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倾安这边还在继续朝着陆清泽伸手挤眉弄眼,她试过了,居然挣脱不开……

该死的,弄这么紧干嘛?

唯一能自己解决的办法便是,将这毛毯用内力撑开,只是这怕是又会被丞相府某些人抓着把柄。

又给她套上一个什么帽子,有些东西,还是要慢慢暴露,给自己留点底。

只是陆清泽却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季倾安想表达些什么,也难怪,被这姐夫二字迷晕了头脑,哪还记得自己王妃被这毯子裹得死死的。

上马前,陆清泽为了避免毛毯散落,特意打了个死结在后头,如今,倒是忘了个全部。

自从认识季倾安之后,陆清泽就经常做些违背常理之事。

偏生自己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果然有句话说的好,恋爱能让人愚蠢。

“王爷,臣妾感觉热的紧。”季倾安终于放弃了挤眉弄眼,故意温声细语开口,这傻逼玩意儿,根本不懂眼色。

“热你就……”陆清泽正准备说热你就脱了呗,然而此言一出,便瞧见了季倾安身上裹得紧紧的毛毯。

陆清泽这才想起了上马前自己打的死结,而这死结还在后头。

这才无奈的笑了笑,“本王大意了,本王大意了。”说话间,便走到季倾安伸出手去替季倾安解毯子,毯子终于解开,季倾安晃动了几番胳膊。

不受束缚的感觉真好。

丞相府众人目瞪口呆,他们这是第一次瞧见堂堂云清王伺候别人,往日这种情况便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今日这云清王却是当着丞相府众人的面前,给季倾安特殊优待,又是抱着季倾安下马,又是替季倾安解下毛毯,语气还格外的温柔,活脱脱妻奴一般。

季乐思在边上瞧得眼红,若是她嫁给云清王,说不定享受这些优待的便是她了。

凭什么便宜了季倾安那个贱人?

这次老夫人因为睡下了,张新春便没有去叫唤。

而此举看在江绣臻眼里,把季倾安看的差点眼泪横流,差点她就要去烧香拜佛,去与她那苦命的姐姐尹馨好好唠嗑一番。

在众人几尽呆滞的目光中,陆清泽扶着季倾安小心翼翼的入了丞相府,记住,重点是扶着。

按照季倾安的话来说,陆清泽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跟她怀孕了一样。

可事实上,她压根没怀孕啊。

这小子戏倒是做的很足。

进去之后,陆清泽便扶着季倾安坐上了主位,本来这些人里头,位子最高的,便是陆清泽了,季倾安她顶多算个次的。

可是这个位高的主儿,偏偏自己放弃了高位,反而把他这个次的给扶了上去,自己却异常自觉的坐在了旁边的左次位。

“云清王殿下……”陆清泽瞧着这场景,语气颤抖着开口:“怎可让小女身坐高位,这可是……”

然而这话还未说出口,陆清泽就直接打断了:“可是什么?”说完话就是一瞪。

可是大不敬啊!你一个云清王不坐高位也就罢了,他一个丞相还站在下头,怎有如此行事的?

“没什么没什么。”他直摇头。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出口了,陆清泽那一瞪直接让他冷汗直冒,他简直不能理解,为何这季倾安如此受云清王重视?

陆清泽偏着头,认真的瞧着自家王妃,语气却是格外的冷:“本王王妃,在本王这儿,就是排在本王前头的,你们若是尊重她,便是尊重本王,若是不尊重她,被本王知晓了,你们了解本王的手段的……”

季倾安一愣,她没想到陆清泽如此行事,是为了给他撑场子,想起这一路以来陆清泽对她的优待,着实让人感动。

这话一出,甩在丞相府众人心里,简直是跟甩了块雷一样。

云清王自己放话,说在他心里季倾安比他地位还高,那不就是见季倾安如见云清王吗?

在场众人皆各怀鬼胎,决心以后离季倾安远一些,毕竟云清王这个人,可怕的很。

惹不起惹不起,还是躲吧。

往日别说云清王对谁重视了,就是对哪个女子多瞧上一眼这类子事儿,也是极少发生的,今日这一连串的表现,简直是无限刷新了他的认知。

然而,季河君不知晓,这个认知陆清泽还会继续让他刷新。

因为下一刻,在陆清泽吩咐他们坐下之后,这屁股还没坐热呢,陆清泽新的一番话就跟倾盆大雨落下,直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坐立不安。

“来人,自从成亲之后,本王得知王妃以前的生活,心里难受得紧,今日又特地偷溜至她先前所住的后院瞧了几眼,心里更难受了,在我这儿这么宝贝的一个人,你们丞相府居然让她住的如此破落,丝毫没有嫡女的模样,这让本王心里十分难受,一想到在没成亲之前,她住的那屋子,一住就是这么些年,就只恨不得早些时日遇上,也好让她少受些苦……”

说话时,陆清泽的语气一变再变,叹气声此起彼伏,落在季河君张新春等人耳中,就跟心狠狠提起,又迅速放下一般,提心吊胆,直让人畏惧。

季倾安知晓,这陆清泽是要为了她找丞相府麻烦了。

于是乎,她也直叹气,轻轻伸手扯了扯陆清泽的衣袖,一脸哀怨的道:“王爷可千万别这样说,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没早些遇着你。”

季河君听着心里一惊,心里直把季倾安骂了个遍,瞎凑什么热闹。

可如今季河君却只能保持着笑嘻嘻的模样给陆清泽套着近乎:“王爷可别这样说,微臣惶恐,这后院可不是我们赶倾儿过去的,只是倾儿性子喜静,不喜喧哗,前院院子虽繁华了些,却少了宁静,因此倾儿这才自己搬到了后院,倾儿你说是不是?”

季河君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归咎于季倾安自身身上,季倾安十分不屑,却还是装的乖巧,脸上却满是惶恐的说着:“是的是的,就是父亲说的这样。”

季河君闻言立即扯开嘴巴就勾起一抹笑意,还算这丫头识相,懂进退。

然而,还不容他笑多久,季倾安又开口了……

章节目录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纠结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纠结呀并收藏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