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时分,霍文灿等人从太子宫中告退出来。

出了东华门,李清宁拉了拉霍文灿,霍文灿会意,别了王航和曹茗,也不上马,和李清宁并肩往前。

“刚才我一直在想太婆给她议亲这件事,这事大约是从你身上起来的。”李清宁压低声音道。

“什么?”霍文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尖,“从我身上?这关我什么事儿?这跟我怎么能搭得上?还有,你刚才不是说你不知道议亲这事儿?你怎么能跟太子……”

“不是,我是真不知道太婆真去给她找婆家了。”

李清宁重重咬着两个真字。

“你听我说,就是大前天,她到你们府上做客的隔天。

那天我回去的早,在太婆那儿吃的饭,太婆让厨房现添了几个我爱吃的菜,就慢了。

等我吃好饭过去,听太婆和阿娘说闲话,正好听到你的名字,我站住偷听了几句,说是。”

李清宁一脸尴尬,干咳了好几声,落低声音。

“就是狐狸精什么不什么的。

我太婆这个人,你是知道的,说话又直又难听。

接着就说到了你,还有我,说咱们都傻什么的,这话你肯定懂,你阿娘也常说对不对,反正就是什么咱们都是傻孩子。”

霍文灿斜着李清宁,想驳回他那句他阿娘也常说,他阿娘可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不过他忍住了,这是小事,没必要驳回去,特别是这会儿。

霍文灿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示意李清宁接着说。

“原话我就不说了,反正那意思就是,怕你鬼迷心窍,被狐狸精迷住什么的,这狐狸精,就是说她,刚刚说过,对吧?

接着就说,得赶紧给她找户人家什么的。

我就听到这里,当时真没往心里去。

我太婆还有我阿娘,你也知道,在一起说话,话不过三句,就得扯到给阿柔找婆家的事儿上,要么就是给我找媳妇的事儿。

早先是我大哥二哥,大姐二姐,这两年就是我和阿柔。

反正她们俩在一起,说的不是找婆家,就是挑媳妇,没别的事儿,我就没在意。

真没想到,太婆不是光说说,还真找上了,还要找什么行商。”

李清宁唉声叹气。

“当时吧,找不找婆家这事我真没往心里去,不过太婆说那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迷什么心窍不心窍的,事情关着你,我就放心上了,出来就去找阿柔,问她听太婆说过这样的话没有。

这事是怎么来的,我得问清楚了,你说是不是,这事关着你。

阿柔说她也听太婆骂过她是狐狸精。

阿柔说她昨天从你们府上回去,被太婆和阿娘审了小半个时辰,翻来覆去的问你送……那位,那个谁回去,问阿柔知道吧,阿柔说不知道,就问阿柔怎么能不知道。

阿柔说又问她,看没看到那位跟你说话。

阿柔说没有,太婆就说她没心眼,就是有,只怕她也看不到。

还说太婆一边问一边骂她是狐狸精。

这话,你听听,是不是疑心上你什么什么了?

你那天不该送她回去,就是送,打发个婆子送不就行了,你说你干嘛非得让湛金走这一趟?

别说我太婆,还有我阿娘那样的,我听说的时候,也怔了一怔。

你竟然让湛金送她回去……不光是她,就算是别家小娘子,也不合适啊。

这事是你不思量。”

李清宁不停的叹气。

“要是没有今天这事,这件事儿,我没打算这么直通通的跟你说,这话这么一说,多没意思,你说是不是?

我是想着,找个机会,点一点你就行了,你是个聪明人。

可你生出上午这事儿,你说你,盯着人家一看小半天,你这个这个……唉!

只能直接跟你说了。

你自己想想,今儿一上午,你跟在她后面这小半天,你这样的脾气,一向凡事由着性子不多想,看热闹就直着眼睛只看热闹,对不对?

可你自己想想,好好想想,你跟在人家后面,看的直着眼睛,还得一边看一边傻乐对不对?

你自己想想,你那个样子,要是让人看到,人家会怎么想?会生出什么样的闲话,那个……

这事还是你不思量!

唉,你可真是!”

李清宁摊着手,不停的叹气摇头。

“我怎么样,关你太婆和你阿娘什么事儿?

我跟不跟你四妹妹说话,关你三妹妹什么事儿?怎么她没看见就是没心眼了?

你太婆跟你阿娘这主意打的可够结实的,瞧这意思,已经把我归到你三妹妹手里了是吧?”

霍文灿不理会李清宁后半截话,只盯着他前半截话,手指点着李清宁,看那样子,简直想要直接啐到李清宁脸上。

李清宁上身后仰,连声唉唉唉。“你看看你,我不是……”

“你听好,我跟你三妹妹不合适,从头到脚,都不合适!

你太婆跟你阿娘,你们府上,主意打的再好都没用!

省省心吧!”霍文灿看起来真动气儿了。

“你看你,你跟我急眼有什么用?我跟你妹妹也不合适呢,我跟我太婆,跟我阿娘说过不知道多少回了,你看我这嘴皮子都磨薄了。

我太婆跟我阿娘,大字不识一个,又都是执拗性子,你难道不知道?我妹妹配不上你……”

“这不是配得上配不上的事儿,是我跟你三妹妹说不到一起去,从小儿到现在,我跟她说话,就是鸡同鸭讲,这你难道不知道?鸡同鸭讲这话,还是你说的呢!”

霍文灿往空中猛抽了两个响鞭,一脸恼怒。

“你不松口,你阿娘不吐口,我太婆,我阿娘,就是瞎想想。

她俩瞎想的事儿多了,又不是你这一件。

反正,你又不在我家住,又不是我,有什么好烦恼的?我才是真烦呢!”李清宁背着手,一脸一身的烦恼。

“这话也是。”霍文灿斜着烦恼的背都要伛偻起来的李清宁,嘿笑了几声。

“你!以后别老盯着那个……那位看热闹。

你看看现在,你让湛金送了她一趟,就生出要给她找家行商嫁了的事儿。

虽说是瞎折腾,可这事儿……唉,你以后省点事儿吧,就算你不在乎,也替她想想,别给她找事儿,她……”

李清宁顿了顿,声音落低,“够可怜,够不容易了。”

“你也知道她可怜?知道她不容易?你是她哥,太子也提点过你好几回了吧?你这个当哥的,伸过手,帮过她没有?你怎么好意思说我?”霍文灿用马鞭敲着李清宁的肩膀。

“唉,这事你不懂。”

李清宁更加烦恼了。

“我怎么不懂了?来来,你说说,好好说说,你这儿,竟然还有什么是我不懂的?

咱们俩,从小到大,可是从来没有过你懂了,我竟然没懂的事儿。

好好说说,是什么事儿,你懂了,我竟然不懂的?”

霍文灿伸头过去,凑到李清宁脸上看。

他和李清宁一块儿长大,交情极好,李清宁不管学什么做什么,还真从来没能比他强过。

“从荣安城大捷到现在,我阿爹跟我阿娘……”

李清宁长叹了好几口气,摊着手。

“不用我说,你都知道是不是?懂了吧?这事儿,你说说,我阿娘有什么错?

现在,又忽然多出来这么一位,往我们家一住,正正经经的长安侯府李家姑娘,又是那样的性子,满府里,就数她下巴抬得最高,谁都不在她眼里。

我知道她身份儿尊贵。

可我阿娘那样的拧脾气,天天看着听着,刺不刺心?得多刺心?

我要是象你说的那样,象对三妹妹那样对她,哪怕不象对三妹妹,象个哥哥那样吧,你想想,我阿娘会怎么想?是什么心情?

从她进府前一天,到现在,我就没见我阿娘笑过,太婆也是,两个人,天天阴沉着两张脸。

三妹妹前儿跟我说,不想到太婆那儿吃饭了,说是看着太婆和阿娘的脸色,堵得慌。

我再……唉。”

李清宁再次长叹。“我要是把她当妹妹照顾,那就是逆着我阿娘的意思,我太婆就不提了,你说说,我阿娘得多难过?

我得先替我阿娘着想,不然我阿娘就太可怜了。”

顿了顿,李清宁声音低落下去。

“我知道她也很可怜,可是,总是有个亲疏远近,你说是吧。

我不欺负她,不害她,可别的,我先是不能伤我阿娘的心。”

霍文灿斜着李清宁,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再叹了口气,推着他往前走。

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两全。

都没错,都可怜。

……………………

李苒这个身体还有些孱弱,逛了一上午,就累的不想再逛了。

慢慢悠悠吃好歇好,从史家老店出来,李苒就顺着来路,慢慢悠悠往回走。

进了长安侯府,从府门,一直到翠微居,跟上次一样,安静如常。

仿佛她出门闲逛这事,极寻常不过,或者是,她出门闲逛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章节目录

暖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暖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