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乐楼确实不远,一条街逛到一半,就看到了光鲜亮丽、招牌巨大的丰乐楼。

丰乐楼只有两层,却比一般的两层楼高出不少。

李苒进了彩绸飘动的欢门。

欢门下站着的一排迎客小厮,看她看呆怔了。

到他们丰乐楼来的女眷不少,可女眷来,都是坐着车,从边门直接进去。

象眼前这样,锦衣狐裘,却孤身一人,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到处看着,施施然进了欢门的,他们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李苒抬脚踏上台阶时,专管迎客的管事灵光闪现:

这肯定就是前几天逛了玲珑坊,又去了清风楼的那位姑娘,那位前朝公主生的侯府姑娘了。

“姑娘大驾光临,姑娘里面请,楼上有清静的雅间,姑娘到楼上坐?”

管事反应极快,心里刚有所想,手脚嘴巴已经动了,几步冲前,躬身陪笑,往里让着李苒,顺便提出建议。

李苒点头,跟着管事上了楼梯,周娥跟在后面,也往楼上去。

管事一边往楼上让李苒,一边打着手势示意茶饭量酒博士。

李苒进到雅间,茶饭量酒博士带着个蓝裙白衫、腰里系着青花布带的利落妇人进来,摆了几样细巧点心,沏茶上茶。

“什么时辰了?”李苒一边落坐,一边问道。

“午正两刻了。”妇人忙笑答道。

“你也坐,咱们吃了中午饭再走。”李苒示意跟进来,靠门边站着的周娥。

周娥犹豫了下,在下首坐了。

“姑娘想吃点什么?”茶酒博士先躬身再说话。

“你们这里最拿手的是什么?”李苒问道。

“这会儿,小店的蟹粉狮子头,清炖羊肉,水晶肴肉还不错,在咱们京城也是有点儿小名气的。

还有铛头刚刚酿好的酒蟹,鲜嫩肥美,还有蟹酿橙,芙蓉蟹斗,都是小店拿得出手的。

正巧,小店今儿早上刚进了十几篓子上好肥蟹,姑娘也知道,这会儿正是吃蟹的时候。”

茶酒博士介绍的十分详细。

“清炖羊肉,芙蓉蟹斗,两只酒蟹,再让铛头看着配几样新鲜素菜,有酒吗?”

“有,小店的玉露酒,都说跟清风楼的玉堂春比,也不差什么。”茶酒博士忙笑答道。

“那就来一壶玉露酒。”李苒露出丝笑意。

拿清风楼的玉堂春比较,是因为知道她去过清风楼吗?他们知道她是谁了?

是这些酒楼之间有他们自己传递消息的渠道,还是她已经名满京城了?

“你呢?”李苒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周娥问道。

“让铛头给我做碗炒蟹面就行。”周娥干脆利落的点了菜。

茶酒博士连声答应,退了出去。

两只酒蟹,几个凉碟,几样素菜和酒上来的很快,李苒抿着酒,一点点细细品味着那些精致小菜。

周娥不喝酒,也不吃菜,喝着茶等她的炒蟹面。

……………………

谢泽刚出了宫门,小厮石南急忙迎上来禀报:“将军,李姑娘去河间郡王府赴请,卯末从长安侯府出来,沿西角楼大街到南门大街,再到高头街,走的很慢,巳末到的河间郡王府。午正从河间郡王府出来,午正两刻进了丰乐楼。

现在丰乐楼二楼雅间。周娥一直跟在李姑娘身边。

一路上没什么异常。”

谢泽凝神听了,嗯了一声,吩咐了句继续盯着,上马回府了。

……………………

河间郡王府三公子霍文灿随侍在太子身边,忙了一上午,中午出来,急急忙忙往家赶。

今天他妹妹请那位李姑娘过府这事,可是太子交待的公事,他得回去看看,一来看看别出了什么差错,二来,这件事他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禀报给太子,最好悄悄看上几眼。

霍文灿进了二门,听婆子说李姑娘已经走了,顿时错愕,急忙加快脚步,进到后园,随便找了个地方等着,命人去叫妹妹霍文琳。

霍文琳过来的很快。

霍文灿听妹妹说到李苒是从长安侯府走过来的,眼睛就瞪大了,等霍文琳叮叮咚咚一路说到李苒又走回去了,简直是目瞪口呆。

“走……走回去的?”

霍文灿手指点着府门方向,都有些口吃了。

“李三娘子不接话,你就让她走回去了?

从咱们家到长安侯府,多远哪,你不知道?你怎么能让她走回去?

琳姐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你怎么能让她走回去?”

“不是我!”

霍文琳连急带委屈,差点哭出来。

“从昨天阿娘说让我请客起,哪一件是我能做主的?

从写帖子开始,一边坐着阿娘,一边站着大嫂,四只眼睛看着我写。

李姑娘那张帖子,阿娘挑一回毛病,大嫂挑一回毛病,阿娘再挑一回毛病,我足足写了四五遍!

今儿这请客,从里到外,不论大小,都是大嫂过一遍,阿娘再过一遍,哪里轮得着我说话?

家里的管事嬷嬷,全在暖阁里盯着,连给李姑娘换杯茶上碟子点心,都是她们请了阿娘示下,再去换去上的呢。

我不是没想让人送她回去,可我想有什么用?这人这车,是我能派出去的?

换杯茶都得请了阿娘的示下呢。

还有,阿娘没说不派车,是她走的太急了,根本没等阿娘把车派出来!”

说到最后,霍文琳眼泪下来了。

她已经够委屈的了,三哥还怪她。

“阿娘阿娘,你得有自己的主意!”

霍文灿一声没吼完,看着妹妹的眼泪,尾音立刻掉转往下,声音瞬间转软。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样,是我性子太急。

别哭了,我没怪你。行了啊,别哭了。

李姑娘什么时候走的?我去找找,得把她送回去。

等我回来再去找阿娘说话,怎么能这样!

这事不怪你,别哭了啊,我走了。”

霍文灿转身就走,霍文琳追出两步,张了张嘴,却没能喊出来。

从李苒走出去到现在,她一直担着心,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儿……

三哥要去送李姑娘回去,这事儿,要不要现在去跟阿娘说一声?

算了,还是不去说了,她现在去说了,阿娘也就是干着急而已,她又管不了三哥。

再说,刚才三哥说了,他回来就去找阿娘说话。

霍文琳犹豫了好一会儿,低着头往暖阁过去。

……………………

霍文灿大步流星出了府门,吩咐小厮去打听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位漂亮的锦衣姑娘。

小厮奔出去再奔回来的快极了,这个打听,简直就是随便一问,人人知道。

霍文灿直奔进丰乐楼时,李苒的洒菜刚刚上齐,周娥刚开始吃她的炒蟹面。

站在雅间门口,看到李苒,霍文灿先松了口气,迎上李苒意外的目光,欠身拱手,“小妹招待不周,委屈姑娘了。”

“我很好,令妹也很好。”

对于霍文灿这份看起来很真诚的道歉,李苒很是意外。

“我送姑娘回去。”霍文灿往旁边侧过身子。

李苒更加错愕,看他这样子,这是要立刻就送她回去?

“我正在吃饭。”李苒点了点摆了满桌子的菜碟,不怎么确定的说了句。

她不确定眼前这位贵公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要立刻就送她回去?

难道他没看到她刚刚要了这一桌子的菜,还没开始吃吗?

或者,他是别的什么意思?

毕竟,她对贵公子这种生物了解极少,对眼下这个世界的礼仪规矩,同样了解极少。

霍文灿拧起了眉,目光从李苒手指,看到满桌子的菜,又看向那壶酒和李苒面前已经斟上酒的杯子,好象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退后半步,“我在楼下等姑娘。”

“哎!”李苒见霍文灿转身要走,急忙叫住,“多谢,不过不用你送,有周姑姑,再说,我还想再逛一逛。”

周娥只是不紧不慢专心吃面。

霍文灿眉头拧的更紧,看着李苒,脸色沉下去不少,重复道:“我在楼下等姑娘。”

李苒看着转身就走的霍文灿,呆了片刻,哈了一声,端起酒杯,抿了口酒,慢慢品了品,咽下酒,开始吃芙蓉蟹斗。

这丰乐楼敢拿芙蓉蟹斗出来当门脸,确实做的相当不错。

周娥吃了面,倒了杯茶喝着,看着对面慢条斯理细细品酒品菜的李苒。

霍文灿在楼下等了将近两刻钟,烦躁上来,招手叫了掌柜,“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掌柜陪着一脸笑,一路小跑到楼上雅间外,叫出侍立在门口的焌糟,低低道:“三公子让问问,等急了,都两刻钟了,你……”

掌柜往雅间里努努嘴,示意焌糟去催一催。

焌糟心领神会,进了雅间,先给李苒斟了酒,接着陪笑道;“今儿的黄鱼馄饨最新鲜不过,姑娘要不要尝尝?再吃几个馄饨,就能饱了。”

“不用。”李苒看向焌糟,“刚才那位公子让人来催了?说什么了?”

“倒没说什么,是掌柜的,大约等的急躁了。”焌糟含糊道。

李苒嗯了一声,接着慢条斯理的细品慢吃。

焌糟不敢再多说了,垂手站回雅间门口。

章节目录

暖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暖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