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季乐思突然抬起头,冲着老夫人甜甜的笑,那一双眸子中盛满了羡慕:“是啊,姐姐可厉害了,昨日那映客楼举办茶会,拿了第一名呢!思儿好生羡慕姐姐,姐姐昨日茶会都不用顶着丞相府名头,直接顶着云清王妃的名头呢!当时在场的才子佳人全是艳羡的眼光。”

说话间,姑娘家的艳羡表现得淋漓尽致,她却趁着老夫人瞧不见时,狠狠白了季倾安一眼。

那小模样仿佛再说,和我斗?你还年轻着呢!

季倾安与之对视一眼,便很快移开,小把戏而已,没意思。

“噢?怎么会有这等事?倾儿,你这件事真的太没规矩了,虽说你是相府嫡女,但是还没嫁过去怎么能打着云清王的名头?这让外人怎么看我们丞相府啊?”

一旁一直处于安静状态的张新春突然紧蹙着眉着,一下子猝不及防便给季倾安扣了一个屎盆子。

季河君更是闻之怒斥,暴跳如雷:“你这逆子,越发没规没矩,是觉得丞相府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吗?那你直接滚出府去啊!”

说话间,唾沫横飞,季倾安无奈的抹了把脸。

真是嫌弃,都是唾沫星子。

再抬头间,季倾安桃花眼眸莹莹充泪,她小心的瞧了老夫人一眼,却在目光触及时又飞快的躲开。

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在老夫人看来,就是一副受尽了委屈,又不敢辩解的模样,心一下子就软了。

“你这么大声干嘛?倾儿还是个孩子,凶孩子有什么本事,亏你还为人父,她还多小,还要她滚出府,你是想老身也是这样对你吗?”老夫人横眉竖眼怒斥着。

季倾安小心翼翼的扯了扯老夫人衣袖,压低声音说着:“祖母祖母,不要骂父亲,是倾儿不好。”

说话间,就是两滴泪落下来,那模样别瞧有多叫人心疼了。

老夫人心一软,多好的孩子,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嫡女,现在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父亲凶她还替父亲说话。

她眼睛一眯,将视线对上季倾安,起初季倾安还在躲闪,而后便慢慢对上了。

“你告诉祖母,怎么回事?你不像个会不顾忌丞相府的人儿。”

闻言,季倾安一惊,小脑袋垂得更低了。

“没……没有的事儿,是倾儿……是倾儿不好。”说话声音结巴中还压的越发的低。

一看就是有鬼的模样,尤其说话间,还瞧了瞧季乐思,季乐思直接瞪回去:“瞧着我做什么?”

季倾安瑟瑟发抖起来,连连摆手,面色煞白:“不敢了不敢了,妹妹不要瞪我。”

季乐思瞧着季倾安害怕自己的样子瞬间无语,之前不是嚣张的很嘛?怎么现在也这么心机了?

她正想说什么,却被老夫人一句话打断:“瞧瞧你现在哪有个嫡女风范?太小家子气了,你母亲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祖母……”季倾安抬起头来,有些诚惶诚恐:“我……我……”

老夫人伸手就是在她脑门上一弹,“怕什么,祖母在这,你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了!害怕什么?”

季倾安眼眸中适时闪现一丝光亮来,眼眸中再次积满了泪珠,那是一种期盼,是原主对亲情的期盼。

季倾安也不知道为何,她本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是每次设身处地时,心里总是会有点说不出的难受,有时眼泪掉落也不自知。

些许是原主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吧?在记忆中,原主总是诚惶诚恐,别人稍微对她好点就恨不得十倍奉还。

可是她期待太难成功,丞相府太多魑魅魍魉。

“说吧,告诉祖母,为何不报丞相府的名头?”老夫人弯下身子,与季倾安平视,语气温柔的让季倾安想到了她现代奶奶,都是一样慈爱啊。

季乐思见状,忙拦住:“祖母祖母。”

老夫人充耳不闻,只慈祥的凝视。

她这才装作鼓足勇气的抬起头:“出门时,妹妹说我会丢了丞相府的颜面,令我不许顶着丞相府头衔,后来爹爹也说,我会被丞相府蒙羞,于是……”

此言一出,众人了然。

“胡闹!”老夫人回头,扫视着季乐思季河君。

“逆子,你在乱说些什么?”季河君指着季倾安鼻子大骂。

季倾安再度一哆嗦:“祖母,祖母,倾儿方才……方才在说笑呢!”

说完,她勾起一个笑容,然而眼中热泪未消,再如何笑的甜美也只宛若强颜欢笑罢了。

“逆子,你才是逆子!一把年纪了,还欺负小姑娘。”

一顿训斥之后,季河君被怼的无话可说了。

老夫人又瞧了瞧被吓坏的季倾安,只有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罢了罢了。”老夫人仰天长叹。

相府嫡女养成了庶女状,丞相与女儿不亲近还疏离,这是相府的悲哀。

一段小插曲过后,众人回到了大厅,大圆桌上摆满了各色佳肴,只是这丞相府气氛相比先前,已然显得冷寂。

季倾安因为老夫人的缘故,“有幸”能与季河君张新春等人同席就餐,这可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她准备大口朵颐,不然对不起这难得来的美食。

但是吃了几口发现真是不对胃口,难吃得紧,没有徐嬷嬷手艺好。

于是浅尝辄止之后,便停了下来。

老夫人吃的也是兴致阑珊,她没有想到刚一回来,就看到丞相府这出大戏。

她看着季倾安怯生生的模样,心里还有些难受的,但是心里越发对季倾安这个嫡女愧疚起来。

午餐之后,季倾安便溜到了老夫人院子里,陪着老夫人说话。

而另一边,皇宫内热闹得紧。

皇后凤凝宫内皇后娘娘万怡宁,四皇子陆清泽,六皇子陆言邵,淑妃娘娘齐聚一堂。

大厅内摆了一个青花海水纹双耳三足炉,火炉内炭火通红,热气四散。

四人围坐一团,旁边摆了几张小茶几,茶几上摆了瓜子花生,和几盘各样的小点心。

“四哥啊四哥,可以啊你,居然趁着茶会幽会美娇娘,你也忒不够意思了,都不带上我。”陆言邵郁闷得紧,本来茶会他也是要去参加的,就是他母妃淑妃娘娘萧亦如当时留着他背兵法,背不完不许走。

这好不容易背完了吧,又差遣他去给母后送新制作的桂花糕,这边尽情展示二人姐妹情深就算了,还要给他秀秀个没完,真是是够了。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