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

听到这个叫声,我当然诧异地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果然在我对面的一个单人号房里,发现了红花娘娘的身影。

之前南王说过,他让魏老把红花娘娘关起来了,具体关在哪了也不清楚,没想到在这就碰见了。

我也大喊起来:“妈!妈!”

红花娘娘也很兴奋,抓着栏杆说道:“儿子,你不是在东洋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东洋?

那都猴年马月的事了,我都从米国转一圈回来了,还提什么东洋啊。

不过,红花娘娘在这肯定消息闭塞,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立刻说:“我是从米国回来的,结果一下飞机就被魏老给抓住了……”

“你去米国了啊!”红花娘娘当然十分惊讶:“那你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红花娘娘立刻反问:“南王他们怎么样了?”

我便说道:“都挺好的,正想办法杀亚菲特呢。”

红花娘娘叹了口气:“南王那个混蛋,竟然不让我去米国,还让魏老把我关在这里,我发誓我不再原谅他啦……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红花娘娘虽然被关起来,但她显然知道所有的事,比我这个自始至终被蒙在鼓里的强多了。

这是我妈,虽然不是亲的,但是待我视如己出,就跟亲妈是一样的。我也不敢详细讲述我的经历,怕她心疼,而且周围人多,有些事说起来也不方便。

我就简单讲了一下,说自己听说南王等人的事后,就到米国去找他们,还挺顺利,没多久就找到了。我想帮忙,但是因为实力不济,就想再提升下,正好洪社会炼制通天丸,只需找到相应的材料就好,现在已经有了血烟草,就差佛仙根和涅槃泪了。

魏老告诉我说发现了涅槃泪,但需要我回来亲自鉴定下,结果竟然是骗我的,回来就把我扣住了,任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红花娘娘听完,也是和我一样怒不可遏,当场痛骂起了魏老。

我们从下午一直骂到天黑,骂到嗓子都冒烟了才停。

我又钻研起这间单人号房来,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办法,还摸出饮血刀来使劲劈斩,但是什么用都没有,这里号称囚城,就在中海别院后面,当然是世上最牢固的囚房之一,要是这点防卫措施都没,中海别院都遭殃了。

就连红花娘娘都劝我,让我别再费力气了,她都研究一个多月了,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我当然知道了,我曾经在这蹲过啊,只是还不死心罢了。

我又研究了半天,确实一点办法都没,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暗骂魏老真不是个东西。红花娘娘同样没有闲着,不过她是骂南王了,直言就算南王回来,也不会再原谅他了,之前还准备和他复婚,现在门都没了。

“咱娘俩的命可真苦啊。”红花娘娘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送饭的来了吗?

应该还不到点啊。

人们纷纷探头去望,就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公子哥缓缓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个面色异常冰冷的中年人,浑身散发着强者之气。

一看到那个公子哥,我的一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是魏子贤!

魏子贤向来和我不对付,之前他和宁公子一起去赌城玩,还被我用皮带狠狠收拾了一顿。现在我前脚刚被关进囚城,他后脚就到了,绝不可能是巧合的,百分之百冲着我来。

困在囚城的人虽然没有一个是当官的,但都做过大人物的亲信,当然也认识魏子贤。

看到魏子贤来,他们一个个都激动起来,纷纷叫着:“魏公子,放我出去吧!”

“魏公子,麻烦你跟魏老说说情,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会悔改……”

“魏公子,你救我出去,我给你当牛做马……”

“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魏子贤大喝一声,现场立刻安静下来。

魏子贤环顾左右,皱着眉说:“你们以前一个个也都是人模狗样的,好事不做、坏事做尽!你们手中也没什么权力,竟然也能贪赃枉法、贪污受贿,国之硕鼠,说得就是你们!得亏你们不是什么官啊,否则炎夏都要败在你们的手上了!”

魏子贤这一番话说得真是慷慨激昂、一身正气,众人听后纷纷惭愧地低下了头,就连我都对他刮目相看了,难道这家伙被魏老一番调教,竟然变了个人,三观都正了吗?

但紧接着,魏子贤又说道:“你们连自己的身份都认不清,你们只是我家手下的一条狗啊,怎么还敢要钱!”

好嘛,魏子贤就是魏子贤,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看到四周一阵无语,魏子贤这才得意洋洋地朝我走了过来,那个面色冷漠的中年人也一步步跟在后面。

“嘿嘿嘿……”看到我,魏子贤别提笑得多开心了:“张龙,听说你被关到囚城来了,我还不信,一看竟然是真的啊,哈哈哈……你说你这个人,在赌城当老大当得好好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竟然又回来了?”

看着魏子贤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我是一点好感都没,冷冷地道:“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魏子贤看着我,双目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说:“你在赌城是怎么收拾我的,不会是忘了吧?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法报仇了,结果你自己撞到枪口上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接着,魏子贤又指着身后的中年人说:“看到没有,这是我爷爷前几天才给我找的新保镖!嘿嘿,他有天玄境一重境界的实力,你怕不怕?”

天玄境一重境界?

我怕他个鸟啊!

我朝那个中年人看过去,他也正朝我看着,身为天玄境一重境界的他,神情别提多高傲了,眼睛都快长到头顶上了,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当然,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一般的天才能练到天阶上品已经是人生的巅峰了,哪怕就是放眼整个炎夏,天玄境都凤毛麟角,天玄境一重的罗子殇,在隐杀组都能号称杀神。

魏老给魏子贤找来这样的一个保镖,显然也是很宠自己的这个孙子了,难怪魏子贤会这么张扬。

就听魏子贤又咬牙切齿地说:“张龙,之前你在赌城那么欺负我,我求爷爷找陈近南收拾你,但是他还不肯,反而说我活该!我真以为这口气永远都出不成了,还好你自己回来了啊,哈哈!辛沧!”

“在。”魏子贤身后的中年人应了一声。

魏子贤指着我说:“就这小子,你有把握收拾他没?”

辛沧看了我一眼说:“这就是龙虎商会的老大张龙?”

“是!”

辛沧平静地道:“能当老大,还能拥有那么多地盘的人,实力肯定不浅,我想知道他是什么境界?”

魏子贤稍想了想,说道:“我也不太了解这个,好像听人说过他是天阶上品……”

辛沧顿时冷笑起来:“原来只是天阶上品,那就没问题了。”

“没问题就好!”魏子贤一抚手掌,得意地说:“我就想收拾他,但我爷爷不让!这样,我这就把他给放出来,你狠狠地收拾他一顿啊,不过千万别打死了,打个半死不活就行,不然爷爷不会放过我的。”

“没有问题!”辛沧立刻答应,接着又从腰上拔出一柄软剑。

魏子贤则从怀里摸出一串钥匙,看看我门上的数字,接着在钥匙里找起来。

而我乐得心都快从喉咙眼里蹦出来了,我是万万没想到啊,还以为自己要在囚城关到南王回来了,没想到魏子贤这么快就来送人头了,我以前不该讨厌魏子贤的,这家伙真是太可爱了,我要爱他一万年!

从囚城逃出去,就靠他了。

什么天玄境一重,一会儿我就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然后逃之夭夭。

为了不让魏子贤起疑心,我还故意咬牙说着:“魏子贤,你别太过分了,找个天玄境来对付我!”

“嘿嘿,我就是要过分,你能拿我怎么着啊?我就是找个天玄境,来克你这个天阶上品!”

魏子贤很快就找到了钥匙,伸手就来插锁眼了。

我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但还是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我越害怕,魏子贤就越兴奋,开门的速度更加快了。

但可能是我的演戏太好了,对面的红花娘娘都着急了,立即大叫起来:“魏子贤,你别欺负我儿子,有能耐冲着我来啊!”

魏子贤回头一眼,嘿嘿笑道:“红花娘娘是吧?你放心吧,等收拾完你儿子,就收拾你!”

红花娘娘急得手握栏杆,“咣咣咣”摇晃着,一张脸都红了,大声吼道:“魏子贤,我警告你,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多想跟红花娘娘说没事,区区天玄境一重而已,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但我不能说啊,魏子贤还没把门打开,我还得再等会儿,不过应该很快就能见分晓了,辛沧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章节目录

518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518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