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妃娘娘有喜啦。”

这句话在平静的宫廷中激起怎样的千层浪,不用想也知道,何况德妃的身孕竟然比皇后还要早一个多月。

都说德妃与皇后交好,这样看来,德妃隐忍着不发,原来竟是忌惮皇后的缘故啊。

还以为那两人情同姐妹,说到底皇后还提携过德妃呢!

如此将皇后妖魔化的言论又在后宫中喧嚣尘上,林蓁闻后也只是笑笑。

“主子,德妃怀了身孕,您不赏赐些东西说不过去啊。”

苏姑姑在殿内打点着林蓁的书籍,也是闲话家常了一句。

“德妃出身世家,什么东西也不缺,赏赐什么才好?”林蓁噗嗤一笑,故作苦恼的模样。

“主子,您是后宫之主,可不得躲懒。”苏姑姑揣摩着林蓁心中是有些不快的,难怪德妃这么久不来乾清宫,还不是像旁人一样防着主子。

谁知竟然主子也怀了身孕,这骑虎难下,满三个月了才放出口风来,看来胎儿稳固了。

可谓人心不可测啊。

“记得让太医一起去,未免日后有什么龃龉,也掰扯不清。”林蓁又将腌渍的梅子咬了一口,不够酸。

“是,主子。”

苏姑姑便动手挑选礼物。

主仆正说着话,就听的外面的宫女通报德妃来了,二人相视一笑。

可见背后说不得人。

“臣妾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一入门,德妃就行了大礼。

林蓁柔声道,“妹妹快起,你怀有身孕不便,还行这些虚礼做甚。快,赐座。”

“臣妾有罪,怀了身孕并未立即上禀娘娘。”德妃这才由着桂姑姑搀扶着起身,缓缓落座,面色圆润不少,因只有三个月,宫装宽大,到看不出小腹隆起。

“妹妹这是小心为上,为保龙裔安康,何罪之有啊。”林蓁倒意外德妃的坦诚,避了自己这么久,今儿能来乾清宫,可见是周全了。

“娘娘勿要多心,臣妾也听闻了这宫中的流言,简直荒诞不羁,臣妾隐瞒是真,可不是防着娘娘的。”德妃长吁一口气,“不怕娘娘笑话,臣妾这一胎无论男女,臣妾都欢喜的很,臣妾真心喜爱,所以格外小心。”

说罢,手掌攀附上了小腹,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本宫明白,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林蓁点了点头,稚子无辜,哪个做娘的就想成日的算计,这句是德妃的实话。

“多谢娘娘体恤。”

德妃柳叶眉一松,整个人很是温柔,后宫的美人众人,她却独有一份恬静。

“臣妾听闻国舅的事,也不怕娘娘责怪,做主让家里人跑了一趟。”

德妃气度从容,不急不缓道。

“陛下不喜啊……”林蓁面露难色,神色也黯然了几分。

“都是臣妾私自做主的事,与娘娘无关,臣妾自会到陛下跟前请罪,只是听闻国舅是错手伤了人,此事并非不可转圜。”

德妃又娓娓道来。

“可是杀人偿命,自古不变的道理。”林蓁支吾着下巴,多有些苦恼。

“臣妾的父亲已经联合朝中大臣为国舅求情,有心杀人与无心杀人还是不同的。”

林蓁眼皮微跳,无声息的笑了,“妹妹这般倒让本宫无所适从,弄的好了就是姐妹情深,可弄不好了就是摆弄朝臣啊……”

德妃脸色一僵,顿时有些尴尬,起身一拜,“臣妾的疏忽,还忘娘娘恕罪,臣妾只是想帮上一些微薄之力,不成想竟害了娘娘,臣妾这就倒陛下跟前请罪去!”

“妹妹还怀着身孕,不必如此奔波,本宫谢谢妹妹的好意了。”林蓁盈盈一笑,并未有丝毫责怪之意,只吩咐她起身,“只是哥哥一事自然有国家的法度,你我妇人就安心养胎罢。”

“臣妾遵旨。”

德妃垂眸应道。

待德妃出了乾清宫,林蓁面色沉沉。

“主子可是生气了?”苏姑姑听的也觉得不好,德妃素来不是这么莽撞的性子,若是真要害主子,又何苦来此一说,背地里做了就是。

“不是。”

林蓁摇了摇头。

“德妃这样做是为何?她难道不知她无论如何去陛下跟前请罪,陛下都会以为是娘娘授意的。”苏姑姑又为林蓁斟了一壶茶,道。

“她怎会不知。”林蓁心里不痛快,面上却未泄露分毫,只道,“如此这个时机,她若不可趁,还待何时?”

“娘娘的意思是……”

“她若要帮就让她帮,本宫就承了她的意罢。只是她怕错看陛下了啊……”半晌,林蓁才幽幽道。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目录

锦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漫漫青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漫青萝并收藏锦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