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话语还在继续:“不过,皇上,许个侧妃之位未尝不可。您可略过了一人,太子府上还仅有尚书之女之瑶一人。”

说话间,皇后万怡宁眼神轻轻扫过了季河君一家,她居后宫之位许多年,见惯了尔虞我诈。丞相府里的一举一动,她不是不知,三人串通一气,她看的清晰,看上的自然是她的嫡子陆清泽,她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愿,而言劭更是不行。

果不其然,只见皇帝闻言沉思了一番,不多时,他方才开口:“丞相,朕思虑良久,刚刚倒是朕大意了,忽略了朕的太子,太子府上如今只有一位太子妃,你的小女许配给太子为侧妃确实最为恰当,丞相意下如何?”

民间有一传言,当今圣上与皇后举案齐眉,自成婚起,圣上对于皇后的话,可是认同的紧。

万怡宁为后这些年,后宫不是未曾乱过,也不是没有屎盆子扣在她头上过,只是因着陆齐治的宠爱与信任,外加她自己的雷霆手段,再多陷害都迎刃而解,而陆齐治更是严厉治理了一番,此后,后宫一片乖顺,再无人敢在万怡宁头上动土。

因此,民间更是传言,可在天子头上动土,不可在皇后头上动头发丝儿。由此更是可见万怡宁在陆齐治心上的地位。

闻言,季乐思母女的面色变了变,季乐思更是趁着不注意拉扯了一番季河君的衣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着:“爹,这.....我不要.......”

太子陆云琛与太子妃柳之遥的情意,她不是不知,这淌浑水实在淌不得。

更何况,太子不是皇后嫡子这事,她也不是不知,今日这事就是摆明了让太子和她不爽。

季河君的面色也出现了几番无奈,皇后明知太子与太子妃情意连绵,却还是将思儿指给太子,这不仅让太子不悦,也是给他方才的行径作警醒。

季何君倒是聪明的紧,万怡宁还真是这样想的,太子陆云琛最近的行事风格太过跋扈,照这样下去怕是有些不把他这个母后放在眼里,她将季乐思指婚给陆云琛就是为了让他不爽的同时让他明白,她终究是他母后,不管他发展多快,只要有她,在她手里都翻不了天。

而同时也是要警告一下丞相季何君,不要在她面前耍小聪明,她为后这么多年,不是小聪明就能撼动的,清泽是她长子,娶妻自是要格外重视,更何况,她明眼一瞧,便知这张新春是个趋炎附势的主儿,这样的人养出的女儿,怕也不是什么乖顺的。

万怡宁的施压使得季何君眉头微皱,终究还是他大意了。

是他误以为凭借一句私下定亲,便能让指婚落到季乐思身上,可是皇上皇后又岂是那般容易被摆布,他更没有想到,皇后竟会对季倾安如此重视。

皇上此时心情尚好,于是乎开口:“季乐思是吧,你可有钟意之人?”

被点到名字的季乐思心下一喜,于是不顾及身边张新春和季河君的使眼色,“臣女倾心四殿下。”

说话间,娇羞感展露无遗。

一时间,厅内一阵唏嘘,这丞相二小姐太不要脸了,这话不是两姐妹共侍一夫么?

一时间,窃窃私语声再起。

“难怪丞相不带嫡女前来,反而带个庶女,原来是抱有这个心思,着实令人佩服。”一人冷嘲热讽着开口。

此人便是太子妃父亲尚书柳弈星,本来这尚书就与丞相不甚交好,除了这档子事,他更是没有好脸色了。

“丞相不重视嫡女,重视庶女这个事情也着实令人诧异。”又一人紧接着而言。

季河君瞬间觉得脸上没光,太丢人了。

“好大的胆子。”万怡宁手重重的一拍,却拍在了皇帝腿上,皇帝腿上一痛,有些无语,却偏着头,语气温柔,眉间带着轻笑,轻说着:“皇后,下手轻点,别把手拍疼了,又不是朕气着了你。”

万怡宁瞪了一眼皇帝,皇帝悻悻是收住了嘴,随后,他将视线对上丞相府:“丞相,好大的胆子,你带庶女前来,就是为了与嫡长女抢夺夫婿?你是如何教养儿女的?朕虽贤明,眼里却也容不得沙子。”

君王之威扑面而来,季乐思惊的低下了头,眼底却满是不甘。

凭什么?凭什么说她是庶女?明明众人皆只知她季乐思,她处心积虑维持了这么多年的形象,为何如今被人毁于一旦?

季河君也垂下了头,只是几番权衡之下,最后他终究还是略过了季乐思的哀求:“皇上,小女尚且年幼,她绝对没有想与长姐抢夺夫婿的意思。”

说话间,他冲张新春使了使眼色。

天子之命不可违,而做女儿的为父亲牺牲理所应当,况且,今日一事,她已令他丢了脸面,怕是还不到明日,他便是京城谈资笑料了。

张新春瞬间了然:“皇上,臣妇有罪,其实小女是倾心于太子殿下,那日街边路过,她见着的便是太子殿下,只是她误认为是四殿下,因着臣妇本未抱着结亲皇家的意思,更何况那人又是当今太子殿下,因此......因此臣妇没有告知,这才造成如今罪过。”

张新春的表现很是让季河君满意,如此一来,他便能脱得干净。

季乐思紧紧揪着季何君的衣袖,露出祈求的神情,她心下奢望着季何君能拒绝,毕竟自小宠爱她很,她所要的一应俱全。只是,她却不知道,真是往日那个对她要求一应俱全的父亲,马上要为了前途名利卖了她。

太子陆云琛正举杯与他的太子妃柳之遥低头说着什么,只见那柳之遥面色不太好看,太子说了几句安抚的话,便与她一起看着丞相方向。

“好。”随着季河君答应的话语落下,季乐思抓住季河君衣袖的手也因此落了下来,她眼神已经没有了光泽,只无力的跌坐下来全身瘫软,张新春对这个女儿宝贝得很,如今也只能急忙扶住季乐思身子,一下接一下的轻拍,她深知季乐思心里难受,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一幕,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她低估了皇后万怡宁与御史家方馨的情意,也高估了丞相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