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晚上还是少吃点为好,吃多了易积食,多谢殿下好意。”这一句话说的倒是聘聘婷婷,尽显淑女风范,仿佛刚刚扫荡食物狼吞虎咽之人是旁人。

吃饱喝足过后,季卿直接往床上走去,随即直接躺下,倒是没有多看陆清泽一眼。

陆清泽心下那个气啊,别的女人都是想尽办法往他身上贴,这女人倒是好,巴不得自己离她远点。

世上所有男人都有一个通病,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易得到的有恃无恐,反而不珍惜这个通病用在古代现代都通通不为过。

于是乎,熄完灯后,他并未按照之前说好的睡在地上,而是径自宽衣解带之后,直接上了床,躺下。

他一手禁锢住了季倾安,季倾安挣扎几下,发现动弹不得,也只得放弃:“殿下这是为何?”

季倾安的睡姿的平躺着,呼吸都有些凌乱,而陆清泽是侧着身子,一手揽在季倾安不堪盈盈一握的腰上,“本王现在改主意了。”

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吐露在季卿耳边,因是冬季,被褥刚刚躺下会有些冷,然而此时,因为陆清泽的出现,被褥中也温暖了起来。

季倾安一动不动,她如今莫名有些紧张,甚至于,她感受到了自己面部在缓缓发热,攥紧的手心也开始直冒汗。

好在刚刚陆清泽熄灭了烛火光芒,不会看到自己如此情景,否则还真是丢人到了家。

她缓缓咽了口口水,斟酌片刻,方才开口:“堂堂云清王殿下,我想不会如此言而无信吧?”

激将法?哼,陆清泽轻声发笑,以为激将法就可以将他吓走?还是太年轻了,他还真不吃这一套。

“言而无信?本王似乎不曾答应你什么。”陆清泽腆着脸回答。

闻言,季倾安一阵气急,这古代男人还真是厚脸皮啊!季卿心下一百个生气,却又不敢发泄出来。

这时,陆清泽的手开始缓缓移动,一下就解开了季卿的喜服,直到被季卿一手给抓住:“你干什么?”

“宽衣解带,王妃你确定要裹着这吉服入睡?”

陆清泽的声音带着一股干净的磁性,虽有些嬉皮笑脸,却依旧掩盖不住其中的认真。

“当然,你若是想的话,也不是未尝不可。”

如此一来,季倾安方才放了心,她一现代之人,其实也没古人这么多讲究,“我自己来。”

闻言,陆清泽倒真是放开了手,季倾安坐起身来,弄了半天,脱了好几件方才再次躺下,因这古代衣服繁琐异常,等到季卿再次躺下时,身子已经很是冰冷。

思想片刻,季卿朝着陆清泽靠近了许多,为的,就是汲取陆清泽身上的温暖。

“你这女人......干嘛?”陆清泽语气中带了几抹嫌弃。

季卿也不掩饰,直接吐露:“我冷。”

“......”陆清泽不再发话。

这女人,怎么这么有个性。

虽是如此表述,他却还是长手一揽,将季倾安揽在了怀中,源源不断的热气顺着手臂往季倾安身上传递。

洞房花烛夜就在二人沉睡中双双过去。

次日,又是一个清晨,季卿安在小玢轻唤中醒来,眉眼睁开之时,身边已经没有了陆清泽的身影,季卿安缓缓探过去手,被窝中来自陆清泽的余温仍在。

这就算成亲了?

近期发生的一幕幕在季卿安脑中回转,似乎还有些恍然如梦之感,从穿越过来为止,那个白胡子老头也没有见他的踪影。

季卿安迷茫着站起身来,简单的洗漱过后徐嬷嬷吩咐府内下人送来了早膳,早膳完毕之后,陆清泽也没有出现。

不过季卿安也是乐得清闲,因着已经嫁人的缘故,原先姑娘家家所梳的发髻倒是要换了,好在小玢知晓的通透,给她梳妆打扮得倒也是不失身份。

就在季卿安朝着镜子中的自己面容感叹着真好看之时,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着一身侍卫装先行而进,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模样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作丫鬟打扮的姑娘。

这个男子真是上次与陆清泽一同的男人。

“暗羽,你这小哑巴......”

小玢一脸诧异。

暗羽瞪了小玢一眼:“我不是小哑巴。”

“参见王妃。”随后,暗羽作揖状朝向季卿安,而那女子紧随其后跪于季倾安跟前,双手将衣服举过头顶,脸却是低垂着,不敢抬起。

季倾安定定的看着,却终究还是没有发话,倒是小玢眼眸子尖,立马将衣裳接了过去。

“王妃,臣乃云清王贴身侍卫暗羽,此衣装为殿下亲自挑选,还请务必换上。”

“小姐……”小玢惊呼出声,若暗羽是云清王贴身侍卫,那云清王便是……那路一?

季倾安朝着小玢点点头,表示她所猜想之事未错。

即便暗羽心中知晓季卿在相府不受重视,然则该有的礼数还是通通不会少。

季倾安思虑片刻,随后还是问出:“那殿下在哪?”

说话间,暗羽再次作揖:“回王妃,殿下随即便到,如若无其他事情,暗羽先行告退。”

“好。”

虽然带着一些疑惑,但季倾安还是乖乖的换上了陆清泽为她准备的华服,这一身倒是充分彰显了身份的华贵。

一袭靛紫云彩暗纹宫装,裙上金丝暗纹密布,绣以凤状,发型盘成参鸾髻,尽显成熟魅力,头上衔双凤衔珠金翅步摇,腰挂碧玉滕花玉佩,耳饰金镶东珠耳坠,手饰嵌宝石双凤纹金镯,全身尽显华贵。

季倾安晃荡了一下,感觉全身上下都是钱在响。

不过真好听!

不多时,陆清泽归来,此时,季倾安看过去,却发觉他着上了与自己一套的华服,颜色都是通透的深紫。

这是妥妥的情侣衫!

察觉到时,季倾安看向陆清泽的眸色中带着几分“兄弟,你倒是不错。”的赞赏神情。

然而,入到陆清泽的神色中,却变换成了“痴迷”。

“王妃,你这神色能否别如此放肆?”说话间,更是带着戏谑的口吻。

emmm.....

啥?

啥意思?

季倾安三连懵逼。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