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太子那边气氛尴尬了些许,太子妃面色直接一黑,竟然把头偏向一边,不理会太子的解释,而太子面色微愠,心下也只得把怒气往心里压。

这段时间,倒是他放肆了,他还以为她已不能左右他,今日才发现,在她面前,他还是如一只蝼蚁。只是虽说是万怡宁的提议,但是父皇是给了那季何君选择的,他偏还是腆着脸往他这里凑,实在让人恼火。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到太子这里也是如此。

季乐思虽说对季何君失望,但是她骨子里还是有着不服输的劲,因此随其母将视线移向了太子处,双方对视间,电光火石爆发,太子妃直接丢给了季乐思一个“要你好看”的脸色,她瞬间闪躲开。

她从小也是被丞相府捧到大的,自然受不得这番冤屈,只是无奈这个场景不好发作,只得压下,只是今日一见,自己往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紧接着,只听皇后声音再度传来:“那季夫人,季倾安的私下定亲之事,你该当如何?”

皇后为后多年,宫内尔虞我诈了解得格外透彻,此时她冷着面容,皇后的威亚四下散开。

张新春慌忙跪下,“回娘娘,臣妇此次回去,便替倾儿解除私下定亲,倾儿能得此婚约,乃相府三生有幸。”

皇后闻言这才笑了笑,“如此这般便是最好,那本宫今日为你做主一事,你可满意?”

“满意满意。”张新春忙不迭的点点头,她敢说不满意吗?

今日,太子陆云琛携尚书柳魏哲之女,也就是如今的太子妃柳之遥一齐落座,二人彼此琴瑟和谐,恩爱得紧。

而太子也着实担当得起品行端正,文武兼备,况且容颜更是一绝,称的上沿袭了皇上陆齐治的优良血统。

平日里太子除了太子妃也未曾多瞧别的女人一眼,更别提多娶个侧妃了,季河君自然也深谙其理,只是无奈是天子发话,不好违背。

然其实,他有选择,只是这个选择面前,他偏向了自己。

宫廷宴会堪称热闹流俗,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每年到这时宫中总是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只是稍微有眼力见得都看得出来,在场的人个个都无聊得紧,彼此之间不过寒暄敷衍,歌舞升平倒是不假,虽美丽的紧,却只是宫中数见不鲜的东西,见得多了也就让人只烦不奇了。

一男子转动着黄金酒杯,眼眸一直盯着杯中转动的液体发呆,澄澈的酒水碰撞着杯壁,随后又归于平静,他缓缓开口,轻声询问:“东西可都置办好了?”

说话者是当朝的四皇子,今日他着一身金黄色冠服,眉宇俊逸,面上带着几分放荡不羁,话语看似随意问出,然,不经意间,却带着几分压迫的意味。

“爷,都置办好了”此人是四皇子贴身侍卫暗羽,自小伴着陆清泽长大,二人关系也与寻常的主仆有所差异。

陆清泽这人,身边用人不选达官显贵,只选能人贤人,因此身边卧虎藏龙的人数不胜数,而这暗羽便是其一。

因此,事情交给暗羽,他放心:“好!暗羽,你去与六弟说明一番。”

四皇子陆清泽自小文武全才,自小被陆齐治所看重,外加又是皇后嫡出,皇上本有立陆清泽为皇储的想法,只是奈何太子最为年长,才情又与陆清泽不相上下,因此,只得作罢。

好在皇后万怡宁从不在意这些,她居高位已久,深知其中,因此也未曾伤了和气。

话落,暗羽便对着六皇子贴身侍卫右心使了个眼色,右心心领神会便告知了六皇子。

六皇子陆言劭向来闲云野鹤般惯了,再加上皇上对他也宠溺得紧,即便今日离席,也不会遭人口舌,他向来过的潇洒。

彼时,六皇子跟左手撑在案桌上,右手执着酒杯,细细品茗,闻言,他一饮而尽,随后轻呼一声:“好!”

话落,酒杯重重的放下。

随后,他站起身来,朝着皇帝皇后的方向作揖:“父皇,母后,母妃,今日宫外有灯会,父皇下令全城三夜戒严,听说今日民间可热闹了,儿臣实在是无聊得紧,不知能否......”

素来有着温婉贤淑名声的淑妃萧亦如,同时作为六皇子陆言劭的生母,对于陆言劭的言外之意自然了解的透彻,于是趁着陆言劭话未落定,很快出声微微指责:“你这孩子,真是没规矩,现在是何场合?民间有什么热闹的,你是皇子,怎能如此贪玩?”

偌大的深宫之中,当数皇后与淑妃感情深切,二人入深宫多年,也从未因争宠红脸,对于陆清泽与陆言劭二人更是如同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般,听着淑妃萧亦如如此愠怒,她连忙出声:“无碍无碍,淑妃妹妹,言劭尚且年幼,况且今日是与天同庆之时,自然是合乎规矩的。”

自小皇后对六皇子陆言劭也是好得紧,从未亏待过任何,而淑妃待陆清泽更是如此,这也是为何四皇子与六皇子关系最为亲密的缘由。

陆言劭早已猜到万怡宁会为她出头,:“儿臣谢母后恩准。”话落,陆言劭朝着皇后拱手作了一揖,朝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陆清泽递了个得意的眼神。陆清泽瞧着陆言劭那得意劲只当没看到,若不是他出此计策,今日哪能出去。

见状,陆清泽明白时机已经来到,因此,他顺水推舟的开口:“父皇,母后,儿臣想随六弟一同前去,六弟尚且年幼,儿臣跟着一起,也是安全许多。”

在皇帝几个皇子中,也当数四皇子陆清泽六皇子陆言劭兄弟情深,被民间所推崇。自古以来,多少皇家子弟为了皇位不顾兄弟血缘,为了名利权势明争暗斗,最终两败俱伤。因此四皇子与六皇子的兄弟情,在这长安城中,自是人人皆知不必掩藏的。

“准了。”这次,倒是皇帝率先发话了,直到说完,陆齐治脸上都挂着笑,陆齐治心里很欣慰,这些个儿子,都很重情,这是好事。

同时,他也深知自己儿子的德行,怕是觉得这宴会无聊的紧,想借口逃脱罢了。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