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桌上摆了一排的花灯,一名女子面容秀丽,三千青丝梳成流星髻,簪钗束带,衣着一袭青色襦裙,足穿绣鞋,作大家闺秀的打扮,身边还跟着一个清秀的小丫鬟。

女子走至花灯前,季卿细看了一眼,才发觉花灯上写了字,稍稍走近一些,方才看清。

第一个花灯上写了一行字:春色满园十五夜。

青衫男子便开始解说:谜底为四字。

女子凝神作思考状,季卿也默默观察着,一直以来她也算是爱好广泛,猜谜自然也是不在话下,一看到这个谜语,她就有了想法。

女子很快也猜了出来,“花好月圆。”

季卿安不禁作欣赏状的看向女子,倒也是英雄所见略同,只是这谜底着实容易。

“这位姑娘,你猜对了。”陆言劭一脸笑意的望向女子,方才继续说道:“姑娘现今方可提出一要求,此花灯也一同赠与姑娘。只是这要求不能太过分。”

说话间,陆言劭已经将花灯递出,女子略微欣喜的接过,眉眼间带着几分羞涩,似乎真的为陆言劭倾心了一般。

伴随着时间推移,围观者愈发的多,而季卿仍在一旁继续观望,等待着那女子提出要求。这猜灯谜倒也是别有趣味,三文钱猜谜对了还能得花灯,还能提要求,哪有这么好的事儿,除非这是特意求个开心做个亏本买卖,因此她先是不怎么相信。

一声娇滴滴的话语传入季倾安耳中:“小女愿用要求换取公子名讳。”女子一脸娇羞状,似乎对陆言劭已经奉上倾心,周遭倒也有一群妙龄女子一脸期待的等待陆言劭吐露自己名讳。

陆清泽立于身边,未曾参与其中,虽未言语,却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遭女子的模样,多数女子一脸痴迷,唯一女子一脸可惜状,他不觉多了几分惊奇。

陆言劭偏头与陆清泽确认眼神,得到确认后,他方才又变回翩翩公子的模样:“姑娘,小生言劭。”

女子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后,便欣然离去,之后猜谜者提出的要求,无非不是一些家住何方,是否有兄弟,有无娶妻生子之类。

周围人的模样季卿看在眼里,心下却说不出的可惜,古代人都是什么毛病,她还以为会提出什么要联系方式、要男子以身相许、重金的要求,再不济也能得到几分好处,结果这些女人提出的都是什么鬼?

眼见着花灯即将告罄,季卿心里说不出的焦急,然面上仍是淡定异常,只是心里无奈前方还有一堆女子在等待,很快便只剩一个花灯,那个花灯相比之前的多了几分别的意味,光亮似乎比别的花灯亮一些,只是季卿一时也说不清楚。

这时,一直默默站立的紫衣男子陆清泽终于发话了:“各位,如今只余一盏花灯,小生于弟弟决定从众位中挑选一位来猜谜,不论结果与否,花灯都将送出。”

他的声音很好听,磁性中带着一股疏离,即便短短几句,却也让人感受到了不可违背的意味。

听此言论,周遭女子尽数往前了好几步,只为自己能成为那个所谓的幸运儿,季卿也不例外,只是和周围女子相比,她面上无过多的情绪。

这样一对比,陆清泽几乎一眼便注意到了她:“那位俊俏的公子......”

陆清泽的目光直直的穿过人群,投射到季卿的身上,起初季卿还有些疑惑,她四下张望了几眼,发觉周围人都在看着她,于是她懵逼的指了指自己。

“对,正是你。”陆清泽一锤定音。

这天大的幸运来的太过于仓促,季卿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往前靠了靠。

在场的虽说大部分不是大家闺秀,但是都是有规矩的女儿家,虽说不欢喜,但是还是纷纷二话不说的为季倾安让出一条道来。

“这是三句谜语,每一句都有一个谜底。”陆清泽似笑非笑的凝望着她,季倾安觉得有些怪异,便很快别开眼去。

与前面许多个花灯不同的是,只见最后一个花灯上,提的却是三行字:

第一行:“心安理得。”

季卿轻捏自己下巴,作出一副思考状,仔细一经推敲,这个倒是容易,她眼眸一抬:“吾字。”

众人都纷纷的赞成季卿的聪明机智,她不免有些得意起来,拱着手朝向围观人群:“献丑献丑。”

陆清泽与陆言劭不免相视一笑,陆清泽唇角更是悄然拉起一个弧度,带着几分意味寻常。

季卿继续看向第二三行,两句连在一起:“竹在本上边,狗句离者填。”

“每句一个字谜。”陆清泽再次开口。

季卿打量了一番,很快得出结论:“竹在本上边是为笨字,狗句离者填是为猪字。”这不容易,她还以为多难,还不是一下全部猜了出来。

季卿自信而得意的扬起头,带着几分倨傲不逊,这简直太so easy了,她压下脸上的欣喜:“我可以说要求了?”

“不忙,公子还真是明智,最后请公子将这三个字连为一起再念一遍,我确认一下即可。”陆清泽冷峻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丝阴谋得逞的笑意,只是处于得意之中的季卿没有看到,她心心念念的只有那可以提出的要求。

因此,她眼眸一挑,很快说出:“这可太过于简单了,就是吾笨猪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陆清泽连同这陆言劭笑个不停,人群中也跟着爆发出笑声来,方才意识过来的季卿脸瞬间红了起来,好家伙,居然着了这两个人的道了。

季卿心下默默将二人骂了个遍,明面上也恶狠狠的瞪了陆家兄弟两眼,下一瞬,她装作啥都没有发生的模样,继续开口:“念也念完了,公子是不是应该答应我的要求了?”话落间,她唇角扬起了一抹冷笑,却很快消失不见。

与想象中差异的反应,陆清泽不觉对这个人有了几分好奇,如此玩弄她除了最开始的气急,如今只有冷静:“那是自然,公子请说。”

正当季卿准备吐露出要求之时,小玢突然上前拉扯住了季卿的衣袖,压低声音轻唤:“公子,公子......”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