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会来吧,应该还会来的···”

“你终于出现了,出现了······”

南宫若兮伏在了案桌之上,突然就默默抽泣起来,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要哭,泪水就是那样不自然的滑落下来。

阁楼外面,莫无道隐身站在窗户旁,听着里面传来的低声啜泣,目光有些复杂。

“主人哥哥,这位小姐姐肯定是喜欢上你了,你为什么不接受人家呢。”

智能姬绫儿似乎对这种男女之间的感情很感兴趣。

“呵呵······我···我哪有什么时间谈情说爱。”莫无道目光看向了无尽的虚空。

“主人,蜀山的功法并不要求断情绝情啊!而且,主人修炼的剑仙之道,要想大成,也需要渡情劫的!”

“绫儿,别说了。”

“哦,好的,主人哥哥,绫儿不说便是。”

智能姬绫儿撅着小嘴,然后很快就重新投入演化工业革命中去了。

而莫无道站了一会,闪身消失。

客栈。

清行已经回到了客栈,正和清秋商量着什么。

“师叔祖,您回来了。”

“恩,清行回来了,有什么情况吗?”莫无道若无其事的在窗口坐下。

清行拿起一张情报,递给了莫无道:“师叔祖,刚刚大赵天机堂分部传来消息,大赵国君突然病危,将立太子之位,各位皇子已经开始了夺嫡之战。”

“哦,那我们也得尽快赶去大赵了。”莫无道若有所思。

清秋立马站了起来,“我去准备。”

不过莫无道却挥手拦下了清秋,清秋和清行都疑惑的看着陷入了沉思的师叔祖。

莫无道想了想,觉得就这样离开,自己将来可能会留有遗憾。

那大赵夺嫡之战一时半也不会有结果的,自己不过去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于是开口吩咐道:“清行,清秋,你们两个先行一步,赶往大赵,尽量在暗中搅和搅和,别让那些皇子太快的结束夺嫡!”

“另外,我给你们准备几个锦囊,到了大赵,你们自然会知道怎么做。”

清行和清秋愣了下,“师叔祖不和我们一起过去吗?”

“我暂时还有点事,留在燕国都城,清行你让天机堂的人每天把情报送到这里来就行。”

半个时辰后,清行和清秋一人一匹快马,离开了燕国都城。

莫无道则待在房间,一个人默默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最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待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觉得有些烦闷的莫无道一个闪身,直接掠出了客栈,隐蔽着身影,施展绝世轻功,朝着城外飞去。

到了一处无人的树林,才停下了身影。

封闭了全身真元,摸出一把普通的紫竹剑,开始在树林之中舞了起来,没有丝毫的章法套路,纯粹的发泄······

一棵棵苍天大树被锋利的紫竹剑切割得伤痕累累,虽然没有动用真元,但是以莫无道手中灵器级别的飞剑,就算普通人拿在手里也能削铁如泥。

就这样在树林之中,疯狂的发泄了一个时辰,直到全身力竭,摔进了林间的一片溪流之中。

身体完全放松,他就这样漂浮在河流上,朝着下游漂去!

大约漂出了三四里,莫无道这才一拍水流从河中纵起,落到了河边的草地中。

拿出一坛酒,再次灌了一口,然后顺势躺在了草丛之中,微闭着眼睛,看着天上的太阳。

“主人哥哥,你怎么了?”绫儿萌萌哒的问道。

“没事。”

“哦哦,主人哥哥,你可不要吓绫儿哦!”

莫无道没有理会绫儿,而是躺在草丛中喝了半天的酒。

当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莫无道终于冷静了下来,真元一转,体内的酒气散出了体外,大脑恢复了清醒。

回到了客栈,洗去了一下一声的狼狈,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色长袍。

“我只是去学琴的!”

莫无道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些自欺欺人的喃喃自语。

片刻之后,莫无道的身影出现在了雀阁顶楼的窗外,但却没有立刻进去,而是静静的藏在外面。

南宫若兮的房间内,燕国太子正一脸微笑的和南宫若兮闲聊着。

“南宫大家,若是觉得在雀阁烦了,本宫可以陪南宫大家出去走走,百兽园那边前天刚刚进了一批奇兽。”

“多谢太子!”

南宫若兮脸上挂着矜持的浅笑,“若是太子真心想替若兮解忧,那就送若兮一行出宫······”

话语之中拒绝之意很明显,太子明显表情僵了一下。

“呃······这是父皇的旨意,本宫虽贵为太子,却做不得父皇的主,不过,南宫大家放心,小王会继续和父皇求情的。”

“那若兮先谢过太子了。”

南宫若兮轻轻捂了捂小嘴,略显困顿之意,太子很有眼色的起身,道:“南宫大家是不是乏了,那本宫就先告辞了,不打扰南宫大家了。”

“恩,太子殿下慢走。”

南宫若兮丝毫没有挽留之意,太子尴尬的笑了笑,只好摇着头离开了雀阁。

目送着燕国太子下楼离去,南宫若兮这才关上大门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却见窗户旁的椅子上,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再次出现,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莫大哥,你来了!”

南宫若兮欣喜的一笑,房间之内顿时百花盛开,美不胜收。

“左右无事,便来和若兮妹妹讨教讨教琴艺。”

莫无道手一挥,一壶美酒再次出现在了桌子之上,给南宫若兮倒了一杯,南宫若兮步伐轻盈,带着一阵香风在桌旁坐下。

“嘻嘻,我还以为莫大哥是说客套话呢,没想真的是来和若兮讨教琴艺······”

“呵呵,看若兮妹妹在大陆如此的受欢迎,我也想试试能不能出道成为偶像!哈哈·······”

“可若兮授徒可是很严厉的哦,若是莫哥哥不认真,若兮可是会打手心的···嘻嘻!”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似乎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一向矜持的南宫大家,此刻宛如一个天真的邻家小妹一般,笑嘻嘻的在自己大哥面前卖弄才艺。

燕国太子才离开雀阁几百米,就听到雀阁顶楼响起了一阵充满了欢快欣喜的琴音,不由暗叹一声,这南宫大家困顿只是借口送客而已。

于是,整个下午,御花园的雀阁之上,琴声阵阵。

这琴声也是奇怪,有时宛如仙音,有时候又像是胡乱拨弄,噪耳至极。

这让皇宫之内的众人都无比的好奇,难道南宫大家在授徒。

可这徒弟的水平也太差了些吧!

雀阁之上,莫无道也是一脸的尴尬,南宫若兮却在一旁捂着小嘴,倾城的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意。

“这个···我的天赋是不是太差了啊!”莫无道郁闷的摸了摸鼻子。

“嘻嘻······哈哈······”

琴案旁,南宫若兮揉着肚子,丝毫没有女子矜持的笑了起来,笑得那个欢快。

莫无道黑着脸瞪了她一眼,然而惹得佳人越发笑呵呵,只得郁闷无比的灌一口酒,自己也傻傻的笑了起来。

说来也是奇怪,自己今天似乎天赋被锁,以自己元婴后期的心神修为加上千锤百炼的肉身协调性,拨弄这小小的琴弦居然如此的笨拙。

简直是要贻笑大方!

南宫若兮笑了一会儿,微微整理了一下笑得有些乱了的头发,手脚并用的挪动了莫无道的琴案旁边,脸色微红的柔声道:“莫哥哥不要生气嘛,来来来,若兮再教你一个简单的······”

一个认真的教,一个认真的学。

但这学生似乎琴艺天赋极差,琴音依旧刺耳难听······

当莫无道离开雀阁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而琴声喧闹了一天的雀阁,也安静了下来,雀阁周围的无数听众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果一直是南宫大家演奏的仙音,大家听上个一天一夜也不会觉得烦,可那偶尔出现的杂音,却让大家烦不胜烦!

雀阁之中,南宫若兮一脸的兴奋与满足,白嫩的脸蛋上露出了一抹醉人的微笑。

今天可以说是她这么多年来最为开心的一天。

披着一身薄纱睡衣,毫无形象的趴在柔软的床上,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容。

······

第二天一早,南宫若兮早早起床,利索的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在房间内准备了一桌美味的早餐,还摆上了几壶燕国皇室送来的美酒。

然后,把阁楼的窗户打开,一脸期待的等着莫无道的出现。

没让她失望,一道白衣身影忽然就出现在了窗户边,看着一桌丰盛的早餐和淡淡的酒香。

“好酒!”

莫无道轻轻一笑,看着身前打扮的靓丽无比的女子,赞叹道:“倾国倾城,芳华绝代,好妹子,哈哈······”

被心上人如此一夸,南宫若兮脸蛋微红,眨了眨眼睛,嗔道:“油嘴滑舌,快进来,早饭都凉了。”

虽然早已辟谷,但莫无道对于这凡间美食却从不忌口,况且还是佳人准备的,岂能客气。

很快,莫无道食指大动,就着美酒享用起来早餐。

而南宫若兮则侍奉在一旁,非常优雅的小口小口吃着,或者微笑着给莫无道斟酒,一股无比温馨的气氛在房间之内扩散开来。

两人都没有发觉,两人的关系,不知道何时已经无比亲密。

章节目录

魔道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法师沈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法师沈剑心并收藏魔道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