘛!我一直在努力练功,从来没有打扰过他们的事,您不能这样啊!”

魏老说道:“我还和南王说好了,要把你困住呐!承诺也有先来后到之说,我既然答应南王这件事,就不能言而无信是吧,所以你就老实在炎夏呆着吧!南王在前线拼搏,我得让他后方稳定是吧。所以,你也不用操那么多心,南王和陈近南要合作,怎么也拿下亚菲特了,用不着你插手。”

“我知道他们俩肯定能拿下亚菲特,我也说了我不到天玄境五重,是不会插手的!”

“你到不了,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怎么就到不了,现在我已经有了血烟草,再有涅槃泪和佛仙根,就能升到天玄境五重境界的啊!还有,其实我已经见过南王了,他也答应我了,等我到了天玄境五重境界,帮助他和陈近南一起对付亚菲特的!”

“不要扯了,南王怎么可能答应,他可是亲自请求过我,让你和红花娘娘不要去米国的。”

“我保证我说得都是真的,不信你就问南王啊!”

“不需要问,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好了,将他带走!”

昆仑四剑也没有说废话,抬起我来就走,无论怎么挣扎都不管用。

“魏老,真的,你给南王打个电话,就知道我说得是真是假了……”

但无论我怎么喊,魏老都不搭茬,快速地离开了。

而我,则被昆仑四剑带到了囚城。

——囚城,还记不记得?

在中海别院的后方有几排矮小的灰房子,这里关押的都是拥有一定身份,但也没资格到秦城的犯人,比如某些人的安保员啊、司机什么的,犯了错后也不公开审理,关到这里基本就是无期徒刑。

之前我往魏老身上丢了个癞蛤蟆,魏老一气之下就把我关到这了,我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逃出去,那段时间简直太绝望了。好在东洋那边需要我,而且非我不行——我是万国豪亲传的洪社老大,只有我才能集结东洋洪社的力量,这才把我放了出去。

现在,我又被关进来了!

我当然知道魏老不会要我的命,但要想再出去,就得等南王他们凯旋归来的那一天了。大家都在前线拼搏,我却在这苟且偷生,我怎么可能坐得住啊,当然也是一腔怒火,和上次一样痛骂起魏老来了,什么难听就骂什么。

昆仑四剑也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搭理我,转身就走。

我还继续骂着魏老,我怎么老栽在他手上,一次又一次的,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这里的人普遍都是无期徒刑,所以基本没怎么变,顶多就是多了一些。

他们看到了我,纷纷叫了起来:“张龙!张龙!”

我也不想搭理他们,但在这一片呼喊声中,一个声音引起我的注意。

“儿子!儿子!”

章节目录

51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51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