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车啊,咱们再往前面一点吧,那里是个路口,车多。”

王瑶拉着王羽往前拖,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一般小区旁边是没有车的。

两人又转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的士,王瑶生气了。

用手不断点王羽的脑袋,“都是你,干嘛这么久才回来,换个衣服也这么久。我都答应别人了,这下要迟到了怎么办!”

王羽偏了偏脑袋,躲开手指的戳击,“我打电话让人送我们一下吧。”

“你想让谁送,胖子?他那个小绵羊咱们骑着过去,不嫌丢人啊。”

“不是胖子,是我在武馆认识的一个朋友。”

王羽拨通了梅钱的电话,“喂,开你最好的车过来接我,位置我在通讯上发给你。”

王瑶有些不放心道:“你朋友?这么晚麻烦人家不好吧,要不我们再找找车?”

“不用了,咱们在这儿等吧。”

王羽轻声说了一句,问道:“你渴不渴,要喝水吗?”

“嗯,我要喝奶茶。”

“奶茶!?”

王羽四处看了看,他们已经走到了主道上,人流挺多,所以街道旁的小铺子也多。

“那儿有,我过去给你买吧。”

指了指街对面的小商店,王羽走了过去。王瑶本来想跟着,却被阻止了。

这个小店子的名字叫“珍好喝”,老板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模样很清秀。

“一杯薰衣草。”

光头加西装的王羽给人压迫感很重,所以当他面无表情的说出东西后,老娘们愣是半天没敢吭声。

直到再次催促过后,才反应过来,连忙去调奶茶了。

王羽摇了摇头,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估计东西也不怎么好吃。

重新拿出那电话,打给了梅钱,招呼他等下需要注意的事情后,王羽还没有等到奶茶。

“怎么回事?这么慢?”

他面无表情的问道:“请你快一点,我等下还有事。”

之所以特地离开王瑶,就是想要一个单独的环境打电话而已,所以奶茶是次要的。

但是这个时候还没出来,就有点过份了。

小姑娘被吓得一哆嗦,原本已经快要调好的东西被她打翻了。

“对…对不起…我立刻…立刻给你重新做一杯。”

她都被吓出来哭腔,看到王羽皱起了眉头,顿时更害怕了,鞠躬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立刻去调。”

说完连忙转头,准备重新弄。

就在王羽准备说不要了时,王瑶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怎么把人家弄哭了?”

“我哪里知道,只是让她动作快一点而已。”

王羽很无奈,他就这么可怕吗?

如果让此时边做奶茶边哭的小姑娘来说,那是真的可怕。

王瑶是因为天天见面,所以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觉得有气质许多。

但在别人眼里,王羽此时的样子,就是个恐怖的怪人。

那漠然的眼神,光溜溜的脑袋,冷漠的语气,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大反派。

尤其是那一身紫色西装,套在他瘦弱的身材上,不仅没有穿出笔挺的感觉,反倒是阴沉沉的。

就在这时,汽车的鸣笛声响起。

姐弟两转头一看,只见一辆豪华的加长轿车停在了路边,梅钱从驾驶座下来,正冲他们招手。

路旁已经不少人拿出手机开始拍照了,像这种豪车,一般人只是在电视或者网上看过。

“这就是你朋友?”王瑶不可置信的问,一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弟弟的眼神。

王羽点点头,迎了上去。

“走吧,到了地方,早去早回。”

王瑶小心翼翼的跟上,就见到那个一身名牌的公子哥,亲热的搂住自己咸鱼老弟的肩膀。

“阿羽,你能想起我真是太好了。”

梅钱用力抱了王羽一下,然后转头对愣神的王瑶道:“你就是阿羽的姐姐吧,久仰大名。听说你还是猎人协会的?这可了不得啊。”

“呵呵,没有的事。”

王瑶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和王羽上了轿车。

里面空间很大,还有一个小型冰箱。

梅钱亲自开车,没怎么说话,他知道目的地,所以直接过去就行了。

王瑶四处看了看,忽然低声道:“小羽,以后不要和他太多来往。”

“哦?为什么?”

“这人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公子哥,咱们小老百姓跟他不是一个圈子的,所以还是不要接触,不然会养成眼高手低的毛病的。”

王羽笑了起来,“好,我听你的。”

“嗯,记住啊,我可不想你变成目中无人的家伙。”

王瑶放心了,开始到处打量起车里的环境来。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周柯越好的地点已经到了。

是一家KTV。

“就这儿?”王羽转头问道:“她居然约咱们来这里见面?”

“这儿有什么不好,年轻人增加感情嘛。”

王瑶才不会说是她想唱歌,所以才故意选的地方。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准了啊。”

“好好好,咱们快进去吧。对了,你朋友要不要去?”

梅钱连忙道:“不用了,我还有事,要赶着回去呢。”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见王羽点头后,便直接离开了。

“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人家特地开车过来的。”

王瑶有些犹豫的嘀咕了一句,却没有任何开口挽留的意思。

等到梅钱离开了,她立刻拉着王羽进了KTV。

见到姐弟两从那种车上下来,这里的服务人员都非常客气,尤其是在得知对方订的是,这里最贵的包厢后,神情更加恭敬了。

由经理亲自带着他们到了包厢门口。

王羽眉头皱了起来,因为站在外面都能听到一阵鬼哭狼嚎。

当王瑶推开门,他便看见一个打理的非常精致的年轻人,正在对着话筒嚎叫。

腔调很怪,很刺耳。

但坐在沙发上的一群人却在拼命鼓掌。

这些人里,有些王羽认识,是曾经的同学,有些则不认识,看起来年纪都比较大,不像是学生。

一直比较无聊的周柯见到姐弟两,顿时开心起来,先是甜甜的叫了一声瑶瑶姐,随即有些害羞的冲王羽道:“王羽哥哥。”

章节目录

某光头的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人不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人不二并收藏某光头的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