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三人磕头戛然而止,皆愣在原地。

只听季倾安清冷的话语传来:“尔等三人,皆跪于这宫门口,连跪三时辰,兵部侍郎夫人请三日内凑齐五百万银票送于云清王府内,而我亲爱的母亲,你则是回相府为我修葺后院,全部翻新,我需要我的后院体现嫡女风范,还要为我置办一花园,等我闲来无聊时,回去住上一住。”

“听到没有?此事可能办好?”王公公眉毛一扬,语气中的拒绝不容置疑。

三人齐齐磕头,“臣妇听命,谢王妃恩典。”

钱财乃身外之物,如今能留下一命,已是不易。

处于畏惧状态的张新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接了比大单子。

季倾安话放完,便不再多留,向王公公道谢之后,便说:“让皇后娘娘久等了,王公公,影儿姑姑,我们走吧。”

于是乎,这场清晨宫门口闹剧,终于在二人马车启程中得以谢幕。

季倾安这次在宫门口耽搁了许久,皇上皇后两夫妻等的急得很,好不容易等到季倾安到皇后寝宫凤凝宫时,已然接近正午。

进入凤凝宫后,一听下人通报,万怡宁便急急的迎了上来:“你这孩子,真是让本宫好等,是遇上什么事被绊住脚了?”

季倾安忙行礼,“臣妾参见父皇母后,愿父皇母后洪福齐天容颜永驻。”

万怡宁连忙将季倾安拉起,“免了免了,都是一家子人,没这么多讲究。”

季倾安初站起,又听万怡宁道:“赐座赐座。”

这次,热情得很,热情到季倾安神情有些呆滞,她有些害怕。

季倾安得眼神带着探讨,却又是在不经意间观摩,毕竟是当朝皇后,她哪敢随意用审视的神情去探讨?

明明前两日刚见面,可这两日,这皇后态度可谓是变了个天翻地覆。

万怡宁似乎感受到季倾安的不对,于是连连笑着:“前几日是本宫不好,泽儿是本宫嫡子,自然看得重了些,本宫想看一下你的能力,所以才做了那些错事,倾儿,你不要和母后计较。”

季倾安了然,面色也缓和不少,笑容也趋于真实起来:“无妨无妨,母后,臣妾理解。”

哪家母亲不重视自己儿子的婚姻,更何况她臭名远扬在外,万怡宁担心也是情有可原,况且,她也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她回握住万怡宁的手:“母后,我知道你是为了王爷着想,臣妾都理解的。”

万怡宁闻之大喜,随即衣袖一翻,便吩咐道:“叫御膳房准备些小零嘴儿来。”

说完,一丫鬟闻言离开。

处于一边的王公公,这时方才开始言语简洁的介绍了他们耽搁的缘由。

万怡宁闻之色变,气不打一处来,皇上更是当即大手一挥,令人着工匠紧急特制属于云清王府的腰牌来。

一系列问题解决之后,季倾安忙安慰着,万怡宁气也消了不少,这才没有再计较张新春与孟子欣的以下犯上之事。

得知二人还在宫门口跪着,她高兴的紧:“跪的好,贵的好哇。”

季倾安对于这万怡宁印象又好了许多。

万怡宁朝着影儿勾勾手,影儿闻言点点头,离开。

再次回来时,影儿手中捧着一直红檀木圆盒,送至季倾安面前。

季倾安偏过脸,看向万怡宁,正瞧见她带着期待的神情,示意她打开看看。

她见状点点头,方才伸手打开。

只见里头摆着一只红的滴血的红镯子,那颜色晶莹剔透,仿佛还在透着光,季倾安这个外行人看着都觉得格外值钱。

她带着讶异再次看向万怡宁:“母后,这……”

“喜欢吗?”万怡宁说话间绣眉上挑,格外好看。

季倾安点点头:“喜欢……只是……”只是太贵重了。

她制作的那个牙刷牙膏,都不及这只镯子的零星半点儿。

“喜欢那就收着。”万怡宁一句话,毫不犹豫的打回了她的拒绝:“这可是太后当初传给本宫的,全京城都找不到一只类似的,更别提一样的了,今日,本宫就把它传给你。”

这只镯子,代表皇朝对儿媳的认同,这是一种身份尊显的象征。

万怡宁说的这句话,便是代表皇朝对她的认同,也是让她的一种心安,不论日后陆清泽宫中出现多少人,她都会是王妃。

季倾安感动的紧,“谢母后。”

“谢什么,快戴上试试。”万怡宁说话间,已然伸手把镯子拿了出来,给季倾安亲自戴上。

季倾安肤色白皙,手腕纤细,骨骼分明,这艳红的镯子一戴上她的手腕,愈发衬得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万怡宁很是满意,啧啧出声:“你戴上这个镯子就是好看,一直带着吧!”

季倾安缓缓取下,小心的放置于红檀木方盒里头:“这镯子太稀有了,我要重要场合戴,其他时间我就光看着。”

这话一出,引得皇后与皇上连连失笑,万怡宁更是笑的合不拢嘴:“你这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坏?”

“不不不,我就是舍不得戴,太喜欢了。”季倾安连连惊呼。

万怡宁与陆齐治再次失笑。

惊呼完之后,季倾安突然想起牙刷还没拿出来,忙吩咐着小玢:“小玢,快把我制作的漱口装备拿出来。”

小玢边拿出示范,边开始解释着:“这个是王妃发明制作的,这个王妃取名叫牙刷,这个王妃取名要牙膏皇后娘娘,皇上,奴婢来示范怎么使用……”

一顿示范性堪称完美之事,终于被小玢操作完,看的二人连连惊呼,只夸好东西。

季倾安又送了一副给王公公,以及影儿姑姑,二人也是高兴的紧,毕竟这可是稀罕货。

等到东西送完,小零嘴吃完,万怡宁终于谈到了今日叫季倾安来的重要之事了。

“倾儿,你可知本宫今日为何要唤你入宫来?”万怡宁敛去笑意,又端起了皇后的架子,终于点进正题了。

季倾安摇摇头,“臣妾愚钝,不知。”会是因为陆清泽的事吗?这个想法一出,她便很快否决。

只见万怡宁突然低下头,凑近她耳边问了句:“本宫只想叫你进来问一下,你和泽儿同房了没?”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