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苒一觉醒来时,秋月和一众丫头已经回来了。

李苒打量着秋月:全须全尾,只是有些灰头土脸,垂着眼皮,显的很不高兴。

李苒没理会秋月的不高兴。

她没办法让她高兴,就象她没办法让那位老夫人和夫人满意一样。

毫无办法的事,她一向是不理会的。

丫头们回来,衣服也回来了。

李苒挑了件丝棉袄,一条厚毛裙穿了。

洗了脸出来,丫头给李苒梳头时,外面有婆子通禀了进来,先垂手禀报:“回姑娘,姑娘这屋里的暖炕,烟道还得查看一遍,二奶奶一早上就吩咐下来了,要是没什么事儿,午时前后,就能好了。”

“多谢。”李苒谢了,微微侧身,看着几个婆子抬了几个炭盆进来,又拎进来几盆烧的红旺的炭,放到暖笼里。

秋月将李苒昨天带回来的手炉里的残炭倒了,让婆子重新装了炭,送到李苒面前。

早饭送过来时,屋里已经暖和起来了。

李苒坐到餐桌前,看着明显不一样的早饭:羊肉包子,豆腐皮素包,碧粳粥,拌笋丁儿,酸白菜丝儿,韭菜炒鸡蛋。

“郭旺媳妇说,昨儿个姑娘歇得早,没来得及请姑娘示下,这早饭是照着夫人的早饭备的,姑娘中午晚上想吃什么,请姑娘示下。”秋月摆好早饭,退后两步,垂眼道。

“中午,把我买回来的那包酥鱼蒸热,童子鸡拆一拆,放些白菜什么的脍一碗,那几只麻酱烧饼放火上烤一烤,这些就够了。

晚上用那包五香羊肉做个羊肉锅子吧,要是有羊肚羊肺什么的,搭配些,羊杂要洗干净,让她再看着搭配些素菜。

还有,有新鲜的果子什么的,送些过来。”

李苒不客气的吩咐道。

秋月垂手应是,拿着李苒昨天买回来的那堆吃食,出门和送早饭的两个婆子传了话。

李苒这顿早饭吃的心情愉快。

事情果然和她预想的差不多,那位皇上,是很愿意她这个鲜活铒料出门走走的。

饭后,李苒抱着手炉,穿上那件丁香色素绸面银狐里斗蓬,吩咐秋月不用拿被子了,一路蹓跶到书楼,顺排拿了十来本书让秋月捧着,往翠微居回来。

现在的翠微居。暖洋洋相当舒适,当然要在翠微居看书了。

李苒回到翠微居,听小丫头禀报说看好烟道,已经烧上炕了,在屋里转了两圈。

炕在哪里呢?

李苒再转了一圈,福至心灵,伸手摸在榻上,果然,榻上已经有了丝丝暖意。

原来她认错了,这个能看到的四边框都是上好的木头的榻,其实是个舒服无比的大炕。

李苒刚刚愉快的坐到炕上,小丫头一路小跑进来禀报:二奶奶来了。

刚刚沏好杯茶、正端着送过来的秋月,连手里的茶都没来得及放下,掉头急迎出去。

李苒慢悠悠下了炕,拖上鞋迎到门口。

秋月从外面掀着帘子,满脸笑容的往里让二奶奶曹氏,“外头冷,二奶奶赶紧进屋。”

二奶奶曹氏跨过门槛,看着一身新衣,站在两三步外的李苒。

李苒带着丝微笑,侧身往里让,“二奶奶请炕上坐吧。”

“也没打声招呼就过来了,姑娘别见怪。”

说不清为什么,二奶奶曹氏对上李苒的目光,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这一句客气话儿脱口说出来,立刻就觉得不合适。

再怎么着,说起来也是一家人,不该说这样的话。

二奶奶曹氏这句不怎么合适的客气话儿听在李苒耳朵里,领会到了那份疏远,心里却没有任何波动和想法,这是句多好的实在话儿啊。

“二奶奶请坐。”李苒坐回自己的位置,往对面让二奶奶曹氏。

“二奶奶喝杯茶暖一暖。”

秋月掀帘子让进二奶奶曹氏,就急奔过去沏茶了,这会儿捧着杯茶,春风满面的递到曹氏面前。

“这是老夫人赏的龙凤团茶,我分了一点儿,一直没舍得喝,二奶奶尝尝我沏的好不好。”

二奶奶曹氏瞄了眼对面几上空空,手里也空空的李苒,笑道:“先请你们姑娘尝尝。”

秋月一个怔神,这才想起来,咦,刚才给姑娘沏的茶呢?哪儿去了?

“她很好。”迎上二奶奶曹氏的目光,李苒微笑道。

“咱们家立家晚,真正富贵起来,也就这十来年,老夫人、夫人又是极宽和的性子,府里的下人跟真正的世家大族,可是没法比了,一个个都粗直得很。”

二奶奶曹氏被李苒这一句她很好,说的一阵尴尬,急忙解释道。

说到最后一句,见李苒嘴角往上,挑出丝丝笑意,顿时醒悟过来,粗直这句,岂不是说秋月这样,是出自真心实意?

唉,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二奶奶曹氏一阵接一阵的懊恼,她怎么也这么不会说话了?

“二奶奶有什么事儿吗?”李苒没理会紫涨着脸的秋月,只看着曹氏微笑道。

“瞧姑娘这话说的,哪有什么事儿?姑娘回来这一两个月了,我天天忙着,一直不得空儿,今天总算有了些空儿,就过来跟姑娘说说话儿,哪有什么事儿?就是说说闲话罢了。”

二奶奶曹氏一通客气话儿说完,一颗心稍稍松缓了些。

这样的闲话儿说起来就好了,扯着扯着就能扯到正题了。

“我今天没空,二奶奶既然没事,就请回吧,以后你我都空了,再说闲话。”李苒微笑不变。

“嗯?”曹氏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片刻,反应过来,腾的涨红了脸。

这样被人当面往外赶的时候,从她记事儿以来,这是头一回。

李苒已经拿起了她的书。

“也不是没事儿。”二奶奶曹氏深吸了口气,这句话简直是咬牙切齿挤出来的。

“嗯,二奶奶请讲。”李苒将书放到炕几上。

“姑娘……”二奶奶曹氏刚开口就卡住了,她要说的话儿,旁敲侧击,话里有话,话赶话正好说到最合适,现在直接说出来,怎么说?

李苒端正坐着,看着二奶奶曹氏,作洗耳恭听状。

“这事儿,这个……”曹氏憋的脸都红了,猛一口气吐出来,“算了算了,姑娘这样的爽快人,我就实话直说,姑娘别介……姑娘这样的性子,自然是不介意的。

我这趟来,是领了老夫人和夫人的吩咐,跟姑娘说说……就是,姑娘从回来到现在,这幅样子,老夫人和夫人都生气得很,就是侯爷,也很不高兴。”

二奶奶曹氏一番话说出来,简直想拍自己几巴掌,她这话说的稀烂不说,这意思好象也不怎么对。

唉,秋月说的对,这位姑娘就是个怪物!

“老夫人,夫人,还有你们侯爷,大约从听到有个我那会儿起,就不高兴了。她们要我做什么?要我怎么样?”李苒淡定问道。

二奶奶曹氏呆看着李苒,片刻,移开目光。

“姑娘既然回到府里,该有的规矩总要有,象昨天出门,再怎么,也得跟老夫人、夫人禀告一声,您说是不是?”

“我要是禀告了,还能出得去吗?”李苒直视着曹氏问道。

曹氏噎住了。

“你们老夫人、夫人,还有你们侯爷,都不愿意我到这个府里,”李苒的话顿住,片刻,低低叹了口气,“应该是,你们老夫人、夫人,和你们侯爷,都希望这个世上没有我。

最好,我没生下来,没活下来。

我自己也是这么希望,希望自己没被生下来,没能活下来。

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是不是?”

二奶奶曹氏看着李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样的话,老夫人确实说过,侯爷也说过……

“到这个府里,也非我所愿。如果可以,我更愿意一个人,立个女户什么的。”李苒沉默片刻,“你们府上也不愿意接我过来,不过是不得不接,大家都是不得已,对不对?”

“姑娘这话……”二奶奶曹氏想挤出点笑,却没能挤出来。

这确实都是皇上的意旨,她们府上绝不敢违背的意旨。

“都是不得已,你们老夫人、夫人却把怨愤发泄到我身上,很不应该。”

“姑娘这话……总是长辈。”二奶奶曹氏后悔了。刚才老夫人让她过来一趟时,她应该找借口推掉的。

“我没有长辈,一个都没有,父慈子才孝呢,他们没把自己当长辈,我自然也不必当他们是长辈。”李苒声音轻缓。

“唉。”二奶奶曹氏一声叹气之后,倒豁开了,“姑娘就算替自己着想,姑娘想想,你总要嫁人吧?这可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事儿,就算为了这个,姑娘也不能往死地得罪老夫人和夫人不是?”

“第一,我嫁不嫁人,嫁给谁,只怕老夫人和夫人说了不算。

第二,你觉得我做到什么程度,能让老夫人和夫人满意?让她们在嫁人这件事上替我着想?”

曹氏瞪着李苒,接不出话。

她做到什么程度,老夫人和夫人都不会满意。

“要让老夫人和夫人满意,只有一个办法,我现在立刻就死了。

这死,最好别死在这府里,比如昨天出去的时候,找个地方一头碰死,就很不错。

死之前,最好再写点字儿,说老夫人和夫人,以及侯爷如何疼爱我远胜过她们所有的儿子女儿,如何对我恩重如山,侯爷是活着的圣人,老夫人和夫人是活着的圣女,还要写的情真意切,发自内心。”

李苒看着二奶奶曹氏,满脸讥笑。

“可是,我不想死。”

曹氏深吸了口气,站起来,径直走了。

李苒拿起书,往后靠舒服了,翻看起来。

章节目录

暖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暖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