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今天可曾见过,有什么人到林氏家中来?”

这会儿村里人也搞明白了,不是林阮和林寒惹上了官司,这是林阮家丢了东西,她跑县里告官去了。

村里人面面相觑。

他们林家村开村近百年历史,这还是头一回有人告官。

而且这林阮告的人,还是她的长辈。

不错,今天上午老王氏一行人的动静不小,村里不少人都看见了。那会儿他们也觉得老王氏做得有些过分了,这把人家东西都给搬走,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他们原本还在等着林阮去找族长里正帮忙,好去看热闹,没想到这林阮竟然不声不响的去了县衙。

这下林家的事情可就闹大了。

“今天上午,你们可有谁曾见过有什么可疑的人,在这附近活动?”

官差又问了一遍。

村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说话。

官差们办案经验丰富得很,这些村人的眼神明摆着,他们知道是谁干的,但是不好说。

毕竟林家村大多数的人都姓林,大家族都是这样,同气连枝,有啥事情,都是互相包庇。

虽然老王氏他们做的事情是不地道,可在村人的观念里,那是林家人,就算做错了事,自有祖宗家法在那儿摆着,哪能去告官呢。

这告官了,不是把家族的名声都给弄臭了么。

那以后不就得影响到子女的嫁娶呀。

所以,大家谁也不愿意吭声。

领头的官差姓李,人称李捕头,见这些人不吭声,便一通吓唬。

“你们之中要是有知情人,最好赶紧站出来,不然之后我们若是查明了真相,你们可就是犯了包庇罪!包庇罪等同于同犯,是要下大狱的,各位不要因为一时糊涂,把自己给牵扯进去。”

李捕头的话一出,那些村人顿时个个神色惊惶。

又不是他们干的,凭啥他们也得受牵连啊?

家族名誉是一回事,可这个人利益更重要。

顿时就有人绷不住,想把老王氏几人供出来。

正在这时,里正匆匆赶了过来。

“官爷,这件事情有误会。”

里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进了院子之后,气都顾不上喘,“官爷,我是林家村的里正,请各位且听我一言,这一切都是误会,林家没有遭贼。”

“没有遭贼?”李捕头看了那凌乱的院子一眼,“难道这是林氏自己伪造出来的吗?”

说着,又转头喝斥林阮一声,“你可知道,慌报案情是什么罪名?”

林阮上前一步,目光清明,朗声道:“官爷,我没有慌报案情,我家就是遭了强盗,我前些日子才收上来的苞米,并一用物件,尽数被盗,请官爷查明真相,替我追回财物。若我有半句假话,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李捕头转身看着里正,“林氏的话你可都听见了?现在你们各执一词,这个案子疑点颇多,你做为里正,需要协同我们,将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不得有半点隐瞒!”

里正无法,只得把真相说了出来。

“官爷,这件事情不是什么盗窃案,只是家务事。林氏阿阮的东西并不是被贼人所盗,而是……”

“到底是何人所为,请里正快些如实道来,不得隐瞒。”

里正咬咬牙,“是林氏的祖母王氏,带领林家的几个子孙搬走的。”

说完,里正头疼的看着林阮。

“你这孩子也是,家里出了事,为什么不去村里找我?你就不能先把事情搞清楚?明明小事一桩,你跑县里把官爷们大老远的请来,这不是给官爷们添麻烦么?真是胡闹!”

那几个官差一听东西是老王氏搬走的,顿时便不大想管这事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

家务事最是不好管,吃力不讨好。

于是捕头便道:“林氏,既然事情已经查明,你家的东西系你祖母所拿,那么这事便由你们自行协商解决。好了,哥儿几个,收。”

“官爷,你们便这么走了,那东西我若是拿不回来,我和我妹妹该如何生活?”

里正见林阮还要闹,便瞪了她一眼,“阿阮!有什么事,咱们自家人坐下来慢慢商议便是,不要耽误几位官爷的时间!他们可都有公务在身的人,哪有这么多时间来处理这点子小事。”

那几个官差也是同样的态度。

林阮见自己大老远的折腾一番,结果只得了这么个结果,顿时不由有些气闷。

可她也知道,这会儿她拦也拦不住这些官差,只能先忍下来,等回头自己再想办法收拾老王氏几人。

里正见她不作声了,悄悄松了口气:“官爷,我送送你们。”

官差们大摇大摆地便要离开。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问话:“案子都断好了?”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县令官服、四十多岁的男子站在院门外,身后跟着好几个衙役,和几个抬着轿子的轿夫。

官差和村民们赶紧呼啦啦跪了一地。

“见过大人。”

只有林阮和秀秀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带着两分茫然看着那县令。

捕头喝斥了一声:“大胆民女,见到县令还不赶紧下跪!”

林阮回过神来,低头撇了撇嘴,拉着秀秀跪下。

这万恶的旧社会!

县令一脚踩进院子,一副笑模样道:“大家都快起来,不必如此多礼。”

林阮也没有冒冒失失地自己站起来,而是等着里正和村人高呼一声:“谢大人。”之后,才跟着一道站了起来。

里正两腿发软,头顶冒汗,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堂堂县令,会到他们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村子来。

对了,刚才县令问的第一句话,似乎是关于林阮的这个案子。

里正一惊,难道县令是专门为了此事而来?

一起盗窃案而已,值得县令如此大动干戈?

难道这其中还牵扯了其他的什么事情?

里正越想越觉得惊疑,赶紧躬身上前,跪在县令跟前说道:“小人乃是林家村里正,不知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大人恕罪。”

县令姓秦,留着一对看起来就不像个好货的八字胡。

秦县令一脸假笑地扶起里正,“快快起来,不知者无罪。”

里正被县令亲手扶了,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不知大人光临林家村所为何事?”

章节目录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朵花儿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花儿开并收藏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