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李火,我的一颗心既紧张又激动,又怕他会跑掉,便想去激怒他,侮辱了他的母亲。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李火竟然坦诚接受侮辱,甚至主动要带我去找他母亲。

这是个疯子吧?

看我紧锁眉头,李火发出一声冷笑:“那个婊子,你要侮辱她多少次,我也不会有一丁点的怜惜!”

我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

竟然称呼自己的母亲是婊子,我走遍炎夏、东洋、米国,简直闻所未闻。

“我妈是个婊子,我爸是个人渣。”李火继续说道:“你要侮辱他们,我反而开心的很,一点都不会气。还有,我也根本没有老婆,所以你再怎么骂,也不可能引起我一丁点的愤怒。”

我很诧异地看着李火,原来他在这世上是孤家寡人,那他为什么还会被我“引”出来呢?

“不是你引出我,是我在跟踪你。”李火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主动说道:“你一进这座森林,我就注意到你了,一直跟在你的身后,你当然不会发觉我的存在,这座森林对我来说像家一样熟悉,一个星期前出现的五行兄弟,就是被我利用地形给分解的……你贴的那些传单,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不仅伤不到我,反而让我觉得十分可笑……”

李火一边说,一边真的笑了出来,看向我的眼神充满嘲讽,仿佛我是一个纯天然的煞笔。

我的一颗心却砰砰直跳,因为李火主动提起了五行兄弟,但我装作不是太在意的样子,反而问道:“既然没有被我激怒,为什么还要出来呢?”

“必须得出来啊。”李火笑着说道:“不出来怎么杀掉你?我用了三天时间,仔细盘查你有没有其他帮手,结果发现你真的就一个人啊……哈哈哈,我和不少飞龙队员交过手,你这么蠢的还是第一次见,竟然一个人就来找我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飞龙队员?”

李火惊讶地看着我:“你不是吗,那你怎么穿着他们的衣服?”

这时我才想起,自己穿着二叔的衣服,也就是飞龙大队的制服。

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终于忍不住了,直接问道:“那你还认识这件衣服是谁的吗?”

李火一脸迷茫:“这怎么认得出,你们飞龙大队的衣服不是都一样吗?”

“这是‘火拳’张宏飞的衣服!”

“哦……”李火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还真没注意,不过你这一说,我倒确实想起来了,那上面的血迹,确实是我打出来的……”

“你把他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李火微微笑道:“当然是杀掉了,丢进你身后的那条河里啊!”

我的脑袋顿时嗡嗡响了起来,果然和古老头的预测一样,李火真把二叔杀了,丢进河里去了!

二叔啊……二叔!

我的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但我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必须要把李火杀掉再说。

我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一字一句地道:“我是张宏飞的侄子。”

“哦……”李火上下看了看我:“你是来给火拳报仇的?”

“当然……”我的双目饱含怒火:“我是来杀你的!”

“哈哈哈哈哈……”李火竟然大笑起来:“我就说嘛,飞龙大队哪可能那么蠢,派一个毛头小子单枪匹马就来我这,原来是你主动要过来的啊!”

“你不怕我杀了你?”我慢慢地拔出饮血刀来。

“嘿嘿,你这个愣头青,知道我是什么实力吗?”

“天阶上品第三档,A+级通缉犯,怎么不知道?”

“知道你还敢来?”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敢来!”

话毕,我立刻拔刀冲上。

我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我必须立刻杀了李火,一刻都忍不住了!

李火距离我只有十多米远,几乎是一瞬间,我就赶到了他身前,并且狠狠一刀劈下。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李火就察觉出我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

李火当然非常震惊,想要转头逃走,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能摸出一柄钢刀,“铛铛锵锵”地和我斗在一起。但他不是我的对手,从一开始就不是,不出几个回合就被我牢牢压制,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控制之下。

不出二十个回合,他便被我狠狠一刀劈倒在地。

面对杀死二叔的仇人,我当然没有一丁点的心软,接着又狠狠一刀朝着他的脖子斩下。

“不要!”李火惊恐地大叫着:“好汉,放了我!”

但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你给我去死吧!”我咆哮着:“下地狱给我二叔陪葬!”

“你二叔没死!”李火惊慌失措地说着。

这句话,算是救了李火一命。

我的饮血刀停在半空,又惊又喜地说:“你说真的?”

#97;#117;#122;#119;#46;#99;#111;#109;“是真的!”李火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他是飞龙大队的人,我哪敢真的杀他啊,我只是做了个假象,让你们以为他死了!这些年来,我东躲高原地,始终没有逃过飞龙大队的手掌心,我就想知道自己‘杀了’火拳以后,飞龙大队是会更加疯狂地找我,还是从此销声匿迹,不敢再找我的麻烦……在这之前,我还不敢轻举妄动!”

我一把抓住李火的领子,颤抖地说:“你最好没骗我!”

“我当然没骗你,现在就能带你去找他!”

“好,快带我去!”

“但你答应我,找到你二叔后,要放我一条生路。不然,找不找你二叔,又有什么意义……”

“可以,只要我二叔还活着,我就放你一条生路,我又不是飞龙大队的人,不用非得抓你回去!”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得知二叔还活着的消息,别提我有多开心了,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大起大落!

李火肚子上被我劈开一个大洞,血还往外哗哗流着,我很好心地帮他上药、包扎,之前我卯足了劲想杀他,现在就希望他能活着,千万别耽误我找二叔。

李火捂着肚子,一瘸一拐地引着我往前走,我却嫌他走得太慢,直接将他拎起来向前飞奔,由他引路就好。

这一口气,直接奔出去十几里,最后来到一个悬崖边上。

我当然怒火冲冲,问李火是不是在耍我,他当然说没有,告诉我说悬崖边上有一个洞,那里就是他的家了。

我拎着李火走到悬崖边上往下张望,但是什么都没看到,正想把李火给丢下去,李火又着急地说:“就在那堆藤蔓后面,我就住在那里,你二叔也在那!”

我顺着李火指点的方向看去,就见崖壁之上确实有堆藤蔓,难以想象那后面会有个山洞。

我怕李火骗我,让他先走进去。

李火一点都不带犹豫的,直接顺着藤蔓就往下爬,爬下去十多米后,整个人突然就消失了。接着,藤蔓后面就传来李火的声音:“好汉,就在这里,我可不敢骗你!”

还真有啊?!

我也顺着藤蔓往下爬去,爬到李火消失的位置后,一撩藤蔓便往里面钻去,这里果然有个黑漆漆的山洞。

嚯,没想到李火住在这里,怪不得飞龙大队一直找不到他,谁能想到他会在这地方窝着啊。

山洞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我立刻叫道:“李火,你在哪里?”

但他没有一丁点的回音。

我当然很吃惊,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立刻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来。这深山里虽然没有信号,但我来时准备了充电宝,所以手机的电始终满格。

一打开手电筒,山洞里面顿时亮了起来,再加上我的目力也不错,所以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只有二十平米左右的洞穴,也就是一般卧室大小,里面有些普通的生活用具,以及锅碗瓢盆之类,地上铺着一堆稻草,显然是用来睡觉的。

这根本就是野人的生活啊。

接着我又看到,李火的背正抵在墙角,手里还握着他的那柄钢刀,而刀正架在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人脖子上。

那人身上的血已经干涸了,头发也乱糟糟的,一身的土和灰,完全看不到脸,但我还是一眼看出那人是我二叔,我和二叔多少年了,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二叔!”我立刻激动地叫了一声。

“嗯……”二叔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听上去非常虚弱。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二叔还活着啊,还活着啊!

我的心中当然一片欣喜,同时又怒火冲天,李火竟然把刀架在二叔脖子上。

我咬牙切齿地问:“李火,你到底想干什么?”

“嘿……嘿嘿……”李火同样没什么力气,笑着说道:“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如果我把张宏飞交给你,你还会放过我这条狗命吗?”

“那你想怎么样?”

“你就呆在山洞里不要动。”李火说道:“我带你二叔先出洞,我会把他放在往南一公里的地方,你等半个小时再出山找,否则的话,我和你二叔就同归于尽!”

“好,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只要二叔能够活着,什么要求我都满足。

“别……别放过他……”二叔气若游丝地说着。

“你,靠边!”李火冲我比划了下。

我便乖乖地退到一边去了。

李火则架着二叔往洞口走去,二叔哪里能走得动,所以他全程是架着二叔的,同时还要防我,所以非常小心。很快,李火就走到了山洞边上,并且让我移到了山洞的最里边。

我们距离大概有十多米,李火松了口气,显然松懈了些,一手抓着二叔,一手去够藤蔓。

也就是现在,我暗中催动凝气决,狠狠一刀朝着李火劈了过去。

李火哪能料到我这一招,被这一刀劈个正着,一声惨叫过后,身子直朝外面跌去,但这家伙也真阴损,都这样了还紧紧抓着二叔,真的要和二叔同归于尽!

我当然一瞬间冲过去,一把抓住了二叔的领子,同时一脚踢向李火……

skbshge

章节目录

龙抬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抚琴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抚琴的人并收藏龙抬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