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山脉,一僧一道在林间飞驰。

“小和尚,你有完没完,我说了不会出家当和尚!”

莫无道身背紫竹剑,剑步妙法发动,眨眼便从一棵树尖跃到另一棵树的树尖,瞪了身后的梵心一眼。

这小和尚经过与毛僵一战,看到了莫无道的资质出众,而且深入接触之后,发现莫无道居然是天生道体,

那看莫无道的眼神,瞬间变成了老色狼看到绝世美女的眼神,吓得莫无道是亡魂皆冒!

“莫道友慢走,你与我佛有缘!若道友愿拜入我大悲宗,小僧我愿以师兄之礼待之,你我师兄弟共寻那成佛之道,岂不快哉!”

莫无道怒吼一声,“老子说了不出家!谁稀罕当你师兄,小和尚你别烦我!”

“阿弥陀佛!莫道友,还请你考虑考虑,我大悲宗乃修真界顶尖大派,宗内功法无数,灵气浓郁,还有达摩祖师所创达摩剑法,乃上乘法门,莫道友乃剑道天才,必定能弘扬我佛门剑法!”

“不考虑!不学!不要!不同意!”

莫无道翻了翻白眼,就你佛门的剑法,在蜀山的剑法名录之中,连前一百都排不上,还好意思拿来诱惑我!

“莫道友,还请认真考虑!”梵心小和尚依旧不恼不弃。

莫无道没有在回话,身体化作一道剑光,朝着前方飞去,可是无论莫无道如何加速,这梵心和尚依旧不紧不慢的跟着,嘴中不断的念叨着,让莫无道遁入佛门。

这一刻,莫无道多希望自己能使用御剑飞行术!

御剑而行,眨眼千里!

“小和尚,你可别逼我,逼急了老子拿出星痕剑,和你同归于尽!”

莫无道心中暗自发狠,但也只是随便想想,两人虽只相处了一晚,莫无道却清楚这小和尚心地不坏,而且佛法精深,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话唠!

大约飞出了百里,两人在一处山头停了下来。

莫无道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摸出酒葫芦灌了满满一口,才压下了心中的些许烦闷,斜眼看了一眼身旁宝相庄严的小光头,邪笑道:“梵心小师父,要不要来两口!”

让莫无道大跌眼镜的是,梵心小和尚面色不改的接过莫无道的酒葫芦,也灌了一口,喝完还咂了砸嘴,“好酒!”

莫无道瞪大了眼睛,抬头看了看梵心那光溜溜的脑袋,笑道:“小和尚,我虽非佛门中人,但对佛门戒律略知一二,这出家弟子必须遵守五戒十善,有一戒为不饮酒吧!你这是想被逐出师门吗?”

梵心再次举起酒葫芦灌了一口,片刻之后,喷出一口酒气,“四分律载,这饮酒有十过三十六失,人间诸多罪恶,莫不以酒为媒介,智者举一而反三,便知酒之危害,佛门便立此戒律。

然小僧心中有佛,已知酒之危害,必不敢胡乱醉酒使自己脑袋迷糊,自不会酒后失言失礼,又为何喝不得这酒!”

“哈哈······小师父果然看得通透,他日必能成为一方大佛啊!”

莫无道一招手,把酒葫芦抢了回来,自己灌了一口,然后眼中一转,说道:“自然如此,小和尚稍等片刻,我在送你一戒。”

说完,莫无道闪身消失在了原地,朝着山下掠去,梵心眼皮微微一跳,却并未动身。

半刻钟后,莫无道的身影再次从树林之间走了出来,手中却是多了几只山鸡,毛发肝脏皆处理干净。

在地上堆起一个柴堆,丢下一个火球引燃,把山鸡往上面一放,片刻就有肉香散溢开来。

莫无道摸出一些调料洒在上面,自顾自说道:“这山林人迹罕至,环境保护的到是很好,草料香料长了不少,倒是便宜了我。”

梵心小和尚盘膝坐在对面,神色淡然的看着莫无道的一系列动作,他似乎也知道了莫无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几只山鸡很快变成了金黄色,完全熟透,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莫无道咽了咽口水,率先尝了一口,暗赞了一声,然后把其中一只烤鸡递给了梵心小和尚。

“常听人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小和尚,可别浪费了我一番辛苦!”

梵心小和尚呵呵一笑,接过烤鸡,咬了一口,毫无勉强的赞道:“莫道友,好手艺!好悟性!果然与我佛有缘!”

“呃······有缘就算了!”

莫无道脸色一僵,自顾自的啃着手里的烤鸡,暗道:这小和尚连犯了数条戒律,却是面不改色,心神未乱,果然不凡。

“呵呵······”这时梵心小和尚会心一笑,从莫无道手中拿过酒葫芦,喝了一口才说道:“小僧现已违数道佛门清规戒律,莫道友你看如何?”

顿了一下,又说:“如果莫道友肯入我佛门,小僧可与你天天喝酒吃肉,尝遍这世间烟火。”

莫无道现在是真的服了这小和尚,拱手拒绝道:“小和尚你果然佛法精深,佩服!佩服!不过,这出家之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然后猛灌了一口美酒,笑道:“你这小和尚倒是颇合我脾气,虽无缘与和尚你成为师兄弟,做个朋友还是可以的。”

“哎!”梵心叹息了一声,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可惜之意,莫无道如此坚定的不愿入佛门,他觉得是个大损失!

“既然莫道友心意已决,那小僧便不多言!梵心就交道友这个朋友。”

“哈哈,甚好甚好!”莫无道哈哈一笑,终于搞定了这个烦人的小和尚,一路上一直劝自己遁入佛门,差点就把他逼疯了。

这打又不想打,甩又甩不掉的!现在终于告一段!

也不用担心这大悲宗的‘逆徒’来烦自己了。

不过,当这小和尚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估计会很郁闷吧!

一个是正道大派大悲宗的弟子,一个是魔道第一大派天魔宗的弟子!

也不知道这小和尚会不会和那些伪君子一般有正魔之见!

“来来来······梵心小师父,美酒还有不少,再来一杯!不对,再来一壶······”

突然,梵心和尚的耳朵一动,放下了手中的烧鸡,目光警惕的看向了山下的树林。

“有人来了。”

莫无道一惊,放开神识查探,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动静,脸色微变,自己的心境修为元婴期,能避开自己神识搜索的,那来人的修为至少在元婴期。

“小僧乃大悲宗弟子梵心,来者还请现身一见。”

“哈哈,大悲宗,原来正道大派大悲宗的弟子也吃肉喝酒,真是天大的笑话,哈哈哈······”

“老大,我怀疑是假和尚!”

“如果是真和尚,那我们就替大悲宗清理门户。”

树林之间一阵晃动,莫无道眼角微挑,眨眼间,数道身影从密林之中走了出来,为首之人长相粗鲁邪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梵心和尚不恼不羞,淡然双手合十行礼道:“阿弥陀佛,小僧吃那酒肉,乃是与莫道友论证佛法,请诸位不要侮辱我大悲宗。”

来人一阵嗤笑,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嘲讽道:“大哥,你看这小和尚,真是虚伪,分明是自己贪图那口舌之欲,违了清规戒律,还论证佛法,和一个剑修道人论证佛法?”

“哈哈······”众人齐声大笑。

莫无道慢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收起酒葫芦,眯着眼睛扫过众人,来人共五人,皆是男子,让他最为警惕的有两人。

为首那邪气的汉子,还有身后一个一脸冷酷的青年,他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从这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梵心和尚淡淡一笑,虽被众人嘲笑,却依旧平心静气的说道:“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各有千秋,何不能坐而论道!”

“哼!”为首的汉子冷哼一声,收起笑声,“小和尚,老子不管你论不论道,我只想知道,往南百里阴风谷那头僵尸,是不是你二人除去的。”

莫无道微微皱眉,看这些人来者不善,本着不想惹事,想要否认,不想梵心却是微笑点头,回道:“不错,那凶物残害无辜,吸人精血,我与莫道友与之大战数百回合,才堪堪降服。”

莫无道暗自叹息了一声,这小和尚真是古板,还真是出家人不打诳语!

但梵心已经承认,他否认也无用,脚步微微移动,暗自开始集聚起真元,谋划着待会打起来该如何应对。

“果然是你们所为!”

为首汉子脸色一喜,然后又一沉,目光紧紧的盯着梵心和尚,“这么说,那头僵尸血池里凝结的血珠也在你们手上咯!”

另外四人也微微移开了步子,气息紧紧的锁定了莫无道和梵心两人。

“不好意思,诸位,那枚血珠精华,被那凶物引爆,我二人并未得到任何好处。”梵心小和尚实话实说道,但这话谁会信。

之前那尖嘴猴腮的青年破口大骂,“你这和尚,好不实诚,分明想私吞那宝物,快快把那血珠交出,然后留下储物戒指,我便向大哥求情,说不定能放你们一条生路。”

这话一出,梵心和尚的脸色也是微变,沉声道:“诸位道友,小僧所言句句属实,莫道友可为在下作证!”

莫无道撇了撇嘴,瞪了梵心一眼道:“小和尚,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们这是拦路抢劫,你还和他们废话。”

为首的汉子哈哈一笑,讥讽的看着梵心和莫无道,笑道:“小和尚,你这位道可比你看得清楚,没错,我们就是想拦路抢劫。”

章节目录

魔道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法师沈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法师沈剑心并收藏魔道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