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声音可谓是铿锵有力,数落声郑郑有辞,带着审判的气息,仿佛季倾安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

季倾安没有理会,倒是直接询着声源望了过去。

只见车夫将车帘掀开,一丫鬟打扮的人率先走了出来,随后只见一只戴了三个金镯子的手率先自帘子中伸了出来,丫鬟伸手牵引,以免摔倒,这时女子面目方才完全显露出来。

一身石榴红粉霞锦绶藕丝罗裳,外头加以银霓红细云锦广绫合欢上衣,裙身束身,勾勒凹凸有致的线条出来,头饰鎏金穿花戏珠步摇,眉如远山,口含朱丹,脖颈微短,上头饰以孔雀绿翡翠珠链,两手各饰三只金镶玉手镯,整个发丝妆容一丝不苟,无一丝破绽,浑身穿金戴银,雍容华贵,模样算不得多倾国倾城,却也是小家碧玉,只是那一双上挑的丹凤眼中藏着过多的阴谋诡计。

这个人,第一眼,季倾安就觉着这女子不利于交往。

一个人的眼神中,总能透露出许多性格来,而这人,藏着算计。

季倾安偏过头询问小玢,“可识得此人?”在她这原主记忆中,是查无此人的。

小玢摇摇头,她也是不认识这兵部侍郎夫人的,虽说她是丞相府的丫头,可除了一些经常与丞相府往来的官员大臣她方才认识。

可面前这个夫人,她是确实没有印象的。

这也不怪小玢,虽说这孟子欣与张新春是关系交好吧,但这往日里都是二人约个地儿见面闲谈。

因着兵部侍郎蒋新伟与丞相季河君关系不佳,所以为了避嫌,兵部侍郎夫人鲜少上门,张新春也很少拜见兵部侍郎府。

于是一来二往间,丞相府和兵部侍郎府的下人都是不识得对方的。

询问间,孟子欣已然被搀扶着下了马车来,她的身材略微丰腴,脸蛋红润圆满,本应该是看似慈祥的面容,因着那一双算计的眼睛,改变了整个人的感觉。

见季倾安迟迟没有说话,孟子欣以为是季倾安畏惧了,毕竟与张新春交往这么些年,从张新春口中她对季倾安的了解,也可谓是知知甚多。

而她这张嘴,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张新春一直告诉她,相府嫡女如何小家子气与怯弱,只是自从宫中宴会之后,因着过年之际,便迟迟没来得及与张新春这个老姐妹往来,因而,自然也不知此季倾安非彼时季倾安了。

于是她那张刁钻刻薄的嘴,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莫不是嫁入了云清王府便可以如此嚣张了?你对得起相府夫人对你自小的养育之恩吗?大庭广众之下,你竟如此,可不是伤了相府主母的心!”

张新春跪于地上,老泪纵横,一双满是脂粉的容颜上,布满了苦涩,只是她仍旧朝着孟子欣轻摇了摇头:“不是王妃的错,是妾身未遵循礼数。”

说话间,又是摸了两把辛酸泪。

可心里头可是乐开了花,张新春可是了解孟子欣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她就期盼着孟子欣能为她扳回一局。

季倾安依旧没有搭理,只是用一双看戏的眼神凝视着孟子欣,又瞥了瞥跪于地上的季乐思母女俩,感情还请了外援。

不错啊!她都恨不得鼓鼓掌来。

而那孟子欣的表演仍在继续,因为她一听张新春的话,就开始仰天长叹:“这才是当家主母的宽宏大量,被自己继女如此羞辱,却还是想着继女,实属是季丞相三生有幸啊!”

“而你……”她又对上季倾安的脸,眼眸上下浮动,带着审视:“作为女儿,不尊重主母,心胸狭隘,实属是丞相府的悲哀,果真是不是亲生的就离心,怎么悉心养育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她越说越激昂,季倾安看着她那手脚并用的模样,心里越发觉得要是这人去现代去,怕是个传销组织的头头,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来。

等到孟子欣好不容易将满腔怒火发泄完,季倾安已经开始嗑起了瓜子,和小玢边看边闲聊起来:“你猜猜这位不知名的大婶,还要讲些什么?”

小玢摇摇头,又抓起了一把瓜子:“不知道诶。”

于是乎,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齐齐说道:“继续看戏。”

二人相视一笑。

这一笑可没把跪于地上的二人给气死,张新春是有苦说不出,季乐思那一张脸是黑成了猪肝样,好几次没忍住想站起来,又被张新春给按了下去。

张新春一边跪着一边说着:“继续跪着,跪的越久,我们也就越可怜,也就越显得季倾安刁蛮任性。”

就这一句话,让季乐思放弃了反抗。

人总是如此,不逼一下自己,永远不知道忍耐力有多强,季乐思面部表情淡了下去,也开始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就差和她娘一样抹两把辛酸泪。

而孟子欣则是气的差点吐血,说了这么多,她是说的口干舌燥,可偏偏还没一口水喝,而那被说的对象,像没事人一样还磕着着瓜子,有滋有味得不行。

旁边的守门侍卫瞧着这块战火纷飞,立即躲得远了些。

女人就是可怕。

季倾安瞧着三人的面色变化,只觉得格外有趣,一个个表演看起来跟看变脸似得,别提多有意思了。

“你什么意思?”孟子欣扬声质问:“你作为相府嫡女,云清王妃,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

季倾安一把放下瓜子,嗑多了易上火,易发脾气。

方才不巧,好像就嗑多了。

随后方才将视线对上一边的孟子欣,满腹疑问开口:“这位大婶,你算什么长辈?我们认识吗?”

孟子欣一听这大婶二字,差点没气的背过去,说话也开始口不择言起来,专挑伤人的话说:“果真是没娘养的,就是没规矩。”

孟子欣不说这些还好,一说这点,季倾安就瞬间爆发了:“我有没有娘养的关你什么事?你又算哪根葱?我刚刚不理你是因为被狗咬了我总不能咬回去,不然别人会说我这人与畜生计较!”

她就不懂了,一个个都抓着原主死去多年的娘亲不放是个啥事儿?都不懂些什么叫逝者安息?

“你……毫无教养!”孟子欣也是头一回遇到季倾安这种擅长于怼人的狠角色,一时找不到词来回应。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