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和煦,春光无限好。

书房中,李渊将邸报递给李世民:“二郎,你看看。”

看完邸报的李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刘武周占据马邑郡,投靠了东突厥,自立为帝,称‘定杨天子’,改元天兴。

“朔方的梁师都刺杀郡丞唐宗,据郡而反,前不久已登基称帝,国号为梁,改元永隆。

“榆林郡爆发饥荒,郭子和纠集江湖豪杰攻击郡城,生擒了郡丞王才,以不恤百姓之罪将其斩首。随后开仓赈济百姓,自称永乐王,改元正平。

“这是今早收到的起义军情况,全国各地肯定还有其他的起义军。”

李世民合上邸报,他明白父亲的意思,隋朝江山越是飘摇破碎,他们越能占据正义的名分。

他随即向李渊禀报征兵的情况:“阿耶,我和长孙顺德、刘弘基现已征兵将近一万人,不知该如何安置,请阿耶示下。”

李渊眸中喜色更浓:“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招募这么多人,真是太好了。”

他想了想,继续说道:“呃,就先让赵文恪带着军队驻扎在兴国寺吧。”

李世民喃喃道:“兴国,兴国,这真是一个吉祥的名字。”

李渊听见,心中更为高兴。

“那我现在就去办。”

李世民走后,李渊心情大好,就想起了王庾,遂招来丁志,问道:“小庾儿的伤都好了吗?她最近都在忙什么呢?也不见来看看我。”

丁志恭敬回道:“小庾儿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她在阿郎给的训练场的一角弄了很多新鲜玩意,还称那块地方叫....

“哦,叫游乐场,对。”

“游乐场?”李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这就是她说的小孩子玩的东西?”

不过听这个名字,确实是用来玩的。

“走,看看去。”李渊抬脚迈过门槛,往训练场走去。

走了一会儿,丁志突然问道:“阿郎,为何不让小庾儿和府中小娘子序齿?依小庾儿的年龄,应该称七娘。”

李渊笑了笑,想起他要叫王庾“七娘”时的情景,王庾那嫌弃憎恶的表情真是太好笑了。

“阿郎?”

见李渊笑而不答,久久没有说话,丁志忍不住叫了一声。

“哦!”李渊回过神来,对他说:“小庾儿不愿意别人叫她‘七娘’,说是不好听。

“我看啊,她就是觉得出门去逛街,被叫‘七娘’的小娘子太多,显示不出她的与众不同来。”

“哈哈。”

说完李渊自己笑了,他觉得这就是王庾的小心思。

丁志了然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训练场。

训练场上多了很多他没见过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探究,李渊就被王庾的声音给吸引了。

王庾正小心翼翼地扶着长孙氏坐上秋千:“嫂嫂,你慢点。”

长孙氏有点好笑:“我又不是瓷娃娃,你这么小心干什么?不就坐个秋千吗?”

“这不是怕你摔着嘛。”王庾见长孙氏坐好了,一跃而上,与长孙氏并排坐在同一架秋千上。

这是她特意吩咐工匠做长一点,能容纳两个人坐。

王庾又招呼跟她一起上课的三位小娘子:“李六娘,裴九娘,胡十二娘,你们也坐啊。”

三位小娘子见长孙氏和王庾坐好了,连忙也坐上秋千,在仆人的推动下,摇摇晃晃,玩得不亦乐乎。

“哎,春花,再推高点。”王庾兴奋地喊道。

“好勒。”春花脆生生地应道。

淇水跟春花一起在推秋千,闻言便拉了拉秋千,让它慢下来,“不能太大力了,万一把娘子摔了怎么办?”

春花侧头看了一眼秋千和地面的高度,“就这么点高度,能摔坏人?我们小庾儿从树上摔下来都没事。”

淇水:“......”小庾儿和娘子能相提并论吗?

王庾挽着长孙氏的手臂,问她:“嫂嫂怕高吗?”

长孙氏摇了摇头:“不怕。”

“那嫂嫂开心吗?”王庾又问。

长孙氏扭头看着她,嘴角噙着慈爱的笑容:“开心。”

嫂嫂开心,她就开心。

王庾的嘴角裂到了后脑勺,大声喊道:“春花,再高点。”

“春花没有力气了,我来帮你推。”

“好呀。”

王庾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完了之后突然意识到这是李渊的声音,忙回头去看:“阿耶,你怎么来了?”

“阿翁。”

长孙氏很惊讶,连忙吩咐道:“快停下来。”

秋千停住,长孙氏跳了下来,又去抱王庾,然后两人给李渊行礼。

旁边的三位小娘子也从秋千上下来,给李渊行礼。

李渊笑着对她们说道:“好了,不必多礼,你们去玩吧,我就是来看看。”

三位小娘子站着没动,神情有点局促。

王庾轻轻地推她们:“好啦,你们继续荡秋千吧,不用管我阿耶。”

见李渊和蔼可亲地对她们点头,她们才放心大胆地继续玩。

李渊打量了一下,这四架秋千悬挂在训练场边缘的大树上,倒是能遮阳避雨,适合小娘子玩耍。

不过,那边还有两棵树,怎么就只做四架?

李渊问道:“怎么就只做四架秋千?你和长孙氏坐一架,太拥挤了。”

王庾很无语,他哪只眼睛看见她和长孙氏坐在一起拥挤了?明明两边还剩很大的空间好吧。

心中吐槽了一句,然后回答李渊的问题:“府中就只有五位姑娘,我做那么多干嘛?太浪费木材了。而且我就喜欢和嫂嫂一起坐,不觉得拥挤。”

春花想提醒王庾,长孙氏已经不算是姑娘家了,她已经成亲,是妇人了。

但瞥见长孙氏那张年轻貌美的脸,又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李渊见那架最长的秋千做得精致,便走过去,“这秋千看着不错,我来试试。”

王庾立刻跑过去,拽住了李渊的袖子,不让他坐:“阿耶,你一个大男人,坐什么秋千?不许坐。”

李渊挑眉,板下脸:“男人怎么了?谁规定男人不许坐秋千了?”

他小时候最爱荡秋千了,每次都叫仆人推到最高。

王庾皱起了眉头,显然没料到李渊一个大男人居然要坐秋千,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你太....壮了,我怕我的秋千承受不起。”

李渊:“......”

这小丫头,居然敢说他胖?

李渊忍不住低头扫视了一眼自己的腰身,不胖啊,这么英武不凡的身材,怎么能是壮呢?

王庾本来想说胖的,衡量了一下,就改为壮了,但显然李渊还是不高兴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秋千毁于一旦,王庾决定转移李渊的注意力。

于是,王庾改拽为牵,牵着李渊的大手往训练场内走去:“阿耶,秋千不好玩,我带你去看看好玩的....”

顶点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女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晢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晢晢并收藏大唐第一女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