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怡宁瞧着自己面前儿子一脸怨气,啧啧出声:“怎么,才成亲多久?就有了媳妇忘了娘了?”

“再说,我这不是为了考验考验她?还不是为了你好?”

“她前头表现尚佳,就看她这最后面对馨儿这关能不能成了,再说,她入了你府中,日后你若是成了皇帝,以后她不可就是皇后了,到时候要面对的魑魅魍魉多的是,阴谋算计数都不数不清,我这点算什么?”

万怡宁一次性说了许多,陆清泽连连摆手:“母后,你看你,又说这些,现在二哥好歹还是太子,你一国之后这样言语若是被传出去,可不就会说我觊觎皇位吗?好歹也是一国之母,说话太口无遮拦了。”

“你父皇本就看重你,太子心狠手辣做事有些方面还是有些不着调,若是日后好好担任尽其本分还尚可,若是依旧为非作歹,这太子之位拉他下马又何妨?”

万怡宁倒是无所谓,索性这凤凝宫内全是她的人,也无别宫妃子皇子插得眼线,她乐意说什么就说什么。

这话,就是放在皇上面前,她也一样敢说。

陆清泽倒是对这皇位没那么多重视,“不当皇帝多好,你看父皇,日日忙于朝政,后宫妃子众多,朝上之事都忙不过来,还要应付后宫女子的算计争宠,这样多累,二哥若是能胜任,那便是极好,若不能,让给言绍也无妨。”

他自小在皇宫长大,自小尔虞我诈盛行,多少女子死于后宫争宠的算计?每年又有多少妙龄女子送入后宫,从此整日面对的只有无尽争宠,空虚,与遥不见底的高墙。

“罢了罢了,你父皇当日也是不钟意皇位,可不照样坐了,有些责任是你身为皇子无法避免的。”万怡宁摆摆手,也想起了从前。

她十四岁及笄便嫁与当时还是安亲王的陆齐治为正妃,她们也过了三四年神仙眷侣般的日子,当时安亲王府中,也尚只有她一名正妃,当时他们恩爱得紧,然之后朝堂局势大变,太子勾结当时镇国大将军与临边小国,企图谋反逼宫,是当时身为安亲王的陆齐治集结军队,救驾及时,一举拿下逆臣贼子,此后便被封为新任太子。

他本不愿,然皇命难违,适逢当时又无比陆齐治更合适的皇子,又过三年,皇上退位为太上皇,他便成了新任天子,在位期间,他兢兢业业,重贤轻奸,严厉打击,朝堂一片安宁。

然为了稳定朝政,他不得不娶其中大臣女儿为妃,后宫不断壮大,好些人她只是匆匆见了一眼,便再没有出头机会。她与他也探讨过是否可将些许妃子送出宫去重新生活,但一一询问,皆立即摇头,皆愿在这冷清后宫中守的青丝白发,容颜枯骨。

这是后宫女子的悲哀,一生被这高耸望不见底的宫墙所束缚,最终葬送在这金碧辉煌的坟场之中。

她摇摇头,突然对陆清泽说的话语很是认同,确实那些女子挺可怜的。

于是乎,她摆摆手:“罢了罢了,去寻你那王妃去吧,馨儿那跋扈的性子,我还真担心她搞不定。”

其实她也只是找个借口支走陆清泽罢了。

陆清泽一愣,季倾安会搞不定?可能性很小吧!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微微作揖:“儿臣告退。”

陆清泽离开凤凝宫时,距离季倾安追寻尹馨已然过去了一刻钟。

这日宫中侍卫是皆见识了此场景,安泰公主捂脸哭泣奔跑,后头是云清王的新王妃在后头跟索命恶鬼一样的作死的追。

“不,应该不是索命恶鬼,哪有恶鬼长这么好看?”

一看戏的侍卫听着身边同伴的言论,忙摇摇头。

“安泰公主不会又是往太后娘娘那儿跑吧?”

这侍卫话一出,众侍卫皆点点头:“非常可能。”

这当今太后娘娘,格外疼爱她这外孙女,虽然安泰公主性子跋扈,但在太后面前确是乖巧得很,完全收起了她那气焰,小小年纪又会讨得太后娘娘欢心,被重视得紧。

这宫里啊,除了安翎公主,便再没人敢开罪安泰公主了,只是这安翎公主作为皇后嫡出,却是和自己这表姐姐关系不热乎,这二人一见面,就要吵的不可交,着实可怕的很,于是乎,宫内众人尽量减少二人会晤。

眼瞧着安泰公主尹馨与云清王妃季倾安跑的没人影儿之时,云清王殿下从天而降。

不,是闪亮登场。

只见他随风衣袂翻飞,紫衣烈烈,身子颀长笔挺,仿佛随风而来,他站定,只轻瞟了一眼,便只听他开口道:“可见着安泰公主与我王妃是去了太后娘娘那儿?”

一开口,便是无尽冷意,那一双眼眸如猎鹰般锐利。

侍卫随即点点头,回:“回殿下,是的,安泰公主与云清王妃着实去去了那太后娘娘寝宫方向。”

陆清泽轻“嗯”了一声,便踏着轻功往太后娘娘寝宫和宁宫前去。

看的后头的侍卫一阵讶异,却无人敢说。

陆清泽速度极快,然到那和宁宫时,却发觉,二人压根没来这儿。

他一阵奇怪,按理说安泰那丫头,若是受了委屈,必是要来皇祖母这来哭诉哭诉,结果肯定会得偿所愿,就算不能得偿所愿,也能为她出口子恶气。

然今日这就奇了个怪了,这丫头居然没来皇祖母这,来诉苦,这简直太反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一直信奉这个道理。

得知安泰公主尹馨与季倾安没有去往和宁宫时,陆清泽便没有进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也不是他不孝,只是一进去,太后娘娘肯定会拉着他把手话家常,这要是没三两个时辰,他是出不了和宁宫的。

若是平日里还好,他没什么大事,去太后娘娘老人家那走一趟也不打紧。

可今日这安泰公主与他那王妃都不见了人影,这就不可以了。

两个都是不省心的主儿,也不知道季倾安那傻丫头能不能更胜一筹?

正在思考间,一丫鬟走了过来,朝他行礼,他看出了这是安泰公主尹馨身边的丫鬟,行礼之后,只听那丫鬟说:“殿下,奴婢是安泰公主的贴身侍女,公主要奴婢过来告诉你,她与云清王妃正在安泰公主府里头话家常呢?”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