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母亲心善,见臣妾这生活艰辛,特意给了能为臣妾休憩院子的机会,臣妾诚惶诚恐,对母亲感激的很。”

季倾安说话间,就要自主位上站起来,就要去朝着这张新春行礼。

只是人还未站起,就被一旁的陆清泽给拦下了:“王妃意欲何为?”

“臣妾准备好生答谢母亲……”季倾安神情怯弱,演的好一个入木三分。

“不必不必了,我不需要,我不需要……”张新春闻言忙不断的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这季倾安要打什么小九九,她就算不知道,也知晓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哪有人上午出门时还好生嚣张肆意,一到这下午云清王来了,就开始如此胆怯了?

明显给她下套不是?

陆清泽闻言点点头:“你瞧着这二夫人都说了,她不需要的,你又平白做那些为何?人家根本不领情。”

“母亲……”季倾安怯怯的叫出了张新春的名字。

这话听的张新春只发颤,什么叫她不领情?她敢领吗?她要是领了这云清王还指不定要弄出什么小九九来呢!

于是她脸垂得极低,连连摆手:“云清王殿下,臣妇不是这个意思,臣妇养育王妃这么些年,虽不是生母,却也是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的,母亲与女儿之间,自然是不需要那么多感谢地。”

这话陆清泽听得舒心了:“嗯,就是要这样才对,二夫人你能有如此觉悟,本王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因此本王此次前来,还有一事,是为了帮衬帮衬一下你的……”

“帮衬?怎么帮衬?”张新春已经懵逼了。

季倾安却是知道这位爷口中的帮衬,怕是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只听陆清泽开口:“本王特意领了宫中有名的工匠与器具师,为王妃后院修葺献一份力,本王怕任务艰巨,二夫人一人难以解决,因此特意来帮衬帮衬。”

说完,就拍了拍手。

闻言,暗羽出去了。

这话一出,张新春心沉到了谷底,这次怕是要掏出不少银子了,想想就肉痛。她本来还准备就外表修缮完好一些,里头用些低级材料充当,左右这季倾安也不住在里头,就算是根基不稳,也丝毫不妨碍她那新休憩的后院熠熠生辉。

结果这打算还没开始打呢,就被这云清王给打断了。

暗羽回来的很快,回来时,身后跟着五六个人。

这些人轮番给在座的位高人行礼之后,便笔直的站立在了陆清泽面前,等候陆清泽指挥。

陆清泽大手一扬,便说:“这些都是宫里头最好的工匠,他们知晓何种材料最为稳固奢华,有他们几个在,怕是二夫人你要少许多烦心事儿。”

张新春真是有苦说不得,没他们在才会少很多烦心事嘞,这日后有他们在一天,她就要烦恼一天,就要肉痛一天,这简直是煎熬。

“二夫人意下如何?认为本王选人如何?”陆清泽挑了个舒坦些的姿势靠着,模样跟大爷一样,悠闲得很。

张新春面色一紧,她敢说不行吗?

内心波涛汹涌,表面还得装出个开心:“臣妇多谢王爷。”

陆清泽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季倾安在上头瞧着张新春的脸跟变戏法似的,一会一个样,只觉得有趣的很。

随后,只听陆清泽轻声细语传来:“王妃,本王这礼物,你可喜欢?”

季倾安点点头:“勉强还行吧。”其实心里可满意了。

陆清泽也不气,也不恼,他懂的,女人嘛,总是口是心非。

陆清泽又装了会大爷之后,丞相府便开饭了,饭菜口味,全是按照陆清泽这位爷的口味来的。

好在季倾安与陆清泽喜好的口味差不太多。

于是乎,陆清泽与季倾安两夫妻吃饱喝足了便心满意足的离开。

丞相府里头某些人对于这两人,尤其是云清王陆清泽,就跟求爹爹告奶奶一样,总算是离开了。

这二人一离开,丞相府某些人才松了口气。

这边季倾安陆清泽刚走,丞相府又开始不安宁了。

这边张新春的春花院里头,张新春季乐思母女俩抱团,哭诉。。

季乐思本就是白日里受了许多委屈,又瞧见了自己心爱之人对自己讨厌的女人,如此殷勤而重视,她心里跟吃了酸黄瓜一样,酸溜溜的,难受的紧。

可偏生那人地位极高,她白日里又不能发泄,也不是完全没发泄,结果发泄的结果,差点就要嫁给一个太监。

“娘我就不明白了,为何现在连季倾安那小贱蹄子我们都拿不下了?本来准备周全的计划,竟然完全落败,早知道就不叫那黑衣刺客闹着玩玩,就应该把季倾安往死里弄,搞死一个算一个。

还有那季文安,一个庶出的贱种儿,一路上对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真不知她哪里来的自信了……”

张新春也是叹了口气,“今日你跟着季倾安出去,究竟是做了些什么?为何计划还未成功?你快和母亲说道说道,那尚书家公子杨洛东呢?他没出现?没引起季倾安什么变化?”

季乐思将事情经过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说到最后,她说:“那杨洛东出现倒是出现了,只是季倾安跟不认识一样,疏离得很,明明那杨洛东也是答应了我的,只是后面不知怎么也葬送在季倾安手里,娘,你是没看到,那季倾安竟然直接把那杨洛东的子孙跟给切了,那场面血腥得很……”

说完,季乐思回忆起瞧见杨洛东那副样子,就心惊胆战:“季倾安真是太可怕了……”

张新春闻言确实眼前一亮:“尚书家嫡出的儿子就这一个,结果还被这季倾安给整成了废人,那杨尚书又是个脾气爆的主儿,这要是知晓是季倾安干的,那不会抄起刀子就找季倾安报仇?那不就把季倾安当仇家了?”

这话一出,季乐思又迅速的摇摇头:“不成,这想法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后来……”(中间省略内容)

季乐思说了一大堆,最终语气变成了咬牙切齿:“我实在是不懂了,那季倾安究竟有什么好?竟值得他如此?”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