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羽愣住了,心里生出许多猜测,但怎么想,都想不出谁会故意闹出这么大动静,只为了请他吃顿饭。

“那人长什么样?掌柜的你记得吗。”他忍不住问道:“是男是女?是高是矮?”

矮胖掌柜正要回话,忽的眼前一亮,指着门前道:“就是那位豪客。”

王羽回头一看,脸顿时垮了,拉着陈安之就要走出去。

来人正是江云。

他一看两人要走,哪里还顾得上端架子,连忙陪着笑脸迎了上去,“王兄弟,王哥,王大侠,别走啊,我就是想请你吃顿饭,没别的意思。”

“就一顿饭?”王羽斜着眼道:“我不信,你这个家伙坏的很,起开,不然我把你从这里扔到城外去。”

江云吓得倒退两步,哭丧着脸道:“真就是一顿饭,你相信我啊!”

王羽撇嘴正要说话,就听到旁边陈安之肚子咕咕叫了两声,便又犹豫了,“那就一顿饭啊,你在提让我帮你,我就不客气了。”

江云大喜过望,嘿嘿笑着不断点头,“不提不提,之前我没和你们说清楚,这会儿一起聊一聊。”

“行吧,让掌柜的上菜。”

此时吃饭的人挺多,三人便在二楼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着窗户,能看到街道上的行人。

江云笑呵呵的给王羽倒了一杯酒,对旁边陈安之道:“你还小,酒这个东西不要碰,喝点茶水吧。”

“别献殷勤,有事就说。”

王羽将酒一口喝掉,“记住你说的啊,别提那些不可能的事。”

江云收敛了笑容,从怀里拿出那根木簪子,轻轻放在桌子上。

他问道:“一个不过双十年华的女子,又未嫁人,我爱慕她追求她,有什么不对?”

其实在感情这一块,王羽自己也是个愣头青,但这事有没发生在他身上,所以是有话可说的。

“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她,那你想过她的身份没有?那是你姑姑啊,虽然没有血亲关系,但这也是有勃人伦的!”

王羽将酒杯放在桌子上,轻声道:“你只知道自己很痛苦,很难受,但你又有没有想过,她一个女儿家,承受的是不是比你更多?”

江云沉默了,陈安之看着他,觉得有些可怜,在桌子底下轻轻拉了王羽一下,示意嘴下留情。

一直到店小二上菜,江云都没有再说话,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王羽和陈安之可不管那么多,解决完胡家兄妹的事,一直走到现在,都过去一两个月了,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这会儿有的吃,肯定要先填饱肚子再说。

就当他们吃的满嘴流油时,江云猛地抬头,“她喜欢我,我喜欢她,这并没有错,我们只是想在一起而已,剑冢那些老古董不同意又如何,只要我能把人带出来,以后无论是浪迹天涯也好,隐姓埋名也好,都行的。”

王羽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嗤笑道:“你所谓的爱和喜欢,也不过如此而已,自私自利的很呐。”

江云生气了,猛地站起来吼道:“你又懂什么?站着说话不腰疼,行吧,我不用你帮忙,告辞!”

他气冲冲的下楼,王羽摇了摇头,“年轻人呐,情这个东西,真是可怕。”

说着说着,他脑海中又浮现出顾怜儿,连忙甩甩头,却怎么也挥赶不去,只觉一阵肝疼。

两人将上来的菜全部出完,酒水也没落下,正准备去问问有没有订好房间,店小二便脸色难看的走了过来。

他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两位客人,之前说请你们吃饭的家伙不肯付账,订好的客房也给取消了,您看…”

王羽挠了挠光头,“多少钱啊?”

“呃,二十两银子。”

“什么!?二十两,你怎么不如抢啊!”

店小二不笑了,“客观,我还真没坑你们,刚刚那一桌,可都是花了不少代价弄来的好东西,一般每个关系,还吃不到呢。”

顿了顿,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二位不是没钱,想吃霸王餐吧?”

“呸,谁吃霸王餐了,二十两就二十两吧,我们还需要个房间休息,能不能给打个折?”

王羽有些肉疼的从怀里拿出银票,递过去一张五十两的。

店小二见了眼前一亮,神情又恭敬起来,将银票接过后,他笑呵呵道:“自然有的,至于折扣嘛,我得去问问掌柜。”

“去吧去吧,记得找钱啊!”

等到他走远,王羽将嘴里的牙签一扔,感慨道:“安之啊,没想到咱们也有被坑的一天。”

陈安之挠了挠头,看着桌子上比狗舔还干净的盘子,“咱们吃的挺开心啊,师兄你难道不喜欢吗!”

“嗯,味道是不错。”

“那就不亏了。”

店小二给两人安排了客房,相比起别人,的确要便宜一些,这让王羽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

洗完澡后,便休息了。

另一边,江云坐在一处屋檐上,手里还提着坛酒,看着天上银盘似的月亮。

“喜欢一个人有错吗?!我没错!”

他吼了一声,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拿出木簪子放在脸颊,“姑姑,云儿好想你,好想你啊。”

作为剑冢三十年来天赋最出众的弟子,江云以后有很大可能成为长老,甚至和那些师兄们争一争掌门之位。

可惜,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喜欢上了一直照顾自己,并且相依为命的女子。

那些嫉妒他成就的弟子们,嘴里恶毒的话,江云其实都不怎么在乎。

她也不在乎,两人一直觉得,只要能在一起便好。

然而明明决定好,在那些长老问话时,只要江云否认自己喜欢她,她也否认这件事,那么一切都能相安无事。

但真正到了那一刻,江云忽然有种预感,只要自己这么说了,就有可能永远失去她。

所以他改口了,当着剑冢所有弟子,所有长老面前,承认与她的私情。

掌门大怒,本想废去江云的武功,但她死死哀求,甚至不惜以命做威胁,才终于改变了结果。

至此,剑冢少了一个叫江云的杰出弟子,江湖上多了一个弃徒。

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她带出来,但实力不够,直到遇到了王羽。

可惜,最终还是失望。

章节目录

某光头的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人不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人不二并收藏某光头的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