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他这次预料错了,陆清泽陆言邵兄弟,还真是去赏灯会的。

“谢父皇。”陆清泽拱手作揖,虽格外受宠,但该有的礼数一样也不少。

看此情形,陆清泽与陆言劭倒是非去不可了,毕竟皇上都发话了,于是,淑妃也不再阻扰,只是好生叮嘱了一番:“清泽,言劭,你们二人定要好生注意,莫生事端,低调行事。尤其是言劭,不要给你四哥找麻烦,莫让他担忧。”

话里话外,将陆言邵损了个遍,果真是亲娘无疑。

闻言,陆言劭只是无奈的撇撇嘴,没办法,谁叫自己母妃宠四哥紧呢。

陆清泽对于淑妃,心下也是有着敬爱之意的,私下里也是能直接叫着母妃,只是这场合必须要讲规矩:“淑妃娘娘不必担忧,儿臣与六弟自会注意。”

话锋一转,陆清泽再度开口,只为开溜:“父皇母后,那儿臣与六弟就先行离开了。”

宫殿内不知多少人都睁着眼睛巴巴的看着,这四皇子和六皇子真是得宠啊!季乐思更是恨不得贴在陆清泽身上随他离开,于是再度小声开口:“爹,我也想去。”只是这次充满了试探和惧怕,言语间已经没有了先前。

“不得无礼。”季河君现今本就烦恼,而如今季乐思找麻烦,只让他更烦,于是直接怒斥。

闻言,季乐思只得作罢,她对于这个父亲,还是有点惧怕的。

出了宫殿,二人就入了偏殿换上简易轻便的装束,毕竟皇子的宫装穿到外面太过显眼,陆清泽着一袭紫衣,陆言劭着一身青衫。二人瞬间由翩翩贵公子变成了白面书生,陆清泽手执一把水墨折扇,贵气中透着几股疏离,陆言劭手执一把梅花扇,显得温润风流,二人如此换装,倒是有几番韵味。

二人坐上暗羽安排的马车便迅速往宫外赶去。

“四哥,你看你老是拿我当挡箭牌子,弄得别人以为我多爱玩闹似的,殊不知这些鬼点子都是四哥你出的。”

一上马车,陆言劭就迫不及待的抱怨着,然他不过只是揶揄一番,他自然知晓其中缘由。

他这个四哥,自小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只有他深知他的真正德行。

“这可与我无关。”陆清泽一句话便轻飘飘的瞬间撇清了关系。

皇后虽为他的生母,然谈及宠溺程度,待他可远不及六皇子陆言劭,些许是因为与淑妃交好的缘由,连带着对待陆言劭也格外的好,因此能默许他一些出格的行为。

而对她,确实严格许多。

陆言劭洋装吐血状,一双夺目的丹凤眼眸却在偷偷瞄着陆清泽的方向:“四哥,你竟如此冷漠,六弟我心寒了几许。”

陆清泽白了一眼,看着他一个人的表演,没有接话,因为有时沉默更让人尴尬。

一路上二人说说笑笑,倒是也过得极快,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下,暗羽与左心将马车帘子拉开,陆清泽陆言劭一先一后下了马车,陆清泽步伐稳健身姿绰约的跃下马车,而陆言劭蹦蹦跳跳的紧接着下来。

论及一地方的治理与繁华,当属观察当地百姓生活是否安居乐业,节日气氛是否浓厚深情,倘若一个地方百姓生活不能自足,又何来谈及享乐?

因此每当节日之际,陆清泽与陆言劭总会溜出宫来体验,在宫中养尊处优被束缚久了,民间的一切太令二人心灵向往。

富贵繁华享受久了,偶尔也会向往平淡。

这时,月色已然渐浓,长安街上人潮也渐多了起来,张灯结彩,亮堂堂的,实在好不热闹。

“到了,殿下。”二人随着暗羽左心走了没多远,就停了下来。

只见这个摊位上摆了许多灯笼,模样各式,表面上写了几句灯谜,桌面上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排,陆清泽领着陆言劭走到桌后,随后,暗羽与左心便开始大声吆喝起来,这时候就是他们贴身侍卫的用武之处了:

“猜灯谜了,三文钱一次,寻求有缘人,猜对了可应猜谜者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

顺着小玢的话语,二人继续往前走着,长街上人山人海,才子佳人随处可见,贩卖花灯的与贩卖吃食的小贩都在吆喝着自己的物品是为上好,倒也是人声鼎沸繁荣昌盛。

季卿走上前,只瞧着摊前摆着各式各样模样的花灯,皆为手工制造,却相比现代的不知精美了多少,季倾安不禁感叹着古代人民的智慧来。

她与小玢交谈间便挑选了一只靓丽的花灯,又学着周围百姓买花灯时的模样,向卖花灯的小贩讨了纸笔,想了想在花灯上写了一句: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写完之后,便心情愉悦地拎着花灯继续往前走去,来这边这些日子,只有今天是畅快的。

还没走多久,就看到一大堆莺莺燕燕围在一个小摊贩前,差点把长街给围堵住,季卿安刚开始觉得有几分好奇,紧接着便听到了来自暗羽与左心的吆喝,心下便觉得有几分意思,便连忙拉着小玢赶上前去。

不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好看热闹的心思总是相似的,好不容易挤上前,才看清了摊贩,四个男子。

许是因为这个小摊的小贩都是青年男子,模样清俊,个个气质不凡,由着这相貌,便迎来了一大堆的妙龄女子。

季卿暗下感叹,看来这古代女人也是个颜控。思考间,便将眼眸抬向四人多看了几许。

立于花灯后的两位男子作书生模样装扮,着紫衣的男子稍比青衫男子高了些许,虽是书生装扮,然周身的气质却发散着几分无法言说的贵气,绝世的面容,眉宇间却发散着几许戾气,眼眸中的气息更是冷淡而凌厉。

身边的青衫男子看起来就年纪轻了一些,二人模样有些几分相像,与紫衣男子不同的是,青衫男子更多了几分天真无邪的意味,眼眸中发散的光芒也不似紫衣男子般深沉,多了几分清澈,脸上也一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就容易亲近许多。

而立于左右两边的男子,装扮几乎一致,和前二位书生装扮相比,他们的装扮有些偏向于侍从,但是模样也是不凡,吆喝声也是一直从他们口中流出。

季倾安瞧着青衫男子,又瞧着紫衣男子,差点没忍住流出口水。

这世间竟然有如此俊美的人儿。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