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日是长安侯府请年酒。

一大早,二奶奶曹氏先往翠微居走了一趟。

从前两回送东西,到这几天年夜饭年酒整天磕头碰面下来,二奶奶曹氏觉得这位四娘子怪归怪,可这样干脆到底、直接到底的脾气,还是相当不错的,说起话来,那可真是爽气的不得了。

往翠微居这一趟,原本很难说的事儿,因为李苒这份脾气,就成了件简单无比的事儿。

二奶奶曹氏这话说的直截了当:

长安侯府这场年酒,四娘子不露面肯定不好,可鉴于老夫人和夫人对四娘子那份刺心,她最好让人一留心能看到,不留心又看不到。

那就是给她安排个妥当地方坐着,看一天热闹喝一天茶是最佳办法。

李苒答应的爽利而愉快,她也觉得这样最好不过,应酬这事儿,太难太累太痛苦!

作为婆婆,张夫人对待媳妇儿,那是没话说的,有什么事儿交给媳妇儿打理张罗,就从不插手指责,甚至连句闲话都不听。

当然,她家这两个媳妇儿,一个简直就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从生下来起,被她和陈老夫人一路夸到娶进门。

另一个,出自她一向高抬头看着的曹家,是陈老夫人最佩服不过的曹家老夫人手把手教出来,是曹家姑娘里很出挑的那一个,打理起诸如年酒这样的事,从来都是只有让她夸奖的地方,没有过半分不好。

今年的年酒当然也不例外。

二奶奶曹氏能当家能作主,亲自看着给李苒挑了个什么都好的地方坐着,又挑了两个心腹机灵的丫头,原本想等她妹妹曹三娘子和曹四娘子到了,再让人去请李苒,没想到,王舲和她二嫂三嫂,倒先到了。

二奶奶曹氏一边急忙打发人去请李苒,一边让人带着王舲,往她给李苒挑好的地方过去。

满京城都知道,这位王六娘子是唯一一个能跟她们府上四娘子说得上话,还十分交好的人。

李苒比王舲早了几步,王舲看到她,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低低道:“你那位二嫂,倒拜托我照应你。”

“也没拜托错了。”李苒应了一句,想了想,也笑起来。

王舲更是笑个不停,“姑娘真是实在。昨儿个,二妹妹没烦着您吧?”

“怎么会烦?二娘子可爱得很,说的那些事儿,也都有趣得很。”李苒看着小丫头放好茶,笑答道。

“六娘子,四娘子!”

王舲正要说话,一个轻快的声音响起,李苒和王舲忙转身,曹四娘子和曹三娘子一前一后,正曲膝见礼。

王舲忙站起来回礼,李苒也跟着站起来。

“两位姐姐说什么呢?让我也听一听好不好?”曹四娘子声调轻快,“太婆前儿又说我了,又夸六娘子,还有四娘子了,还说让我跟六娘子好好学学。”

“我和四娘子说的都是闲话,哪有什么。四娘子这个学字,我哪儿担得起?那是你们老祖宗夸我呢,跟我们老祖宗一样,总归是看别家的孩子好,我在家也是常被太婆抱怨的。”

王舲语笑轻快。

李苒听的暗暗赞叹。

谁说曹家这位四娘子心直口快就是没心眼了?这一通商业互捧,多么真诚,多么自然,多么的发自内心。

“三娘子这边坐。”李苒先让一直微笑站在旁边的曹三娘子。

二奶奶曹氏安排的这个角落,两只圈椅稍拢一拢,看着就是该两个人坐着说话的地方,略往外拉一拉,就觉得三四个人也非常合适,再往两边去一些,五六个人也是正正好。

王舲跟在李苒后面,让着曹四娘子坐下。

侍立在旁边的两个丫头那份眼力没话说,已经送了两杯茶过来,再把李苒和王舲那两杯重新换过。

“六姐姐的太婆说别人家孩子好,肯定是客气话儿,我太婆说的都是大实话。”

曹四娘子语速略快,人和声音都是一派语笑烂漫。

“两位姐姐不知道,太婆常常看着我发愁,说这么个傻丫头,越长越傻,这往后可怎么办哪?”

曹四娘子摊着手,攒眉蹙额,学着她太婆发愁的样子。

“太婆还说,出门在外,要是不知道怎么办,就看着你王家姐姐,吃不了亏!”

最后吃不了亏四个字,曹四娘子捏着声音,学着她太婆的语调。

李苒听的笑起来,王舲也笑个不停,曹三娘子抬手掩在嘴边,也笑个不停,她这个四妹妹,走到哪儿都是枚开心果。

“还说,要是你王家姐姐不在,就找你李家四姐姐。你们不要笑啊,太婆就是这么说的,是吧三姐姐?

以前吧,太婆一说我和三姐姐,就得把六姐姐拿出来,现在,又添了四姐姐。年二十九吧,就是那天,我偷偷给太婆数过一回,那一天,她夸了五回六姐姐,夸了九回四姐姐,训了我十三回。”

李苒噗的笑出了声。王舲抬手按在额头,笑的止不住。曹三娘子一边笑一边迎着曹四娘子的目光,不停的点头,以示她说得很对。

“你们不要笑啊,都是真的。太婆常跟我和三姐姐说,让我跟三姐姐多跟六姐姐好好学学,要用心,说是能从六姐姐这里学到一分半分,就是我和三姐姐的大福份了,我说六姐姐学问那么好,又懂事又会说话什么都好,我怎么学得会?我还是跟李家四姐姐学学吧。

你们知道我太婆怎么说?

我太婆说,你王家姐姐那里,拼了命,你也许还能学个一分半分的,你李家四姐姐,可不是你能学得了的。

四姐姐,你不知道我太婆有多喜欢你,一说到你,就这样,眼睛都是弯的。”

“你喝口茶吧,看看,全是你的话了。”曹三娘子端起曹四娘子面前的杯子,欠身递给曹四娘子。

“唉,我知道我的话太多了,我不说了,我喝茶。”曹四娘子接过杯子,吐了吐舌尖。

“四娘子这么可爱,我要是能学到一星半点儿就好了。”李苒笑道。

这是她的真心话,她最羡慕象曹四娘子这样,一看就是在福窝里长大的可爱小姑娘。

“四姐姐这么好看!”

曹四娘子一声惊叹没完,尾音就转了方向。

“要说好看,昨天你们看到谢将军没有?谢将军真是太太太好看了!这是我第四回看到谢将军,我是说照差不多能看清楚算,第四回!

四回里,昨天是离得最近的一回,谢将军实在太好看了!”

李苒高抬眉毛,瞪着曹四娘子,失笑出声。

“又乱说!”曹三娘子轻拍了下曹四娘子,话没说完,自己先笑起来,“我也是,都看呆了。总听霍大娘子说,谢将军怎么好看的不象真人,我就是想不出,不象真人是什么样子,昨天总算知道了。”

“昨天谢将军走过去之后,钟家十二娘说,谢将军好看的,她都不害怕他了。”

曹四娘子一边说一边笑。

“我也是。六姐姐,谢将军真不会笑吗?她们说谢将军是什么监兵神君下凡,说监兵神君是杀神,都是不会笑的,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王舲哭笑不得,“什么监兵神君,这都瞎说到哪儿去了。”

“那你见谢将军笑过吗?”曹四娘子两只眼睛都睁大了,曹三娘子也微微欠身,屏气看着王舲。

李苒听的又是惊讶又是想笑。

唉,这份对美人儿的花痴,可真是穿越时间的永恒存在啊!

“我跟你们一样,也很少见到谢将军。

我们家,谢将军也极少去,偶尔去了,也是径直去找二哥。

笑是肯定笑过的,是人都会笑,对不对?咱们不说这个了,行不行?”王舲一脸无奈。

“好吧!”曹四娘子愉快的应了一声。

曹四娘子叮叮咚咚,语若连珠,说了好一会儿闲话,才和曹三娘子一起,往旁边和几个小姑娘玩投壶去了。

李苒眉梢微挑,看着慢慢呼出一口气的王舲。

王舲迎着李苒的目光,笑道:“我可不是个很随和的性子。往常,曹家这两位小娘子极少跟我说这么多话的,,刚才我有点儿紧张。”

“我还以为是她们说到了谢将军。”李苒微笑道。

“嗯……”王舲的话还没说出来,一眼瞄见有个小丫头冲着两人过来,忙示意李苒。

小丫头离李苒两三步,怯生生曲膝道:“四娘子,是三爷,在那儿,说请您过去一趟。”

李苒有几分意外,和王舲交待了句,跟着小丫头出来,转了两个弯,就看到李清宁站在座假山后,笑容满面的冲她招手。

“有什么事儿?”李苒紧走几步,微笑问道。

“我问过二嫂了,今儿你是个闲人,我也是,还有霍三,走,咱们溜出去看教坊演乐去。

我跟你说,就今天有空儿。明天起,我,还有霍三他们,就得跟着太子出城去京畿大营,再去看河看田里的苗情什么的,霍三算过了,今天要是不去,今年就没空带你看教坊演乐了。

咱们这就走?”李清宁愉快的一挥手。

“等等,”李苒迟疑起来。

这就走肯定不行,再怎么也得跟王舲交待一声,还有,她跟他们跑去看演乐,把王舲抛在这里?王舲刚刚说过,她也不是个随和的。

那,不去看演乐了?

李苒看着扬着眉,一脸不解的李清宁。

今天不去,不光他们没有空儿了,只怕她也没有空儿,这年酒,可是一直排到了初十过后,过了初十,教坊的演乐早结束了。

确实是就今天空闲。

要不……

“我正跟王家六娘子一起说话,能不能带上她一起去?”李苒看着李清宁问道。

不管是直觉还是理智的认知中,她都觉得王舲是个可以一起溜出去看演乐的人。

“对对对,她跟你最要好,你问问她,她要是去,那最好。”李清宁连连点头。

这个妹妹能有个伴儿,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儿。

“那你在这儿等我?要不我们直接去二门?”李苒笑问道。

“二门最好,这里人来人往的,不便当,我和霍三在二门外等你们。”

李清宁愉快的应了句,冲李苒挥了挥手,李苒转身往里,李清宁转身往外。

果然如李苒所料,王舲干脆愉快的答应了,招手叫过一直侍立在两人旁边的小丫头,低低交待道:“烦你跟你们二奶奶禀一声,就说我跟你们四娘子出去玩儿了,之后就直接回去,不再过来烦劳她,再烦她跟我二嫂说一声。”

小丫头忙曲膝答应。

两人出来,王舲一边走,一边和李苒笑道:“不瞒你说,教坊演乐我看过几回,可都是在他们支应差使的时候,全是四平八稳的那种,象棚这种演乐,还一次没看过呢,托你的福了。”

“有什么不一样吗?”

“肯定不一样啊,支应差使,演什么乐,怎么演,都在礼法之下,规矩极严,半丝错不得的。象棚演乐,可没什么规矩礼法,就是炫技。

能在教坊里领差使的,都是尖儿中的尖儿,有俸禄有职身的,照我二哥的话说,一身惊人的技艺,也就在过年这几天能当众炫一炫,你想想,得多热闹?”

王舲说的自己都有点儿兴奋起来。和李苒两人,加快脚步,往二门出去。

二门外,李清宁的小厮墨香站在门槛外,正伸长脖子往里张望,看到两人,忙躬身示意。

两人出门,霍三已经骑在了马上,正无聊的转着鞭子,李清宁站在辆大车旁,伸着脖子往门里看,见两人出来,忙欠身示意两人上车,自己转身上了马。

李苒和王舲上了车,往里瓦象棚过去。

车子停在象棚侧后一个小角门前,长随小厮围成外里两层挡着闲人,李苒和王舲下了车,霍文灿在最前,李清宁跟在最后,进了小角门。

“天字号雅间。”走到雅间门口,霍文灿一边掀起帘子让进李苒和王舲,一边带着几分得意笑道:“全是托了四娘子的金面。”

“咦,这话有意思了。”王舲笑接了句,进了雅间,先替李苒去了斗蓬。

“还真是四妹妹的金面。”李清宁最后进来,站住,从小厮手里接过茶,递给众人。

“这会儿象棚里的雅间有多难订,四娘子不知道,你还不知道?”

霍文灿冲王舲嘿了一声。

看样子,霍文灿,以及李清宁,都和王舲很熟悉。

“年前我让人过来订雅间,掌柜一句话没说,排了一堆人给我看。

没办法,我只好把四娘子这块金字招牌请出来,那掌柜二话没说,就把这天字号雅间留下了,这几天,天天都是先打发人去问过,说了不来,再把这雅间给别人。

唉呀,四娘子这金面,是真好使。”

霍文灿啧啧有声。

“照这么说,今儿得算是四娘子请客,我只记四娘子的人情了。”王舲听的笑起来。

李苒笑着抿着茶,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一边打量着四周。

“他们兄妹请客,反正今天是他们家的年酒。咱们俩是客。老三,今天不管从哪儿说,你都是东主,可得好好尽一尽这东主的本份。

先给我叫份煎白肠,就那家的……墨香知道。早上赶得急,没吃饱,四娘子要不要尝尝?好吃得很。六娘子呢?”

霍文灿不客气的点着李清宁指挥道。

李苒和王舲一起点头。

王舲一边点头一边笑道:“还有桃花鲊,莲子肉,水滑糍糕,椰子酒也要些。”

“对对对,干脆再去一趟樊楼,把铛头拿手的那几样下酒小菜提过来,你妹妹爱吃!”霍文灿愉快的拍着李清宁。

“行行行,这又不值什么,快去。”李清宁一边笑一边示意小厮墨香。

李清宁又在雅间后面那张长桌子上,挑挑拣拣拿了几碟子干鲜果子端过来,落了座,下面台上,已经响起了第一声鼓点儿。

李苒忙挪了挪坐好,专心看台上。

王舲也往前挪了挪,和李苒并排,看着台上。

象棚的舞台宽敞非常,艳红的舞者旋成了一片通红,占据了舞台。

“这是大曲部!你看那个……”

霍文灿往李苒旁边凑了凑,指着台上,刚开口要介绍,就被李苒摆手打断,“别说话!”

“你肯定不懂,我跟你说说……”

“这要什么懂不懂?好看就行了。”李苒再次不客气的打断了霍文灿的话。

霍文灿差点噎着了,王舲手按着额头,笑出了声。

“就是,好看就行了,别废话。”李清宁紧挨霍文灿坐着,一边笑一边用力拍他。

霍文灿正要驳回去,见李苒两只眼紧盯着台上,一只手不停的冲他摆着,示意他别说话,只好悻悻然哼了一声:一会儿再跟李三算账!

一曲终了,李苒长长吐了口气。

象王舲说的,这教坊演乐,真就是炫技大会,这炫技炫的,她都听晕看晕了,除了惊叹,就还是惊叹。

“光好看?没看懂?”霍文灿看着李苒长长吐了口气,又叹了口气,伸头看着她问道。

“懂什么?”李苒从王舲手里接过杯椰子酒,看着霍文灿,奇怪问道。

“刚才那支曲子,是什么曲子你知道吧?什么来历?他们演的好在哪里?那舞,哪儿好?那是什么舞?那把琵琶最见功底,你听出来没有?哪一段最见功底?中间那把二胡,听出门道没有?”

霍文灿一口气就是一串儿。

李苒斜着他,片刻,移开目光,和王舲笑道:“这椰子酒好喝。”

王舲噗一声,一边笑一边点头,“对对对,椰子酒好喝。”

“你看看,她什么都不懂!”霍文灿转向李清宁,一脸忿忿然。

“四妹妹不是说了,好看就行了,说的很对。演得好,好看!”李清宁端了碟子煎白肠,起身放到李苒和王舲面前,“趁热吃。”

“你们兄妹两个,真是焚琴煮鹤!”霍文灿拿起筷子,挟了一块煎白肠扔进嘴里,把一腔忿忿然化成了用力咀嚼。

接下来的演乐,一场比一场精彩,李苒看了个心满意足。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暖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暖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