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空身为戒律堂首座,其实手上的事并不多,很多事情都是弟子去处理,他很少管事。

每天不是在念经,就是在念经的路上。

修行到了他这种境界,很多东西都已经放下了,所求的不过是超脱。

但正因为如此,戒空心里还有这一念头放不下,也成了困扰他的一个心障。

如果哪天放下了,或许真能获得成就。

此时他正在小禅院做早课,忽然有弟子跑了过来。

“戒空首座,戒空首座,方丈召集你去天王殿,说是有要事相商。”

戒空睁开眼睛,直接起身开门:“走吧。”

一路上还有不少在寺里有地位的僧人,也急匆匆的往那边,戒空有些不好的预感,加快脚步跟上。

到了天王殿,方丈神情肃穆的坐在蒲团上,周围站着另外几堂的首座。

他还看见一些已经不问世事的老和尚,也被叫了出来。

那弟子送到天王殿外,便没有在进去,而是和其他人一样,守在外面。

戒空的到来,让方丈睁开眼,他环视一周,见人到的差不多了,便道:“今天召集诸位过来,是因为在俗家弟子中,有人做了一件事。”

僧众面面相觑,达摩堂首座问道:“是哪位弟子?”

戒空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难不成是真性在外面做了什么?

方丈颔首回答道:“此人正是戒空师弟亲自带上山的弟子,真性。他在四方县大开杀戒,灭了一个帮派。同时惹怒了京都那些大人物,其中更有如今司礼监的掌印大太监。”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纷纷变色,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向神情平静的戒空。

“敢问方丈,真性为何杀人?”他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后问道。

方丈轻声叹道:“那盐帮作恶多端,暴虐无比,做的是强抢,买卖女子的勾当,弄得许多人家破人亡。”

说完他顿了顿,皱眉继续道:“这里面的起因,是太上宗的行走弟子的弟弟,在盐帮买了一个民妇,真性遇到民妇唯一的女儿,所以才决定插手这件事。”

“罪魁祸首死了吗?”戒空问道。

“死了,所以他同时得罪了朝廷和太上宗,这次叫你们过来,就是想问一下,咱们寺里该以一种什么态度面对这件事。”

方丈轻声道:“是保护,还是撇清关系,你们怎么看?”

众人将目光投向戒空,没有人出来表态,寺里勾心斗角或许有,但也只是一些心境未稳的小辈人,到了他们这个地步,所求一是超脱,二是武学境界。

打击戒空威望,窥视戒律堂首座的位置,会很开心吗?

如果真要争名夺利,他们也不会出家做和尚了。

几十年清苦生活,坚持不下去的早就还俗,此时在场的哪怕没有明心见性,也都是心思通透纯净之人。

戒空叹息一声,心里做了决定,明白事情经过之后,他有些后悔将王羽派出去了。

“真性修行不过半年,就有如此成就,所做之事,也是行侠仗义的好事,哪怕手段有所偏激,但年轻人气盛,以后会改的。”

他轻声说道:“如果真性为非作歹,仗着自己武力胡作非为,自然不能饶恕,但他以心头怒火为基,化身明王,此乃好事。等他回来,我会好好管教的。”

方丈点了点头,“既然戒空首座你这么看,那便护他一次,希望我金刚寺以后能多一个明王护法,而不是恶僧,魔僧。”

戒空长出一口气,看来真性回来后,要好好管束一下了,哪怕将来要还俗,也不能让他踏上魔道。

一番商议过后,寺中高层将消息放了出去。

所有弟子都得知了王羽所做的事,当听到他为了救人,击杀了盐帮上下几十个头目时,不少僧人弟子大声叫好。

真性这两个原本就耀眼的名字,变得更加金光闪闪。

而那些以前就嫉妒他的,则更加嫉妒了。

……

濮阳城东。

苏覃的住宅并不大,但是很清雅,院子里假山流水,竹林亭台,让人一进去,便能感到心神宁静。

这老头给勺子介绍的先生,是一个中年男人,下颌留着一缕长须,面容端正肃穆,让人望而生敬。

此时院子里的亭台中,王羽等三人相对而坐,勺子乖乖站在一边。

“义洲,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孩子,帮个忙教一下吧。”苏覃话语不是很客气,哪怕让人办事,也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姓赵的男人全名赵义洲,乃是濮阳这一块有名的鸿儒,门下弟子很多,不少都在朝中做官。

他听了苏覃的话后,不仅没有丝毫介意的样子,反而露出笑容,“苏老难得有事相求,在下又怎么会拒绝。”

说完赵义洲将目光转向勺子,“可有姓名?”

“回先生,我只有姓,因为是被老村长在雪地里捡来的,所以跟他老人家姓周。”

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大家都叫我勺子。”

赵义洲目光柔和下来,“既然如此,我便给你起一个名字吧,你是雪地遗孤,被人所救,便叫周知恩吧。”

“谢谢先生赐名!”

周知恩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

赵义洲笑着将他扶了起来,见苏覃好像有话要和王羽说,便道:“我带他去说会话,你们聊。”

待他们走远后,苏覃才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那捕快的话你怎么看?十万两花红啊,不知道多少人要眼馋。”

“没关系,来多少杀多少。”

王羽不咸不淡的回道:“我被武夫,怎么能畏首畏尾,早在动手时,就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

苏覃语塞,用手指点了他一下,“你怕是个假和尚,杀性太重,戒空老和尚有的愁咯。”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连累戒空首座的。”

王羽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的,那么就从这一点开始吧,打败一切敢来挑衅的人,然后参加三年后的武道会。

“呵呵,这可不是你说就能决定的。”

苏覃冷笑起来:“以戒空老和尚的脾气,他肯定会护着你,到时候太上宗和朝廷同时发难,你们金刚寺恐怕得出一番血才行。”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某光头的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闲人不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人不二并收藏某光头的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