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立即扭过脸去,刚好看到坐在副驾驶愣在那里的顾悠然:“在我车里快点拿件衣服过来!”

顾悠然点了点头,迅速在后座那边翻找着,然后取得衣服,松开安全带,拉开车门,下了车。

她快速走到林乃风的面前,将衣服递给他。

林乃风迅速的接过,然后快速的将面前的女人包裹了起来,然后搂着她的肩膀,朝车子走去。

顾悠然有些惊讶的跟在后面,和这个女人比起来,好像她的失业已经算不上是一件多大的事了。

可是,当她看到林乃风那样搂着那个女生,用关心而焦虑的眼神盯着她看的时候,她感觉到心脏那里有些许的不舒服。

车内,林乃风驾驶着汽车,顾悠然坐在车子的后面,副驾驶座位上坐着徐琴琴,车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顾悠然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景色,她想下车,可是这个地方,她并不熟悉,不知道下了车还找不找的到回去的路。

所以,就这么沉默着,她不时地看看前面的两个人。

林乃风并没有问徐琴琴发生了什么事情,徐琴琴也没有告诉他,就这样,三个人很快来到了一个郊区的医院。

林乃风帮着挂号,付费,带徐琴琴去做各项检查。

做完后,林乃风让顾悠然安抚一下徐琴琴,自己则跟着医生去了门外。

“这位患者目前是一位母亲了!”医生开门见山的说道。

林乃风被吓了一大跳,他可不知道,徐琴琴还和别的什么人交往过。

“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是遇到了坏人,而那个孩子,应该就是坏人中的一个留下的。”医生的话再次让林乃风震惊不已。

他看着医生,结巴的问道:“那这个孩子,能不能打掉?”

“目前,也只是推断,但具体若是要拿掉孩子最好还是等孩子长得稍大一点比较好!”医生的话说完,他卷起听诊器,一手插进白大褂口袋,离开了。

病房的门此时被打开来,门内出现的是徐琴琴那绝望的一双眼。

她的脸此刻微微有些发白,突然间,她尖叫了起来:“不——”

林乃风走进病房,关上了门,试图上前去安慰她。

不用猜,他也知道,徐琴琴大概是昨天晚上遇到了坏人。

他很想了解事情的经过,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然而,他却不敢去轻易揭开她的那块伤疤,他怕她会想不开。

徐琴琴坐在了床边,她突然间低头哭了起来,一边哭,她一边说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晚,她一个人去找出租车,找回家的路,然而却越走越黑,走到了一片暗黑的野地中间。

突然间,一双手将她的嘴紧紧地捂住了,紧接着路上来了三四个男人,他们将她架着,去了一个破旧的小屋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几度哽咽着,发不出声音来。

听完她的描述,顾悠然整个人都有些感到害怕,双手攥的紧紧的。

而林乃风,则走了过去,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他心里愧疚,十分的愧疚,若是昨天夜里,他拦下出租车,并安置顾悠然坐进去之后,再顺手拉一把徐琴琴,让她也坐进来,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了。

她不会受到伤害,也不会怀孕。

“需要我通知你的家人吗?”林乃风问道。

他很想去安慰她,关心她,而此刻,他认为,也许家人才是她最好的慰藉。

徐琴琴突然间抬起满是泪花的脸,她拼命的摇了摇头:“不,不要叫他们过来!他们会生气的,会骂我,打我,我不要他们过来,不要他们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模样!”

见徐琴琴情绪有些不稳,林乃风急忙再次安慰道:“好,好,好,我不叫,不叫他们过来,他们不会来,你放心,病房里,就我们几个,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人了!”

林乃风的话似乎安慰到了徐琴琴,她慢慢的平复下心情,哽咽的声音也渐渐的小了起来。

她伸出一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林乃风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衣服里。

“你的身上真好闻,有种青草的味道。乃风,我怎么办,我现在都没有勇气去上班了,我怕同事们看到我时给出奇怪的眼神,我再也没有谈恋爱的机会了,因为,我是不洁之人,没有人愿意和我在一起,我该怎么办?”

徐琴琴的眼泪渐渐濡湿了林乃风腰腹的衬衣,那湿润润的布匹加上徐琴琴那张脸紧紧地贴着他的肚皮,让他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然而,他却没有说话,因为此刻,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他很想帮徐琴琴找出那些犯罪之人,将他们一个个送进监狱。

他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利用徐琴琴,还是就此放手,跟她说,他是骗她的,一切都是骗她的,他并不喜欢她,只是想要靠她的关系获取一些财务方面的信息。

他的目的不单纯,他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至少没有男女那方面的感情。

然而,他刚张了张嘴,却看见面前那个低着头啜泣的小脑袋,他的话又被吞咽了下去,直接进入了胃部,被消化掉了。

他不能说,他什么也不能说,他应该继续维持着和她之间的恋爱模式,他要给她以温暖,哪怕那只是暂时的。

一旁的顾悠然抹了把眼泪,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一方面,她对于徐琴琴的遭遇感到十分的难过,而另一方面,她又实在不愿意看到徐琴琴同林乃风在一起时那亲密的动作和神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们两个靠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就会有些痛,痛的有如窒息一般的感受。

“我想,也许我该回去了,家里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这位徐琴琴小姐,我愿你尽快走出悲痛,化悲痛为力量,早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再会!”

顾悠然很难得的说出这么一长串得体的话来,林乃风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无限的惆怅。

“我送你!”他开口道,同时松开病床上的徐琴琴。

顾悠然看了徐琴琴一眼,冲着林乃风摆了摆手:“不必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这里,她,需要你来照顾!”

话说的很客气,却让林乃风听出了哪里有些不对。她哭了,她难过的哭了,是因为徐琴琴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然而,林乃风还是坚持要送她,因为他说,他不想再看到类似的意外发生了。

顾悠然说:“现在还不至于太晚,天还亮着呢,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可是,胳臂拧不过大腿,林乃风二话不说,就让一个值班护士随时注意徐琴琴的状态,他待会儿就回来。

林乃风带头出了病房的门,不由她再说什么,直接走向了医院的电梯。

而病房内,一个人待着的徐琴琴暗暗流下两行泪来。

“乃风,你不能这样,徐琴琴都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你这样一走了之,万一,她想不开,跳了楼什么的,你怎么办?”

顾悠然说着这话,二人已经来到了一楼的大厅。

林乃风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我,此刻,更关心的是你的安危!”

一句话,却让顾悠然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她一直回味着他所说的那句话,一直到,林乃风已经走到前面好远的地方,他回过头来,喊她的名字:“还不快点!”

“哦!”顾悠然小跑着跟了过去。

车内,正循环播放着一些舒缓的歌曲,林乃风驾驶着车子,顾悠然就在副驾驶坐着。

两个人长久没有说一句话,待路程走了一半的时候,顾悠然扭过头,眼眸里亮晶晶的,看着林乃风:“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处理她肚子的孩子?还继续和她交朋友吗?”

林乃风听得出她这话里的一些问题,他只云淡风轻的回了句:“一切随缘!”

这话说的过于笼统,以至于,顾悠然想了许久这四个字,一直想到了她家门口。

“我到了,该下车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徐琴琴那边,你就……”

顾悠然的话还没说完,林乃风就打断她道:“以后,不许再总是在我的面前提及她的名字。她是她,你是你,你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和她不同,也不需要去管她的事情,知道吗?”

林乃风的话说完,便启动了车子。

看着那辆熟悉的车子离开的背影,顾悠然站在家的楼下,有些茫然。

他不让自己提到她的名字,可分明,他一直在和她谈恋爱,那徐琴琴应该是和他关系很近的女孩,为何不让她提起她的名字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顾悠然上了楼,开了自己家的门锁,回到了久违的家。

从明天开始,她就可以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她彻底的解放啦。

来到电脑桌前,她开始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在上面记录着她即将要做的事情。

辞职这段时间,她可以选择外出去旅游,也许,旅行最能给人以快乐,她希望先做个快乐的自己,然后再去考虑生活中让人烦恼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再就业。

她兴致勃勃的写完她的计划,然后便开始在网上搜索那些目的地,计划着行程,路线等问题。

当林乃风刚刚赶到医院的时候,他轻轻推开病房的门,却发现,里面乱成了一团。

只见徐琴琴急匆匆地冲进了卫生间,然后对着马桶一阵狂吐不止。

旁边那个小护士手足无措的一直在给她拍背,听到那呕吐的声音,林乃风立即走了过去。

“她怎么了?”他问小护士道。

“这位徐小姐从你出去以后就开始犯恶心,总是想吐,也就现在好不容易给吐出来了。”小护士说完,便站了起来,打算先行离开。

“你等一下,让你们的医生过来一趟,我需要立刻马上治好她的呕吐问题。”出于对朋友的保护,以及填补自己内心的愧疚,林乃风只是希望,她现在能够好好的。

“哦,好的。”小护士走了出去。

林乃风待徐琴琴吐完,又是给她拍背,又是给她递上清水漱口,然后拿毛巾给她擦嘴。

“好些了吗?”

“嗯。”徐琴琴点了点头。

徐琴琴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这几天,没有了她的工作,财务部的几个人开始忙碌了起来。

财务科长也打电话慰问她的病情,她只字未提,将话题引开来。

财务部的人加班加到很晚才把那些昔日是徐琴琴干的活给做完了。

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道:“这个徐琴琴,怎么就请了这么久的病假呢?害我们加班!”

“就是就是,她不在,我们简直苦逼死了,还是盼着她早日康复吧!”一时之间,财务部的几个员工纷纷拿起手机来,给徐琴琴发了一些祝愿康复之类的短信息。

而徐琴琴此刻正坐在床上,微微有些不适。

她拿起手机来,开始翻看那些发过来的信息。

和工作无关,是她的那几位同事,一个个都祝她早日康复。

看到这些温暖的话语,徐琴琴顿时感动的落泪了。

有的时候,也许只是一个很简单的肯定或者安慰,对于一个人,尤其生病的人来说就是莫大的鼓励。

徐琴琴一一给他们回复了谢谢,然后便慢慢躺了下来。

那时,她吐了那么久,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她给吐出来了。然而,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让她现在虚弱无力的厉害。

慢慢的,她便进入了梦乡。

待她睡着,林乃风轻轻走过去,帮她盖好了被子。

他独自一人走出了病房,面对着窗外那一轮明月感叹,有的时候,生活中会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点亮手机,在一个墙角,林乃风将目光一直停留在了顾悠然的微信头像上面。

那个短头发的阳光女孩,今天一定因为失业而暗自躲在角落里难过吧!

手指尖尖抚过那张不算特别精致的脸,他将手机的亮光关上,然后将其放进了自己外套的口袋里面。

这几天,徐琴琴一直时不时地就会呕吐,医生过来也阻止不了她吐,而且医生说了,她这是正常的孕吐反应。有的孕妇怀孕初期的反应特别强烈,以至于下不来床的都有。

林乃风听完医生的话,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的确,他现在正在陪着的是一名孕妇了,各方面都得多加小心了。

前前后后,只要发现顾悠然想吐,林乃风都冲在最前面,帮她做好一切的辅助工作。

一直到,上班的那一天。

当林乃风和徐琴琴同时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大家都在认真的上班,而财务部的那些人一看到徐琴琴就仿若看到了救星。

“琴,你总算是回来啦!冒昧的问一句,你得了什么病啊,怎么这么多天都不能来上班?”财务部那个爱说话的小野好奇的问道。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爱你江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中国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国结并收藏爱你江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