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青松和张函正在分析一个案子,附近某城市有个老总作风有问题,牵扯到西城的一个人,连带着出现了一系列的反应。

案情扑朔迷离,他们带着工作人员日夜工作。

”如果我能看得见,生命也许完全不同..........“铃声打破了安静的办公室。

潘青松看了一眼是陈子澜单位打过来的,便轻声对张函说:“我老婆他们单位打的。”

“嗯”张函继续低着头工作着。

“你说什么?”潘青松接着电话,蹭的站起来,并且将座椅带倒了。

潘青松的脸色苍白,“好,我和你们一起过去。你们是说将人空运回来?你们已经快到西城了?好,好!”

“怎么了?”张函看着潘青松那苍白的脸吃惊的问。

“子澜在甸城出事了。”潘青松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说什么?子澜去甸城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张函也大吃一惊。

“十几天前,他们单位说子澜他们出车祸了,车上三个人,一个已经去了,子澜和司机昏迷不醒,我要去甸城!”潘青松声音沙哑,极力的克制着心里的担忧。

“行,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张函站起来看着潘青松。

“不用,现在情况不明。对了,陈子昂说她也要去甸城。”潘青松看了一眼张函。

“你赶快走吧,这里我来收拾,有什么情况随时保持联系,对了,青松大哥,甸城不是一个安生之地。我之前去过,只是后来上面不让我插手。”张函提醒潘青松。

“上面?”潘青松反问。

“是的。”

“我先过去看看情况,如果子澜有什么事情,我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潘青松拿起衣服转身离去。

张函看着眼前的报告,心里一片烦乱。

甸城!终于是要面临了!可是为什么这么快?

他拿起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

“子昂,我是张函。”

“张总,有什么事情吗?今天好像不是周末。”陈子昂在电话那头客气的说。

“我在西城。”

电话里面沉默着。

“我有事情要给你说。”张函没有等到对方的反应。

“你说。”过了一会陈子昂才说话。

“三姐出事情了。”

“三姐出什么事情了?”陈子昂大惊,张函的工作性质她知道,谁出事情三姐都不可能出事情,三姐可是连装修房子都拿不出来钱的人。

“三姐去甸城了。”

“三姐去甸城了?三姐怎么样了?”陈子昂心里一沉,三姐去甸城肯定是出差。

“三姐夫已经动身去了甸城,具体情况只能等三姐夫回来再说。”

“我也要去甸城。”陈子昂在电话里急切的说。

“子昂,三姐是去公干,自然有人管,你过去也是见不上的。我听说你想去甸城发展,我是想劝告你,甸城哪里不太安宁,你能不能不去?”张函忧虑的说。

“不,我一定要去。”三姐去甸城出事了,她看到谷强了吗?谷强知道三姐过去了吗?

谷强,你还好吗?

“子昂........”

“你不要说了,我等三姐夫回来看情况,我去甸城的计划是不会变的。”陈子昂打断张函的话。

“子昂,你是因为六哥是吧?”张函问陈子昂。

.............

“如果,我告诉你,谷强根本就不是六哥,你还要过去吗?”张函继续对着电话说,子昂,我只希望你和孩子平安啊。

“不,我只是想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况且我们已经说好了,他们在那边把项目资金都申请下来了。”陈子昂对着电话说。

“好吧,那我祝你顺利。”张函无力的挂了电话。

陈子昂看着电话发了一会愣,于是给潘青松打电话。

“三姐夫,三姐出事情了吗?”

“张函告诉你的?”潘青松正在去机场的路上。

“是的。”

“这件事情不要给任何人说,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潘青松在电话里郑重的叮咛陈子昂。

“好的,三姐夫,我也想去看看三姐。”

“你明年不是要去甸城吗?”潘青松问陈子昂。

“是的。”

“那你更不能去看你三姐了。听我的,我过去明天就回来了,最迟后天,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和你联系的。”潘青松挂了电话。

陈子昂已经无法工作了,三姐去甸城出了事情,情况不清楚,张函打电话说谷强不是她六哥,她的心里乱了。

她想给谷强打个电话,问问谷强有没有看见她的三姐,想一想又不妥,三姐是警,察,谷强是生意人,怎么可能看到三姐呢?

三姐在那边出事情了,要么是发现了什么情况,要么就是和坏人搏斗出了事情,三姐情况怎么样呢?

“陈总。”陈思宇敲了好几下陈子昂的门,陈子昂才回过神来。

陈思宇算是公司里除了江俞轩知道她秘密的第二个人,陈思宇回来之后,什么都没有说过,见陈子昂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思宇,有事情吗?”陈子昂心烦意乱。

“这里有一些字需要你签。”陈思宇拿着几份文件。

“都是一些什么事情?”陈子昂接过文件,陈思宇是财务部的,这些财务文件是大批量的付款申请和合同需要她来签字确认的。

“嗯,这几个都是没有在OA审批的,需要你签字。”陈思宇一个一个的将文件打开。

“好。”陈子昂拿起笔,看了一下件,里面有一个是软件开发的一部分费用申请,还有和某厂家对接的合同。

“这个已经谈妥了?”陈子昂指着软件开发费用申请问。

“谈妥了,赵绾绾他们说,最近的项目太多了,他们顾不过来,他们准备委托另外的一个公司来做。”。

“这个我知道,我还说和寒总他们当面沟通一下的”

“赵绾绾那天好像说你和寒总他们沟通的时候,将合作的友商也叫上,直接就拍板了。”陈思宇解释着。

“最近的财务状况怎么样?”陈子昂自从上次危机事件解除了之后,一直对财务方面比较关注。

“一切都步入正轨,凤总在忙着上市的事情,公司内部的账务由我来负责。”

“嗯,你得盯好收付款的事情,不能再有差错了。”陈子昂可以说是心有余辜。

“我知道了。”陈思宇站着没有动。

“思宇,你还有什么事情吗?”陈子昂看着不准备离开的陈思宇问。

“我.....”陈思宇有些难为情。

“你最近是不是和郝总走的很近?”陈子昂看着吞吞吐吐的陈思宇问。

“陈总,你觉得有可能吗?”陈思宇脸红了。

“不是我觉得有没有可能,而是你和郝总觉得有没有可能,如果你们觉得没有可能就不要开始。”陈子昂是过来人,她知道距离的差别。

“我知道了。谢谢陈总!”陈思宇看着满脸忧愁的陈子昂也是满腹心事的离开陈子昂的办公室。

章节目录

红尘篱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阡陌梅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阡陌梅开并收藏红尘篱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