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万怡宁的眼神示意下,原本立于季卿身边的丫鬟,点头转身离去,前两关季卿安的表现让她尤为满意,方馨倒是生了个好女儿。

“平身吧,赐座。”这时,陆清泽方才搀扶着季卿起身坐下,在这古代位置尊卑倒是格外明显,好在季卿安受过训练,自然能够不在话下。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皇后的尊贵身份和婆婆的身份摆在那儿,使得季卿安怎么也无法完全放松戒备,这或许便是古代女子的可悲。

不多时,只约半刻,先前那个离开的丫鬟再度回归,只是这时,一个身着公主粉色琉璃裳的女子飞奔而进,一举一动间充斥了冒冒失失:“姨母,姨母。”

然又可充分体现此公主所受的重视。

丫鬟们纷纷行礼,万怡宁等的便是这时,她连连温声询问:“馨儿怎么了?怎么如此这般冒冒失失,一点都不符合公主这身份。”

尹馨,本是皇后万怡宁哥哥万逸品的侄女,因万逸品远征沙场,尹馨便自小跟随万怡宁,由万怡宁抚养长大,和陆清泽自小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对于自己这个侄女的小心思,万怡宁自是清楚得很。

不过倘若要令她作陆清泽正室,那确实万万不能的,尹馨过于张扬跋扈,虽是如此,心思却是单纯得很。

再加上万氏一族,大多居于高位,再加上她哥哥万逸品手握朝廷重兵,本就引起了许多人怨声载道,倘若再令尹馨成为王妃,更是无法想象大臣私下的议论纷纷。

因此虽有如此想法,她却不能同意。

她儿子的王妃,自然是一般人不能担任的。

自这位叫馨儿进来之后,季卿安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遭的一举一动,女子长相属于甜美风,妆容打扮更是可爱至极,眼神澄澈,即便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敌意,但是明显就看得出来,此女子,对陆清泽有倾慕之情。

如此这般,倒是有趣了。

她瞥了瞥身旁站立的陆清泽,不住地上下打量,就是这张俊脸,平白引了许多桃花和爱慕。

她偏生还要去替他挡,真是劳神费心。

尹馨一踏进大殿,对万怡宁与陆清泽打过招呼行过礼之后,便站到了季卿安的面前,眼神不断地上下打量着季卿安,眸子中充斥着敌意:“你就是丞相嫡女季卿安?你妄想抢走我四哥哥。”

仿佛,要将季卿安看穿,季卿对于她不断发射的敌意倒也是不在意,只是默默地接着,面上倒是没有太大的浮动。

而对于尹馨的话语,季卿安更是几分想笑,进宫之前,小玢就对她解析过皇宫人脉网,由着这万怡宁对于这女子的态度,她推测此女子便是万怡宁的养公主——尹馨。

“相必你便是安泰公主尹馨吧,公主所言不错,本宫正是丞相嫡女季卿安,只是抢没抢不是我说了算。”

一句话,便硝烟弥漫。

季倾安本就七窍玲珑心,她看出这公主虽地位崇高,可对于陆清泽确实可望不可即的,换句话说,是她的姑母,当今的皇后娘娘,看不上。

那么皇后此举是所为何事?她眼眸暗了暗。

“馨儿不得无礼,她是你四皇嫂。”这时,万怡宁方才悠悠的开口,一开口便将战争推入最高潮。

“姨母,你不是说过,待馨儿长大,便将馨儿许配给四哥哥的吗?怎能如此变卦。”尹馨嘟起嘴吧,倒是有几分可爱,只是语气中布满了不甘。

与此同时,一直在边上默默无闻保持沉默的陆清泽终于开口了:“孩提时分,玩笑话岂可当真。”

语气中带着几分严肃之意,此言一出,便使得季卿安将目光看向陆清泽,说实话,季卿安没有想到陆清泽会如此这般。

他,这算是在向自己解释么?季卿安脑海中片刻出现了这个想法,然而,下一秒便被自己理智否决。

他陆清泽,堂堂一介嫡子云清王,有什么理由要向她这个不受重视的王妃解释?

若说是喜欢,她不相信。

若凭短短几次碰面相处便能对她喜欢奉上一生,有可能吗?

然而此言一出,更是伤害了对陆清泽一往情深的小丫头,只见尹馨在目光可见的速度下,眼眶湿润起来,情绪仿佛顷刻间便要崩溃。

只是,她依旧强忍着看向万怡宁,得到的却是万怡宁的一句:“馨儿,泽儿说的对,玩笑话岂可当真。”

尹馨本来是想让万怡宁站在她这一边,结果她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般结果,这对于自小受尽宠溺长大的尹馨来说,有些许无法接受。

万怡宁这一番话,更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尹馨的眼泪几乎是夺眶而出,委屈的小模样让季卿安都有好几分动容。

只是陆清泽情绪却丝毫没有什么改变的迹象,仿佛周遭一切,与他无关。

世间情爱,若不相互,那便只得一厢情愿。爱,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两个人的事。

“姨母,你怎可如此说话不算数?”这一声抱怨,尹馨眼泪彻底出来,还未等季卿来安得及做出反应,尹馨便哭哭啼啼的跑了出去。

“馨儿!”在尹馨夺门而出的瞬间,万怡宁及时的做主出了反应。

这时,万怡宁面容之上露出了一丝得逞的微笑,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而尹馨的作用,这时候也才刚刚开始发挥作用。

陆清泽瞧着尹馨小步跑开的背影,面色黑了几度,待季卿安回过神来之际,尹馨已然踏出了门。

霎时间,陆清泽眼疾手快的推了把季倾安,大声道:“快想办法拦住安泰公主!不然闹到太厚那去,云清王府不得安宁。”

季倾安微微蹙眉:“这么可怕?”

“你想连块打地铺的地儿都没有吗?”陆清泽的话语是季倾安生生生出了个寒颤。

她这下,终于二话不说,提起华服就跑了出去。

该死的皇后,一把年纪了,还玩这种把戏。

直到眼见着季倾安离开,陆清泽瞪了眼高坐主位的罪魁祸首,自己的母后,万怡宁,直言道:“母后,你怎么能如此?”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