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和尚脸色一苦。

“师父说我这次下山必有一劫,难道小和尚我要殒命于此?”

看着枯骨僵尸就要接近少年和尚的背后,莫无道也在纠结要不要出手。

按理说,这毛僵的确是个危害人间的凶物,自己理当出手料理,可现在莫无道也没有把握啊!

这正直月圆,毛僵有着天上明月光华的补充,这少年和尚打了半天,根本没有对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而且莫无道也不认为自己现在的实力,能斗得过那头毛僵,而且是一头被惹火了的毛僵。

“藏在树后的道友,还请出手替小僧解围!”突然,少年和尚平静的声音出现在了莫无道的耳边。

莫无道一惊,暗道一声,这小和尚早就发现自己了,“传音之术!”

“还请道友出手助小僧一臂之力,小僧感激不尽!阿弥陀佛!”少年和尚的声音又一次在莫无道的耳边响起。

那些枯骨僵尸已经到了少年和尚的身后,正前赴后继的攻击着少年和尚那匆忙之间撑起的防护金光。

既然对方发现了自己,莫无道也不在隐藏,几个凌空纵越,轻飘飘的落在了少年和尚的身后,随手挥出几道掌心雷,清理掉几头枯骨僵尸。

“小和尚,你怎么发现我的?”

少年和尚费力的操控着金钵和木鱼压制那头毛僵,回头笑眯眯的看着出现在身旁的莫无道,“道友的隐身敛息之法的确精妙,但小僧有一妙法,可看穿和探视修为不高出小僧太多之人的隐身之法。”

莫无道微微点了点头,还以为是自己的道法失灵了呢!

随手打碎了两头想趁机偷袭的枯骨僵尸,莫无道看了一眼被镇压的死死的毛僵一眼,说道:“在下莫无道,不知小和尚如何称呼?”

“小僧法号梵心,多谢道友出手相助!”少年和尚到也不恼莫无道喊他小和尚,毕竟,他真的是个小和尚。

莫无道看着梵心小和尚在那装模作样‘费力’的压制毛僵,若有所思的笑道:“小和尚,你倒是好算计!”

站在了这小和尚身边,莫无道才发现这小和尚体内佛力滚滚,之前的一番争斗,根本就没有浪费多大力气。

这故意表现出不敌和抽不出手,不过就是想引出自己,如果自己是敌非友,估计会被小和尚打个措手不及。

这小和尚看上去慈眉善目,内心真够阴险的!

“阿弥陀佛,世道艰险,梵心也是为了保住性命!”梵心小和尚依旧淡淡的笑着回道,也不觉尴尬。

莫无道翻了翻眼,这小和尚倒也实在,毛僵召唤出来偷袭的枯骨僵尸已经被他出手料理,莫无道的目光也移到了被金光镇压着的毛僵。

“小和尚,后顾之忧已除,你是不是该度一下有缘‘人’!”

“阿弥陀佛,这是自然!”

梵心看出莫无道没有恶意,宣了一声佛号,澎湃的佛力输出,毛僵头上的木鱼和金钵光芒大盛,黑色尸气发出嗤嗤嗤的声音,迅速被金光净化。

“吼!”

随着金光的不断净化,毛僵的身影再次露了出来,凄厉无比的怒吼着,拼命抵挡着金光的照射。

“小秃驴,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金光净化了防护尸气,照到了毛僵的肉身之上,冒出阵阵青烟,毛僵那恐怖的双目怨毒的瞪了梵心和尚一眼,然后又警惕的在莫无道的身上扫过。

莫无道双手举起,退后了几步,道:“我不插手,我就看看,你们继续!”

梵心小和尚愣了下,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莫无道这作风颇觉有趣,但也没说什么,朝着毛僵厉声喝道:“阿弥陀佛,妖孽,你还是让小僧我超度吧!早日解脱,早日轮回。”

“哼!”

毛僵厉吼一声,有些破烂的肉身突然暴涨一倍,脚尖在地面猛的一踩,腾空而起,两只尸爪狠狠的朝着头顶的金钵和木鱼抓去。

嘭的一声,尸爪与金钵、木鱼撞在一起,金钵、木鱼只是摇晃了一下,而毛僵则是被反震回了地上,尸爪之上鲜血淋漓,受了点小伤。

梵心小和尚则是趁机让金钵和木鱼往下压,朝着毛僵的脑袋就砸了下去,毛僵想躲开,金钵和木鱼的却突然加速,轰在了毛僵的胸口之上。

砰砰砰!

金钵和木鱼不断的轰在毛僵的身上,每次都能让毛僵的肉身受到损坏,毛僵惨叫连连,却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这毛僵的肉身真强悍,不愧为铜皮铁骨,若是比毛僵更强的飞僵,估计分神期以下的修士,连对方的肉身都伤不了。”

莫无道在一旁看着梵心和尚的金钵和木鱼不断的砸在毛僵身上,心肝也是微微一颤,这要是砸在自己身上,估计筋骨尽碎,五脏移位,吐血而亡。

“吼吼吼······”

毛僵似乎也受不了梵心和尚的连续攻击,再次仰天大吼了一声,就见一股粗大凝实的月华从天而降,被那毛僵一口吞下,然后毛僵身上的凹陷下去的骨肉又再次恢复过来。

然后那毛僵似乎一下子爆发,两只尸爪猛的扣向袭来的金钵和木鱼。

嘭!

木鱼和金钵一下子被击飞了出去,光芒暗淡,而梵心和尚脸色一白,身体摇晃了一下,双手飞快的结印,金钵和木鱼飞回到了身边。

“阿弥陀佛!这妖孽怎的如此顽强!”梵心和尚眉毛皱起,有些无力的看着吸收了月华之后,又强了几分的毛僵。

这样打下去,那还不没完没了了!

“莫道友,你可有办法降服这凶物?”

无奈,梵心和尚只好向莫无道寻求方法,不过,他也没抱多少希望,因为现在莫无道没有隐藏修为,梵心很敏锐的感应到了莫无道丹田内的真元波动,修为还在他之下。

莫无道耸了耸肩,“大悲宗的小师父都降服不了的,我又哪里有办法降服!”

“道友此言差矣!诸道各有所长,我佛家并不太擅长攻击,无法对这凶物造成实质性伤害;

我观道友身背长剑,猜是剑道修士,剑道一脉,锋芒最盛,攻击力最强,道友不妨出手试上一试,除了这凶物,保这一地安宁,功德无量!”

“阿弥陀佛!”梵心说完还道了一声佛号。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莫无道摸了摸鼻子,脚步轻踏,一闪身就来到梵心小和尚的身边,朝着不远处的毛僵咧嘴一笑,“既然这小和尚这样说,那我不出手似乎不行了。”

“吼······你们!”

毛僵大怒,这两人居然拿自己来验证佛道剑道,真当自己好欺负不是,“我要吸光你们的血!”

毛僵厉吼一声,尸爪扬起,寒芒森冷,尸气弥漫。

噗!

莫无道一步跨出,紫竹剑出鞘,剑身之上青色剑气浮现,一剑落下,毛僵手上多了一道血痕,却并未被莫无道斩断。

“再来!”莫无道身法发动,一剑接着一剑的斩下,紫竹剑剑影重重,剑气凌厉,每一剑划过,毛僵身上便多了一道血痕,数息之间,莫无道便连斩数十剑。

毛僵怒吼一声,筋肉鼓动,尸气缠绕,九天之上的月华再次降下,几乎是肉眼可见,毛僵伤口上的剑气被飞速的驱除,然后伤口快速愈合复原。

“这么变态!”

莫无道眼中精芒一闪,意念一动,调动丹田真元,中品灵器的紫竹剑剑芒大盛,再次疯狂斩向毛僵。

又是一轮眼花缭乱的剑法施展,毛僵身上再次多了数十道血痕,却也没能造成实质性伤害,铜皮铁骨,名不虚传啊!

远处的梵心和尚,此时的注意力却不在毛僵身上,而是莫无道身上,两只放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莫无道的身影。

“此子气质不凡,剑法超群,修为不过心动期,却颇有剑仙之姿,也不知是哪派弟子?”

莫无道见中品紫竹剑奈何不了这毛僵,有些暗恼,剑者必要有锋芒!而此刻自己的锋芒却被这区区一头毛僵给挡了,这可不好!

“星痕剑出,定能斩这毛僵,可那小和尚隐藏颇深,我又岂能轻易暴露底牌!”

微微一思索,莫无道就放弃了拿出星痕剑的想法,星痕剑可是本命法宝,是自己最大的底牌,这样暴露那就太可惜了。

“对了,这毛僵肉身僵硬结实,法宝难伤,但是却可用法术制服;自从修了剑道,这法道一脉的各种术法到是少用了,想我蜀山的咒术和符箓那可也是一绝啊!我怎么忘了呢!”

“诸多法术之中,似乎有一招引雷之术,应该能灭了这凶物!”

莫无道一边施展剑法和毛僵纠缠,脑海之中却快速的推算起来,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估计只能引下一般的雷火,没多大用处。

“五火神雷,聚空中五火之精炼制而成,应该能灭了他!”

目光朝后面一撇,却发现梵心小和尚悠闲的看着自己和毛僵斗法,莫无道心中暗道,怎能让你看戏。

“梵心小师父,替我缠住这毛僵片刻,我有一大招需耗费些时间准备!”莫无道一剑斩出之后,飞身退回到梵心小和尚身边。

梵心小和尚一愣神,也不疑其他,问了句,“可有把握?”

“九成!”莫无道没有说满,但是也很自信!

“好!”梵心一点头,拿起禅杖缠上毛僵!

“这邪物可吸收月华恢复伤势,要想给他致命一击,必须阻断他吸收月华,小和尚,可有办法?”莫无道传音道。

梵心小和尚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圆月,他也发现了整个问题,目光一转,把挂在身上的袈裟扯了下来。

“道友放心施法,小僧来阻止月华!”

说完,把袈裟往空中一扔,这袈裟见风就长,瞬间疯长成为数百米的布帛,飘上九天,遮住了月华泄下。

“啊!”毛僵愤怒的吼声响彻山谷。

章节目录

魔道修仙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法师沈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法师沈剑心并收藏魔道修仙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