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清行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师叔祖教训的是,我以后会多注意的。”

莫无道停下马,抬起头注视着前方云秦国都城雄壮威武的城门,低声喃喃道:“还有一个原因,临下山时,掌门师兄曾隐晦的透露,有几位长老那边也偷偷派人下山了·····”

“啊!”清行和清秋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呵呵······所以,咱们还是先让他们的人去试试,那大赵国君虽然还是壮年,但是因为旧伤复发,深入骨髓,神仙难救;

膝下虽有八位皇子,皇家最忌多子,这八子夺嫡,可不是什么好事?”

“清行,让天机堂的人在诸位皇子身边安插人手,等我们到了大赵的时候,各位皇子的一举一动都要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好,我立刻传讯大赵的负责人。”清行目光一凛,表情严肃。

想了想,莫无道再次开口:“时间有点紧,若是遇到困难···可以动用一些···禁忌手段!”

“是。”清行眼皮一跳。

禁忌手段!

也就是说为了能尽快安插耳目,除了收买、威胁等等常规手段之外,甚至可以使用修士的迷魂、拘魂搜魂等手段。

“呵呵!现在我们先进城看看!”

莫无道一夹双腿,骑着马混入了入城的人流车流之中,清行清秋紧随其后。

进城之后,三人来到了城中距离皇城最近,而且高度足够高的一座豪华客栈,直接几坨金元甩出,财大气粗的把楼顶的客房全部包了下来。

很快,房间内只剩下了莫无道和清秋两人,清行已经出去和此地的天机堂负责人联络,在凡间,修真界的诸多手段难以施展,这让三人有些束手束脚。

比如传讯消息之类的,若是在修真界,一块传讯玉就可以万里即时传讯;但是到了世俗凡间,就算是最顶级的传讯玉也只能短距离传讯。

这次下山,掌门千叶给三人准备了各种用得到的顶级装备,稀有的极品传讯玉也给莫无道下拨了五块。

莫无道三人一人一块,但是极品传讯玉在这凡间被限制得只能传讯千里,不得不说这天道为了保护凡间,还真的滴水不漏。

天子一号楼,面对着皇城的一侧窗户被打开,莫无道非常慵懒的坐在太师椅上,手中摇着一把名贵的白玉扇,目光深邃的望向远处辉煌的皇城。

清秋恭敬的站在一旁,给师叔祖倒酒!

“听说这次玄天派下世俗的弟子是个女弟子,还是当代掌门的亲传弟子!”莫无道喝了一口,若有所思的念叨着。

“是的,玄裳仙子,号称是玄天派第一天才弟子,至今不过百岁,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巅峰,这次来凡间,想必是被玄天派用秘法压制了修为!”

清秋搜索着脑海之中关于玄天派第一弟子的信息,缓缓说道。

“呵呵···这么说,还是我的师侄了。”莫无道呵呵一笑。

清秋也轻笑了一声,“若从辈分上讲,确实如此!”

玄裳仙子的师父是玄天派掌门,而莫无道是天魔宗掌门的师弟,若是按辈分来论,玄裳是该叫莫无道师叔。

“既然来了,就找机会看看我这玄裳师侄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三人在云秦国都城一呆就是五天。

清行每天都被莫无道安排出去执行任务,忙得不见人影,而清秋负责陪着莫无道四处游玩。

这让清行几乎嫉妒的发狂,不过却也没什么怨言!

灵岚师叔祖安排他的任务他还真不敢放手不管,既然这云秦国是未来人皇之位最有力的竞争对手,那这里的情报网建设那绝对的重中之重。

这五天莫无道和清秋也不仅仅是四处游玩,而是再找机会接触云秦国的皇室,准确的说是住在皇城某处宫殿的玄天派弟子。

但是两人亲自出手试探了一番,还是没能见到那个玄天派天才弟子玄裳仙子。

而且,在有一天夜探皇宫还差点暴露了行踪。

在第六天,莫无道终于等到了机会,云秦国二皇子将在天仙楼设宴,请玄裳仙子听琴。

“天仙楼!”

莫无道看着眼前这气派的楼宇,心中想到了一路听到的故事!

传闻琴绝南宫若兮就是在这天仙楼抚琴一曲,引得天仙下凡伴舞,没想到四年前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绝色美人,在大陆上如此的有名!

简直是风靡全大陆的明星,理智粉脑残粉无数的人物。

至于天仙下凡之说,莫无道等人自然是嗤之以鼻,那个幻象大概是天仙楼背后的势力安排了人故弄玄虚罢了!

天道规则下,各个界面之间的出入非常的严谨。

“少爷,我们进去吧!”清秋在一旁恭敬的说道。

既然是要暗中探查,两人自然是换了容貌,莫无道身穿华丽骚包的紫色衣服,腰间挂着两块名贵的玉佩,手中拿着一把价值不菲的白玉扇,脸色苍白虚弱略带轻浮,一看就知道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而清秋则换下了一身白色道袍,而是换上了一套青色劲装,清秀的脸也被莫无道弄得老成了许多,也黝黑了一些,此刻的清秋一副伺候少爷的狗腿子模样。

“恩恩!”

莫无道似乎是用鼻孔在说话,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色迷迷的盯着周围出入的年轻姑娘,惹得不少人暗暗皱眉,暗骂登徒子!

天仙楼的上三层被二皇子包了下来,只有持有二皇子请柬的人能上去。

莫无道二人自然是没有的,不过难不倒他们,只见清秋走上前,从怀中掏出一份烫金的请柬,递给了守在楼梯口的两个姑娘。

“原来是连少爷,上面请!”两个姑娘翻看了一下请柬,立马恭敬的伸手虚引。

连少爷是真实存在的,是云秦帝国某位城卫官家的公子,在都城虽然算不得多大的人物,但是还是接到了二皇子的邀请。

真正的连少爷和他的护卫现在却躺在某个宅子中酣睡,由天机堂的人照顾着。

莫无道迈着八步从两人中间走过,色迷迷的目光在两个俏丽的姑娘身上扫了一遍,笑呵呵的说道:“谢谢两位小妹妹,小秋子,赏!”

身后的清秋心中无比憋屈的哀嚎了一声,小秋子,师叔祖起的这个外号怎么听怎么别扭!

可谁让人家是师叔祖呢!

摸出两张银票,清秋面无表情的递给了两位迎客的姑娘,然后飞快的跟着莫无道往楼上走。

“多谢连少爷!”

接到打赏,两个姑娘惊喜万分,这点银票可是抵得上他们半年的酬劳了。

莫无道来到七楼,目光扫视了一圈,就座的人没有多少,大部分都是年轻公子哥;抬头看了一眼八楼,就座的人就更少了;再看顶楼,只有一群衣着鲜艳的妙龄少女在来回穿行,却不见一位客人就座。

这天仙楼的设计也是颇为独特,中间是个巨大的天井,直通顶楼,各种雅座房间则围着这个圆形天井一层层筑起。

现在七楼中间的空处已经北数十块巨大的木板填平,把上三层和下面分隔了开来。

见莫无道和清秋上楼,七楼处立刻有一位白衣少女带着淡淡的微笑,“欢迎公子······”

然后带着两人往七楼的一处雅座走去。

莫无道摇摇晃晃的跟在后面,心中却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这少女算不上绝色,但也长得颇为清秀,身材也不错,眼神清明,看起来就像邻家小妹一般。

这天仙楼果然不是一般的风月场所啊!不错!

不过,这二皇子宴请玄裳仙子选在这天仙楼也真是够胆。

毕竟,再高端再卖艺不卖身的风月场所,也是风月场所!

跟着白衣少女莫无道在一处雅座坐了下来,清秋自然是恭敬的站在了莫无道身后,目光凌厉的在周围扫视了一番,一副忠心耿耿的护卫模样。

这让暗处监视的人轻轻点了点头,不再注意莫无道这边。

“公子,喝茶还是喝酒?”

白衣少女侍立在一旁,目光看了看桌上的一个酒壶和一个茶壶,询问道。

“来天仙楼,自然是喝酒玩女人啦!”

莫无道轻浮的哈哈一笑,伸手就想在少女柔嫩的脸蛋上摸一把。

白衣少女俏脸微微一变,退后了一步,有些生气的低声道:“还请公子自重,今天是二皇子的宴会!”

“哈哈,小妹妹的意思是,只要不是二皇子的宴会就可以摸了吗?那不如待会你就和本少爷回家怎么样,本少爷家里正缺一个暖床丫鬟。”

莫无道猥琐的笑了起来,惹得白衣少女一阵羞恼,瞪了莫无道一眼,却非常有职业素养的给莫无道倒了一杯酒,然后侍立在一旁。

“哈哈哈······”

“哟,我说谁这么大胆,居然敢调戏天仙楼的姐姐,原来是连家的少爷啊,呵呵,果然和他爹一样,是个好色之徒,简直丢了我们京城公子哥的脸。”

一道嘲讽鄙视的声音在不远处的雅座里响起,莫无道抬头瞥了一眼,对方那一桌上又两个年轻的公子哥,说话的正是一个瘦高的小白脸。

章节目录

魔道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法师沈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法师沈剑心并收藏魔道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