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萱院里,陈老夫人的目光从垂手退出的秋月身上收回,看向张夫人。

“你看看,这叫什么事儿?”陈老夫人将手里的杯子重重拍到炕几上,“不过是病了一场,伤风发烧,那不是常事?

自己熬过来怎么了?咱们那时候,我那时候,你那时候,病过多少回?哪一回不是这么熬过来的?她这还有汤有水有人侍候着呢,想当年,咱们有什么?

我明天就去请见娘娘,得好好跟娘娘说说这事儿!这算什么?”

“那时候,我有阿娘,阿娘有我。”张夫人站起来,换了杯热茶,捧给陈老夫人,“这会儿毕竟不是咱们那时候了,咱们这是座侯府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陈老夫人一句话没说完,一声长叹。

“阿娘,算了。”张夫人坐回炕前扶手椅上,“我只是不想看到她,别的……哪一件事都怪不到她头上,她也是个可怜人不是?”

陈老夫人看着张夫人,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只是又一声长叹。

“曹家老太太说的那些话,都对,是那么个理儿,我也都知道,可我这脾气,阿娘知道我,死拧,阿娘从前常说我,钻到牛角尖里,就窝死在那里出不来了。

我没别的,就是不想看到她,别的……她也是个可怜人不是?”

张夫人声音低缓,抬头看向陈老夫人。

“往后,她的事,阿娘就交给老二媳妇吧,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计较这些,再怎么,我也是上了年纪,有儿有女的人了,不犯着难为一个孩子。

她是李家姑娘,长安侯府李家四娘子,这都对,是该这样。我不过就是不想看到她。”

“让她入族谱,这是太子的话,我……”陈老夫人欠身,伸手按在张夫人手上,眼泪下来了。

“阿娘,就是没有太子的话,她也姓李,也是您的孙女儿,是这长安侯府四娘子,我不计较这个,我就是,不大度,我不想看到她,别的,都没什么,阿娘,往后,咱们不提这个了。她那里有什么事,就让老二媳妇去张罗,阿娘要是有什么事儿,也只管吩咐老二媳妇。”

“好,好!”好一会儿,陈老夫人哽声答了句。

……………………

天色放亮,李苒一觉睡醒,躺平伸展了几下胳膊腿,刚要坐起来,就听到在外间当值的那个小云的声音。

“姑娘醒了?”

李苒坐起来,小云紧两步进屋,半跪在床前,给李苒穿上鞋子。

小云站起来,李苒翘起两只脚尖,动了动,站起来往净房进去。

要是她再多坐一会儿,沐盆漱口水什么的,大约又要跪着举到面前了。

这样的侍候之下长大,怪不得那些什么三代穿衣四代吃饭的资深贵族一旦落了魄,就是生不如死。

李苒洗漱出来,付嬷嬷已经垂手侍立在外间了,看到李苒,微微曲膝笑道:“小云说姑娘夜里睡得沉,只丑初前后醒了一会儿?”

最后一句醒了一会儿,尾音略略往上,似乎是疑问,又似乎是不确定。

“是醒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辰,小云有心了,嬷嬷费心了。”

李苒领会到了付嬷嬷那微微往上的尾声,回答了付嬷嬷的疑问。

“姑娘夸奖了。”

付嬷嬷很明显的舒了口气,笑容更浓,接着道:

“昨晚上,瞧着姑娘象是多吃了几口炝炒白菜,想着姑娘许是爱吃清爽些的。

今儿早上,我让厨房拌了香油芥菜丝,翡翠菜心,炒了芹菜羊肉丝。

昨儿晚上就让她们熬了清鸡汤,早上拿鸡汤熬了碗粥,又下了碗银丝面。

早上采买上买到些极新鲜的韭菜,就让她们又做了几只韭菜篓子,不知道姑娘爱吃什么,就多备了些。”

“嬷嬷费心了。”李苒的话顿了顿,后面一句不用这样费心,她能吃饱就行了,在嘴边犹豫了片刻,垂眼改口道:“嬷嬷不用太费心,不过一饱而已。”

“姑娘这话极是,这是姑娘高贵大度,可下人们,要是因为这个就懈怠了,那可就不应该了。”付嬷嬷微微欠身。

李苒微笑垂眼,没再答话。

她对她没有要求,这是她对自己的要求,精益求精者的动力,都是来源于内心,而不是外界的压力。

这顿早饭,李苒吃的比平时略慢。

一来时辰还早,二来,付嬷嬷既然花费了那么多心思,她总要好好品一品。

用猪八戒的方式吞食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手艺,那是对大厨的极大不尊重。

付嬷嬷站在旁边,仔细而又不易觉察的看着李苒吃这顿早饭。

这顿早饭和昨天的晚饭一样,都是和平时差不多的菜式,不过一个恰到好处,吃起来的差距,就离的太远了。

李苒吃的很愉快。

口腹之欲,果然是人的本能所在,一个吃字,给人带来了多少愉快啊。

吃了饭,李苒抿了杯茶,出了上房,往厢房去挑衣服。

她的衣服现在已经极多了,秋月和她说了一声,就把衣服一架子一架子的堆放进了东厢房。

反正她这间小正院,东西两边四间小厢房都是空着的。

付嬷嬷跟进厢房,看着在挂满新衣服的架子前翻翻看看的李苒,试探问道:“不知道姑娘今天要去哪儿随喜?”

“去醴泉观。”李苒的回答之爽快干脆,超出了付嬷嬷的预料。

“醴泉观在城外,旁边有座小山,这会儿山上肯定已经春色盎然,新春嫩绿,姑娘看这件可好?”

付嬷嬷上前,拎起件妃色底,绣了一大枝折枝桃花的斗蓬。

桃红柳绿是多么娇嫩。

李苒听着付嬷嬷的话,看着斗蓬,头一个想起的,就是桃红柳绿这个词。

“好。”李苒微笑,往后退了半步,让出整排的衣服,“烦劳嬷嬷了。”

付嬷嬷露出喜色,往前一步,又替李苒挑了短袄长裙,递给小丫头,再从旁边柜子上堆成了堆的香袋荷包丝绦等等中挑挑捡捡了几样。

回到上房,小丫头给李苒梳头,付嬷嬷又从李苒那几大箱子各色首饰中,挑了枝大红宝的步摇。

梳好头,付嬷嬷和两个丫头一起,亲手替李苒换上衣服,退后几步,仔细看了看,十分满意。

这位四娘子,好看也就罢了,这份举止、这份气度,实在难得。

昨天李苒和桃浓约了今天要去醴泉观看太学的学生会文,顺便赏春这事,周娥坐在旁边,当然是听的一清二楚,在李苒出来之前,周娥已经等在了上房廊下。

付嬷嬷先一步出来,打起帘子,周娥看着稍稍提着斗蓬,迈出门槛的李苒,眉梢微挑。

她今天这一身衣服,肯定是付嬷嬷挑的,若论挑衣服配颜色,这位姑娘那眼光,可实在一般得很,今天这一身搭配得很,是真好看,衣服好看,人更好看。

真是人是衣服马是鞍……嗯,对了,朱战那个新马鞍不错……

周娥愉快的从李苒想到新马鞍,不过这没耽误她和付嬷嬷欠身颔首致意顺便道别,转身跟在李苒身后,往二门过去。

付嬷嬷送到院门口,看着两人走远了,慢慢舒了口气。

这位姑娘不光不挑剔,还极能替别人着想,这是个极难侍候,也极好侍候的。

高贵之人,终归高贵。

付嬷嬷出了一会儿神,交待了跟出来的小云几句,下了台阶,去寻二奶奶曹氏了。

姑娘这间小院,得好好收拾收拾,还有这院里的丫头婆子,还是不够,她得再好好挑些人。

李苒刚迈出月洞门,二门管事雷嬷嬷急步迎上前陪笑道:“姑娘的车子已经备好了,车子是昨儿付嬷嬷看着挑的,说是先挑一辆用着,姑娘也知道,咱们府上好车子少。

车子里面的褥垫陈设,也是付嬷嬷看着布置的,刚刚付嬷嬷又让人送了些茶水点心,都放到车上了。”

李苒站住,微微侧头,一边凝神听着,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大车。

雷嬷嬷一边禀报,一边瞄着李苒,却没能从李苒脸上看出什么表情。

李苒听完,嗯了一声,看着大车没动。

这意思,是不是说,从今天起,她就是有车一族了?

周娥早已经站到了大车旁,迎着李苒的目光,手指往车上点了点,示意李苒上车。

李苒踩着脚踏,上了车,周娥跳到车前板上坐下,吩咐垂头赶过来的车夫,“去醴泉观。”

李苒半跪在车里,打量着车厢。

车里很宽敞,甚至比她从善县进京城时的那辆车还要宽敞些,也很暖和,李苒没看到炭盆,取暖的东西,李苒只在车前小桌上,看到扣在红铜底座上的一只小小的熏炉。

熏炉一边,放着红铜茶窠,另一边,放着一只长形的铜匣子。李苒欠身过去,掀开匣子,里面放着七八样点心。

熏炉茶窠和点心匣子在红铜底座上连成一体,紧扣在桌板上,从红铜底座到茶窠匣子,摸起来都是热热的。

李苒低头看向桌子下,伸手摸了摸,果然,桌子下面也很热,炭盆大约是放在车厢板下面了。

李苒脱了斗蓬,略折了折放好,倒了半杯茶捧着,在微微的晃动中,往后靠进松软的靠垫堆里,舒服的呼了口气。

这样的享受的日子,要是再能安安稳稳过上半年一年,她还能再从容忍受从前的艰难困顿么?

嗯,她又犯了悲观主义的错误了,人活着,要往宽处走往好处想,也许,以后她这日子,会越过越好,越过越精致呢?

眼下,且好好享受。

车子走的不快,不过醴泉观并不算太远,巳正过了没多大会儿,车子就停在醴泉观外。

李苒抱着斗蓬下了车,抖开斗蓬,一边披上,一边打量着四周。

桃浓从醴泉观门口急步迎上来,“我看这车上挂着长安侯府的徽记,就没敢想,真没想到是姑娘的车子。姑娘今天这衣服……是姑娘今天真好看。”

“我也有车了。”李苒听桃浓说车上挂着长安侯府徽记,她就没敢想,忍不住笑,指了指已经被车夫拉走的大车,“早上刚知道,要不然,昨天就约上您一起过来了。”

桃浓先哈哈笑起来,“姑娘这话……也有车了,哈哈哈哈,也是也是,也有车了,姑娘爽快。

就是昨天知道也不用,昨儿别了姑娘,我就先过来了,在那边桃花洞,和一个姐妹聚了一晚,喝了半夜的酒,姑娘听说过桃花洞吗?”

桃浓问着李苒,却从眼角瞄着周娥。

周娥背着手,仰头看着醴泉观后面那座已经碧翠起来的小山,仿佛没听到桃浓的话。

“没听说过,桃花洞,是瓦子之类的地方吗?”李苒看到了桃浓斜向周娥的目光,却没看周娥,只看着桃浓说话。

“也算是……还真不能算。”桃浓让着李苒往醴泉观进,一句话里多一半都是笑,“桃花洞从前是座女观,这个从前,很从前了,没有上百年,也有几十年吧。后来么,有人买了那个地方,开了座妓院,叫桃花洞。”

李苒呃了一声,跟着笑起来。

这名字可真好。

周娥回头,斜了眼笑的内容丰富的李苒,嘴角往下扯了扯。

光知道跟着傻笑,等她知道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只怕就笑不出来了。

桃浓瞄着周娥一路往下扯的嘴角,再顺着周娥的目光瞄向李苒,笑的更厉害了。

她也大略知道些这位姑娘以往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不过,凭着她那份从不出错的直觉,她几乎可以肯定,女人家该懂的,这位姑娘都懂。

这可真是位有意思极了,也可爱极了的尊贵小姑娘。

她很尊重她,不过,她更喜欢她,特别喜欢和她说话,虽然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可她和她说话,却能象和同龄人一样,敞开而坦然的说很多话。

她也喜欢看她笑,比如这会儿,看着她笑成这样,她真是觉得有意思极了。

她笑什么呢?笑桃花洞从前是座女观,还是笑桃花洞这个有意思的名字?

十有八九,是因为这个桃花洞吧。

当初,她也是笑了好久。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暖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暖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