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浓微微眯着眼,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后来,满天下都知道,打起来了。打到后来,全都红了眼,是个人都拎着刀往前冲,都死光了,我娘也死了,我在血水里泡了两天吧。”

桃浓侧头斜眼,瞄着端直上身的李苒,一边笑一边接着道:“霍帅的大军也累坏了,歇了三天才开始清理尸山尸海,他们清理前,我就醒了,那不就是两天?”

李苒想笑,却没能笑出来。

“我娘就在我旁边,我找个地方把她埋了。”桃浓掂了块梨条咬着,“我娘活了快四十年,三十四五年五六年吧,从来没觉得她是大梁人,被人砍了一刀,快死了,跟我说,她是大梁人,让我给她立块碑,还得是花岗石的,上面得写清楚,她是大梁人。”

桃浓一边说一边笑,李苒却听的满心悲怆。

“后来我就给她立了这么大一块花岗石碑,上面写着大梁桃氏。”桃浓笑声微落,叹了口气。

“你姓陶?”李苒下意识问道,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姓什么陶?我没有姓,我娘也没有,跟着师父学曲儿后,师父给我起了现在这个艺名,我就一直叫桃浓了,之前么,我娘高兴了就叫宝儿,不高兴了就叫死货。”

李苒低低叹了口气。

“我们这样的人,其实活的挺快活的。”桃浓再掂了一根梨条,“就象姑娘,我瞧姑娘也活的挺快活的,象姑娘这样,一个人过来听曲儿看热闹的,我知道的,可就姑娘一个。”

桃浓一边说一边笑,笑的梨条都掉回碟子里了,“前儿姑娘看那帮引客,看的笑的多开心,那帮小妮子回到台后,一个劲儿的跟我叫,说你笑成那样,指定是出什么岔子了。

我就说她们,什么岔子不岔子的,就是看你们好看才笑的,怎么,许男人看美人儿,就不许女人看美人儿了?”

“我确实是看她们活泼好看才笑的。”李苒也笑个不停。

“我就说嘛!”桃浓双手一拍,“姑娘跟我一样,都不是一般人儿。”

“是是是。”李苒笑的止不住。

“除了这里,姑娘还去哪儿看过?”桃浓掂起那块梨条,接着吃。

“没有,头一趟进瓦子,就来这儿了,第二趟还是到这儿。”李苒笑道。

“这里不热闹,你该去里瓦,莲花棚里财喜班正演洞灵记,不光正剧好,前头的小艳段,也有意思极了,都是极好的角儿,嗓子也好。

还有夜叉棚里,东胜班和泰安班争擂主,这半个月就见分晓了。一输一赢,可是一天一地,好些年没这么热闹过了。

象棚里那些杂耍倒没什么大意思。”

李苒听的十分向往,“里瓦在哪里?离这里远吗?”

“潘楼街过去就是,姑娘这话,难道姑娘到哪儿去,都是走着去的?”桃浓高桃着眉毛,惊讶道。

看来她对李苒的事,知道的还不少。

李苒点头,“我没有车。”

“哎!”桃浓一脸无语的斜着李苒,“姑娘啊,那满大街拉车儿的,你要多少车没有?要什么样儿的没有?你又不是没有钱,你来一回雅间这五两银子,最好的车,大青走骡,包一辆也够包上两三个月了。”

李苒呃了一声,“我真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我明天就去。”

桃浓一边笑一边站起来,“从姑娘府上到里瓦,十个大钱就够了,姑娘可别花了冤枉钱。我得走了,桑家瓦子还有一场,再晚就来不及了,等有空,再寻姑娘说话。”

见李苒也要站起来,桃浓急忙抬手往下按,“不敢当,可不敢当,姑娘宽坐,我走了。”

桃浓说着,稍稍曲膝,转身走了。

……………………

周娥跟着李苒,刚刚回到长安侯府,就被叫出去了。

周娥是个明白人,出府门上马,进皇城前下了马,跟着个小内侍,径直进了延福殿。

延福殿内,皇上坐在榻上,长安侯李明水侍立在旁,周娥磕头见了礼,直截了当的从桃浓掀帘子打招呼说起。

皇上凝神听周娥说完,眉梢扬起,“这么说,桃浓今年三十五了?她说她守过兴荣关,这事儿竟然是真的!有意思。辛苦你了。”

周娥听到皇上一句辛苦,忙磕了头,站起来,退了出去。

长安侯李明水看着周娥出了大殿,和皇上道:“让人盯一盯桃浓?”

“不用。”皇上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嘿嘿笑了几声,“这小丫头,有意思。”

……………………

午饭后没多久,二奶奶曹氏就对着只提盒,一肚皮苦恼上了。

这只提盒是她太婆打发人送过来的。

昨天她从曹府出来,往忠勇伯府走到一半,就被太婆差人截了回来,没多大会儿,大伯娘又过来她们侯府,好一通陪不是。

接着侯爷托回了那一厚摞子点心,老三又带了太子那两句话回来。

老实说,她也觉得这一场事,是孙家姐儿和高家姐儿的不对。

当着那位姑娘的面说那样的话,不就是摆明了欺负那位姑娘无依无靠么。

她很讨厌这种知道你不能怎么着我所以就是欺负你的蠢人,欺负就欺负了,还得摆出一脸的我就是欺负你了怎么样吧。

可偏偏那位姑娘真不是个能欺负的。

找打了吧。

想远了,太婆不让她去忠勇伯府和忠毅伯府,昨天又让大伯娘过来陪礼,今天再次打发人过来看望三姐儿,这些她都想到了,可这个提盒,她真没想到。

太婆让杨嬷嬷带了这只提盒来,送到她这里,让她当面交给那位姑娘,还要她好好儿的替三姐儿和四姐儿,以及曹府陪个礼,这是为什么?

大伯娘昨天过来陪礼,可是一个字也没提那位姑娘,一通嘘寒问暖,全在三姐儿身上。

而且,太婆让人把这个提盒送到她这里,这事儿能瞒得过老夫人和夫人,可这只提盒经她的手,往翠微居一送,那可就是满府皆知了,这些,太婆肯定明明白白的知道,太婆难道不怕老夫人和夫人不高兴?

还是,宁可让老夫人和夫人不高兴,也要交好那位姑娘?

那位姑娘有什么好交好的?和她交好,哪有好处?

要么,就是还有什么事儿,太婆知道,自己不知道。

二奶奶曹氏越想越乱,越想越没头绪,只想的揉着眉间,唉声叹气。

算了算了,不想了,太婆多精明的人呢,走一步能看十来步,她哪里看得懂?还是别多想,反正,太婆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吧。

二奶奶曹氏让人留心着那位姑娘,李苒刚刚回到翠微居,二奶奶曹氏带着个丫头,提着提盒就到了。

这一回,秋月没敢直接奔出去欢迎二奶奶。

昨天听说曹府那场事儿,她是越想越怕,一直想到后半夜,一直想到这些天,她不但是死里逃生,还死里逃生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李苒还是站在屋里,看着笑容满面进来的二奶奶曹氏。

“知道姑娘一直忙着,一直没敢打扰。”曹氏提着颗心,瞄着李苒的神情,客气话没敢多说,“这是刚刚太婆打发人送过来的,让我替三姐儿和四姐儿,给姑娘陪个礼,昨儿个是曹家招待不周,委屈姑娘……”

曹氏一句委屈姑娘了没说完,就觉出好象不对,这位姑娘有委屈可是当场就发作了,这句不妥当,不过已经说了,只好硬着头皮接着笑道:“这里头几样果品,都是曹家自己庄子里出的。”

曹氏说着,从小丫头手里接过提盒,往前几步,放到高几上。

李苒十分意外,这算是给她陪礼道歉么?

这份道歉是因为昨天皇上赏下来的那一大摞点心?

“是我冒失了。”

李苒垂眼曲膝道。

她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必敬回一丈的。

昨天的事,虽然她不觉得她有什么错,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表达了歉意,她要表达回去。

“不敢当不敢当,是三姐儿和四姐儿不懂事,我就不多打扰姑娘了,有什么事,或是想吃什么用什么,姑娘只管打发人去找我说一声,姑娘忙,我先走了。”

曹氏送出了提盒,见李苒这态度居然还相当不错,暗暗松了口气,赶紧告辞。

事儿办完赶紧走,免得哪一句没说对,被她当面顶回来,那份难堪,她可不想再领教第二回了。

李苒往外跟了几步,送出门槛,看着曹氏脚步轻快的出了垂花门,转身进去,打开提盒。

提盒一共两层,上面放着的两只琉璃盖碗里,一只放着些阿胶枣儿,一只放着十来粒姜丝梅,下面一层,放了六只通红的大石榴。

李苒拿出只琉璃盖碗,仔细看了一会儿。

这只提盒,石榴和枣儿都不值钱,可这两只琉璃盖碗只怕不便宜,还有这只提盒,李苒放下盖碗,转着提盒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好象是雕漆,很贵重的东西。

这两只琉璃盖碗和这只提盒,应该是要还回去的吧?

刚才,她是不是应该现场打开,把东西倒下来,把这碗和这提盒给二奶奶带走?

现在要还,怎么还?

这是她头一回收到这种提盒礼,这儿应该怎么个礼尚往来法,她一无所知。

当然,从前她也不懂这些礼尚往来。

唉,生活中的这些人情细节,对她来说,全是张爱玲说的华美的袍子里的虱子,烦人而无从下手。

先放着吧。

李苒将琉璃碗放回去,盖上了提盒。

章节目录

暖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暖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