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那天,人山人海。

哪怕已经说了分批,附近的人仍旧早早就赶了过来,大多人准备每批都参加,表示对福娘娘的支持和拥护。这大概就相当于后世的打榜声援了。

其实这边的人也是头一回种,为了避免给福娘娘丢面儿,早就暗搓搓的练了无数回。

于是等张白圭代表朝廷和福娘娘说完场面话,一人发了一个袋子,大家一动手,陈长青代表团就展现出了左右开弓的神手速。

大家你争我抢的,很快就收完了一亩地,一过秤,居然有五百多斤。

真的是出乎意料的高产了!

大家无不喜笑颜开。

来的都是会干活的老把式,很快就练熟了手,其实唐时玥一共也就种了堪堪二十亩地,不同的种法,试下来,亩产最低的三百来斤,最高的接近六百斤。

人多力量大,收完了接着脱籽,唐时玥的轧花机还没弄出来,这边就已经干完了。

除了要往宫里献的之外,各县商量着,各买了一些棉花和棉种,当然,大部分还是卖给了本县的人。

大概是因为干活累了,就觉得之后品尝的西瓜格外的香甜,西瓜种子也被各县你争我抢的买了不少。

然后张白圭写了折子,详细描述了这般盛况,献了棉花和棉种、西瓜种,也把过程中总结出来的,最高产的种植方式附上了。

这种场合,大家很多是冲着福娘娘来的,换句话说,全都是福娘娘的脑残粉儿……所以身为一个宠粉狂魔,唐时玥当然不能躲懒,大部分时间都在旁边。

这年头交通不便,来一趟并不容易,所以唐时玥叫人赶制了棉花和西瓜的种植方法,图文并茂的画了,印成小册子,各人都带了回去。

这边才刚一忙完,又要忙着精油坊的事情了。

毕竟鲜花这玩意儿是有花期的,再不赶紧弄,就要开败了。

于是明延帝发现,他一路回到长安城,那个口口声声说舍不得他,说每一天都会想他的小娘子,居然一封信也没给他写过!

这个口花花的小骗子!

明延帝直到被太子迎进宫,脸色都是沉沉的。

处理完了一应事务,他就往永和宫走,一进门,皇贵妃就迎了出来,遣退了诸人,屈膝跪下:“皇上。”

明延帝一愣,急把她扶了起来:“怎么?”

皇贵妃低声哽咽的道:“臣妾如今才知,那晏亭月……”

明延帝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你也知道了?”

他拉她起来:“朕也是刚刚知道,朕是在见到玥儿之后,才叫人去查的……”他把事情细细说了一遍,握住她手:“阿慧,朕能感觉得到,玥儿就是我们的月儿小公主!就是我们的小月饼!朕能感觉到!”

皇贵妃也不由下泪,窝进他怀里:“皇上说是,一定是的……臣妾能见见她么?”

明延帝顿时泄气:“她在秦州收棉花呢!还要弄什么精油!”

他有些气愤:“这小混蛋,嘴巴甜的很,放糖不要钱!哄的人高兴,但万不要叫她离了跟前儿,真是个搁下爪子就忘的!”

皇贵妃含泪微笑:“一定是个极聪明,极可爱的孩子。”

“那倒是。”明延帝道:“与你长的十分相似,性子也十分相似,聪明极了,就只一点,不耐烦做学问,是个懒的。”

皇贵妃轻笑:“你忘了当年月儿,教她叫阿娘阿耶,叫母妃父皇,她统不肯学的,抱在怀里就抓扣子钗儿,我耳铛都不敢戴的。皇上还说……这孩子长大了,必是个调皮捣蛋的。”

明延帝笑了出来,揽她在怀里:“你莫急,秦州那边的事情,离不得她,待她忙完,朕便召她过来。”

而此时,晏成渊也已经进了家门。

他先回了自家院子,孟夫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儿静静的。

两人原本是青梅竹马,感情极好,但自从晏亭月出了事,两人在晏良筹的事情上产生分歧,就再也没能回到从前,如今只勉强称得上相敬如宾罢了。

晏成渊把唐时玥送的盒子给了她:“阿敏,这是那个……”他停顿了一下,还是没敢说出心里的猜测:“那个伴驾的恩福郡夫人送的,据说是极好的。”

孟夫人接过来,点了点头。

晏成渊站在她面前,定定的站了许久,心里隐约盼望着,她开口问问他,圣上召他去做什么了。

毕竟他走的这么急,一看就有事。

却听孟夫人道:“皇贵妃发现晏亭月的事了。”

晏成渊吃了一惊:“什么?”

孟夫人续道:“她召我进宫,问我为何,我已经都跟她说了。”

晏成渊张了张嘴,半晌才道:“无事,皇上问我,我也说了,此事……虽然不可能轻轻放过,但也总不至于要我们的命。”

孟夫人微微冷笑,却毕竟也没再说出什么更伤人的话。

唐时玥这边是真的忙。

她天天泡在精油坊里。

毕竟这些人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完全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出现哪怕一丁点问题,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所以她必须手把手的教了,然后还要全天侯的蹲守。

再好闻的精油,这么杂七杂八的熏上一天,都熏的头昏脑涨。

结果好不容易把这一批玫瑰弄完,唐时玥回家直睡了一下午连着一晚上,早上才还没过辰时末(9点),就听甲和在外头跟微欣说话。

虽然她不想听,可是两人啾啾啾的老说不完,唐时玥烦的不行,掀开被子:“什么事啊!”

微欣进来,笑道:“主子,有个钟毓阁主人递了帖子,要来拜访。”

唐时玥的脑子还是糊的:“钟毓阁?听着这么熟呢?”她想了想才想起来,这不就是晏良筹和晏亭月之前住的地方么?

于是她脸就黑了:“什么人?干什么的?这地方跟那对白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微欣服侍她洗漱,一边笑着解释。

这个钟毓阁,跟晏家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钟毓这两个字,其实是一个女道士的道号,而钟毓的师父玉清散人,是老王妃幺子的寄名干娘。

老王妃的幺子,也就是晏成渊的三弟,从出生时身体就不太好。

时下大富大贵之家,对于宝贝的子孙,有时会在满月以后,送到道观或者寺庙,请和尚、道士取一个道名或法名,用这种方式与神佛扯上一点关系,以求长命。

唐时玥心说这个我懂啊,贾宝玉当年不就有个寄名干娘马道婆么?

她问:“那这个三弟现在怎么样了?”

“晏三爷早就去世了,玉清散人也去世了,只留下了这个钟毓。据说这个人琴棋书画皆通,是个才女。”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唐时玥道:“她来拜访我干什么?”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农家小福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