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个事情我们做出更多的这种努力和更多的这种期待,不管在这过程中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我们应该拥有什么样的一个情怀,拥有什么样的一种对未来的更多的一种见解。

老爷子他们走了之后,其实我还在工厂里面,我留在工厂里面去做这个事情,把这些事情全部的一个作为一个沟通,因为这个事情毕竟由我来去完成的计划,我不想要,这个事情上有太多的一个遗憾。

我到了每个地方去看所有的兄弟,所有的兄弟正在有趣的坐着排队以后他们在等待着我的一个发言。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需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也给大家一个鼓励,因为我等着那锦堂过来。

那锦堂送了老爷子之后就过来了,看着所有的600个兄弟齐整整的站在篮球场边,我们内心心中感慨万千,对于每个人而言。

对于我而言都是一种责任,都是一种义务,我知道大家都等待着我们去做更好更强更大,让这个晚饭吃得更好更香。

所以话我们遇到什么样的位置,所以我承担那个责任和义务就越强,我有时候觉得之前以前在国务院生活的时候。

一切都是那种嘻嘻哈哈的,根本有些东西都是言不达意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今天所有的这一切我也是这样的正常的进行下去。

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之中应该按照自己的思想去理解,去创造。

那锦堂走上台前,看着所有兄弟用的麦克风说道。

“好了兄弟们今天一切都结束了!那感谢兄弟们今天所有的一个支持,今天所有的一个安全设施得到了一个完全的保证,我希望你们在今天晚上的8:00的醉香阁聚会的时候,大家敞开痛点好,现在大家自己按照既定的原定的计划回家!”

兄弟们齐声的鼓掌起来,因为对于这个事情对今天所看到这一切,大家都是觉得让人振奋的一种心情。

难道不是吗?

这工厂其实代表着他们的一个一个最终的归属,工厂做的越好对他们的归属感就越强,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拿着麦克风站在上面我补充了一句。

“今天所有这一切是兄弟们今天挣来的,是兄弟们跟着你们的小老大一起挣来的,希望大家今后同心携手共进,美好的未来,好了,8:00我们不醉不归……”

这句话之后,兄弟们所有的群情激动的就把你找来,以后按照正常的一个计划,大家分别的一个撤回自己的原有的一个工作事情。

我知道这个事情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一个希望,都是一个期待,肯定是毫无疑问的,每个人对这个事情有太多的期待,是有太多的一个爱好,或者说对这个事情有太多的一种肯定和欲望。

当然在这过程中你会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在依赖着这些人的时候,而且这些人成为你更多前进的一个奋斗的一个目标的时候。

你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这种责任感去让自己咬着牙也无论如何的坚持下去。

我曾经认为这种所谓的高尚情绪真的是个狗屁不通的一个理论。

但是有时候你身处当时的一个情况的时候,你会为自己所谓的事情会有些东西,你自然就会有种热泪盈眶。

看到兄弟们都离开之后,其实我还是很感慨,整个工厂又变成有趣的进行了整个车间也开始进行了一个开工机器在轰轰的响。

每个工人都在有节奏有具有有自己的一个工作这个范围去开展的自己的工作。

每一个事情都选择有条不絮的进行下去。

我那锦堂就在这个车间里面走着,我们在检查着每个环节,看着这今天所有发生这一切,所以话我们申请应该是久久而不能平静的,因为我知道那锦堂他今天所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笑着看着那锦堂说。

“某年某月某一天我们记起今天这一刻的时候,你应该会有这种东西感到骄傲,这是我们的里程碑,这一切都开始了,而且所有这一切都向我们设想到一步一步的前进,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再有任何一个退缩的,对吗?”

那锦堂紧紧的抱着我,他用一种非常感慨的语言去说道。

“那一刻我们记得今天这一刻的话应该感到很骄傲,我们生之辈的时候想到这个时候都会感到非常的为我们骄傲,不管这个纵横四海工厂他接下来走到哪一步,但是我们已经开了个头,我们一定会坚持走下去,如果有一天真的就走不下去的话,那我们对自己也有个交代,毕竟我们曾经在过程中努力过了!”

他说这句话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悲伤,有带的那么一点的那种苍凉,我迅速的用手捂住他的嘴唇。

“嘘!要说人不吉利的话,今天可是我们工厂开工的第1天这些话千万不要说出来,今天我们要讲大吉大利的话,这一天不会到来的,我一定会和你一样携手共进,做好这事情,三个月的一个财务制度,应该没有太大问题这个订单而有效的进行下去是会可以做得到的,我真的相信这一点……”

不用我非常乐观的语言去跟他说到,因为我知道这个财务的一个制度已经非常明朗了,而且如果没有一笔强大的资金注入进来的话,整个工厂肯定是不会支撑过三个月的而这个东西。

第二三步的步去面对的,而且目前来看他似乎没有对这个问题有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就算老爷子能全勤,所有的钱砸进来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事情。

那只能是东墙补西墙,那么你这边补起来了那边市场该怎么办?

如果一旦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经济危机,那么就会有很多的债主追上门来,到时候不仅仅是这个工厂问题,可能还涉及到别的产业,到时候整个集团的一个事情就会如同一种崩溃。

所以的话现在目前要稳定的不能做东墙补西墙的事情,必须要给人一种繁荣向上的感觉。

但我相信在这工厂他挺过了3月之后,他一定会有一个高速发展的一个机会,这个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我目前必须要挺过这个三个月。

但是我现在已经寻找到了解决的方案,但是我不能说我不能跟任何人去说这个事情。

而且这个方案还没完全去落实的时候,我也不能跟任何人去讲,当这种东西真正落实的时候,也许才是真正机会来临之后。

那锦堂似乎对我的这些热情或者说对我这些比较认可的这种东西所感染,所以话他也没说这么多东西,他笑而不答。

但是我从他的眼神通过他的表情,我也可以捕捉到他对这方面的一种力不从心,或者说已经尽力而为的事情。

他紧紧的抱着我说的。

“今天我们什么都不说,今天是工厂大吉大利,日子以后等有一天我们再好好去讨论这个事情,但相信这些东西一定会水到桥头,自然直,一定不会有这么轻而易举的去放弃的,整个工厂的一个建立的庞大的资金会有这样的机会去得到的,你一定不用太担心,你现在要做好了就是把这个事情做好,我们接下来会跟老爷子去沟通好他病情的事情,以后到时候我们再去做别的事情,这不用太担心,一切都有,我在这里天不会塌下来的!”

我也紧紧的揽着他的腰,我知道他给我了一个承诺,他给我一个,肯定也给我对未来的一个期许,但是我知道这个路很难很难。

有时候真的不是你想象中,你要去怎么做就能做得到的。

当这种过程之中会遇到更多的一种困难和一种威胁的时候。

你应该要做的,应该要想的就是如何才能创造出更多的这样一个机会。

“对的,那锦堂会的这一切都会到来的,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一个可疑性好了,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把这些东西赶快去安排好,你这边有什么事情先处理完,以后我到家里面我们再会合,我这边话还有些事情要跟兄弟们这边再说一下,因为他们也在等待着我,我很久没跟他们聚了,你要不要先回去,我到时候跟车子直接带着兄弟们走?”

因为这个时间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去得到,这时间对我来说真的有些根本就没有办法分配,三天时间我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且时间真的太不够了。

那锦堂点点头,似乎他对我这样的一个提议,好像也没有太多的质疑,也没有太多的问题。

因为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也许我的表情可能没有,也尝试的很好,也许我的表情可能太多的一种东西。

或者说他对我态度了解了,所以话他不由自主的问了我一句。

“猫猫,今天怎么了?我一直看到你自从下午的时候都一直疑虑重重的,好像眉头都没有展开,难道是因为这今天的一个工厂这个开幕式吗?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应该开心点,让自己放松一点,已经都结束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心里咯噔吓了一跳,居然我这些心情这种刻画都被他看这么清楚,看来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但是这个时候我真的不能让他有任何一丝察觉。

我努力的对他笑了一下。

“唉呀,你不知道确实是这两天因为这个工厂这个安全设施,你把这么这么重大的责任去交到我手上来,我脑袋有些晕,所以话从昨天到今天真没怎么好休息好,刚好是兄弟没有找到我,所以话我等会跟兄弟们好好的去聊个天后,以后在办公室休息一会儿我就回去,以后晚上我们就准时去参加那一次晚宴,我到时候可能还要回到家里面去换套衣服,你不要这么担心了嘛,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谁让你安排这么重大事情给我,而且这种东西完全有时候根本就不吃不了这一套的,正常不是你的错吗?”

他仰头哈哈大笑,好像对我这个说辞好像有些认可,但是他还是有些那种忧虑重重。

他可能是觉得我不愿意去说真心话,他可能也不会去勉强我,他永远是那样的人,永远在最后的时候都会尊重我。

抚摸了下我的头,用一种很温柔的语言去说道。

“没关系,好好去休息下,这两天确实难为你了,确实够累的,不过呢,你今天表现的特别好,如果没有你今天的一个支持,我今天可能真的是三头六臂,也没办法去完成这些事情,好了这些事情你知道怎么做就行了,我们到时候忙忙这两天话就带老爷子去做一个升级的复查,以后把这些事情跟老爷子好好说一下,我想这个事情也不能再耽误了,如果耽误的时间可能太久,可能会对老巫爷子的一个病情就有一个延误,如果没关系这些事情会有一个好好的一个方案去做的。”

我现在点点头,因为我知道老爷子这个事情确实也是必须要去解决的,而且老爷子不管他选择哪一个方面,这个事情都无非这是两个事情,一个就是一个庞大的一个资金支持,一个就是相互的一个依赖和陪。

“去吧,赶快去吧,我等会忙到办公室,兄弟们都在那等着我呢,你赶快陪老爷子回去看看,老爷子今天折腾了一天,身体也不一定吃得消回去就要约翰先生给他检查一下,不到有什么样的问题,如果今晚上有什么太不舒服的,就让老爷子在家里面呆着吧,不要他跟着再去了,因为老爷子这个身体今天已经出来已经够呛了。”

“猫猫,这个事情还得你去说,老爷子现在可不听我的话了,他现在只听你的话,要不然你像今天晚上让他不去的话,那么你等会回家的时候跟他说一下,他只听你这方面的,如果他不去的话也也是好的,也不要搞太累了。”

我点点头,对于这个事情我觉得也是毋庸置疑。

“对吧,我回去就是了……”

相拥一抱,他就匆匆离去,他确实事情实在太多了。

章节目录

甜蜜的冤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那朵蝶恋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那朵蝶恋花并收藏甜蜜的冤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