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迟的心情不太好。

因为珠子的事。

到不是他小气,自家人嘛,分享一下当然没什么。

只不过金手指这种东西呢,习惯性是属于自己的比较好,至于家人,当然是在自己保护下过着太平快乐的日子。

这才是标准的主角模板。

然而惨淡的现实却告诉他,独一无二的金手指不属于他,他只是个二传手,而且有可能会继续传下去——家人的数量和珠子的数量正好对等,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这让他一整晚气都不太顺。

另外总觉得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没做,就是一直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呢?

上学路上想了半天,夏小迟一拍脑袋。

想起来了!

忘了在洛依依被窝里放凉水!

夏小迟痛心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按夏小迟的脾性,昨天洛依依“出卖”他,那是肯定要教训的,不过时过境迁,夏小迟也不会再翻后账。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兄妹相斗,其乐无穷!

到了学校,刚到楼梯口,就看到曹围走了过来。

脸上贴着厚厚的纱布,看起来象个蒙面人。

“小子,跟我上去。”曹围说。

他鼻梁还没好,堵得严实,说起话来也瓮声瓮气的。

夏小迟看看他身边还有两个同学,明白这是要以多对少了。

很好。

夏小迟露齿一笑:“天台?”

曹围点头:“天台。咱们重新较量一下,放心,他们就是负责看的,不会动手。”

是,你要是能赢我,肯定不动,要是输了,肯定动。

夏小迟不会对对手的人品抱信心,毕竟他对自己的人品都没信心。

不过他还是点头:“成。”

就这么施施然跟曹围上了天台。

韩雄见状跟过来:“夏小迟,他们是不是要打你?要不要我叫依依过来?”

“滚蛋。”夏小迟给了他一个中指,自跟了曹围上天台。

韩雄见状,跑回教室喊了一嗓子:“夏小迟跟曹围约战了,在天台。”

呼啦一下子,所有同学都冲了出去。

天台上,夏小迟手插裤带,看着下方。

这里是四楼,大家都是练过的,摔下去应该摔不死。他想。

曹围目光凶狠的看夏小迟:“喂,小子,昨天不是正式的,今天正式和你玩一场,我要是再输了……”

他话没说完,就看到夏小迟已冲了过来。

曹围跨弓步,出长拳,夏小迟根本不跟他比拳脚,顶着曹围的拳头就抱了过来。

这次曹围有了准备,就在夏小迟抱过来的同时,出脚将他踢开,同时一个旋身下落,手肘已狠狠撞在夏小迟背部。在他想来,这一下足够将夏小迟打趴在地。

没想到夏小迟只是身体一顿,随后竟然抱着他的腿将他扛了起来,然后就轰隆隆向前冲去。

正好韩雄和一大帮同班同学冲上来,然后他们看到……

夏小迟就这样抱着曹围,刷的跳下天台。

“啊!”

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唯有韩雄大喊:“我操,夏小迟牛逼,直接拼命啊!”

钱晶晶没好气的拍他脑袋:“你想什么呢?这有什么好夸的!”

大家纷纷跑到天台边,一起往下看。

就见夏小迟已经站起来,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

唯留曹围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他到是没死,不过这一下已将他摔的彻底怀疑人生,整个人都不好了。

手插裤袋,用脚踢踢曹围的脸,夏小迟道:“下次约战,别再去天台了。”

说着已施施然走开。

这一架让夏小迟的心情霍然开朗。

于是夏小迟意识到,心情不顺的时候,打人到是个消遣解忧使心神通泰的良法,将来定是要记入何家祖传秘方中的。

当然,是药三分毒,此方后患较大,万一打不过对方,对心灵必然造成严重伤害,使病况加剧,需得慎用!

另外夏小迟也意识到,快乐之力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废,至少在作死方面,夏小迟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所以自己以后战斗就是要走作死之路?

而且得是快乐的作死?

想到这,夏小迟抬头看看天台,同学们正在上面欢呼,快乐之力源源不断的过来。

于是夏小迟心底又加了一句:还得是在别人面前战斗,刷快乐值。

正盘算着,就见天台上一道人影飘然落下。

是谈小爱。

这妞轻功不错,直接四楼落下没半点事。

这让夏小迟有些头皮发麻,作死战术对付谈小爱好像不太管用啊?

谈小爱已气冲冲走过来:“夏小迟!”

夏小迟冷眼看她。

谈小爱深吸口气:“曹围不是我让他来对付你的。”

“我知道。”夏小迟回答:“是他自找苦吃。”

“但你没必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那和你无关。”夏小迟笑:“你别以为我是为你殉情就行了。”

镇定!镇定!

谈小爱努力按捺自己:“我不知道你们兄妹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厉害,不过我奉劝你,别有点本事就上天。”

夏小迟想说自己没飘上天,但想想刚从天台上掉下来,这话委实说不出口,所以也只是哼了一声:“他不找我麻烦,我也懒得理他。”

谈小爱道:“那你妹妹呢?我刚才进学校的时候经过小学区,看到她和人打起来了。”

“什么?”夏小迟一下认真起来:“哪个混蛋欺负我妹妹?”

这兄妹俩一个德行,都是只许我欺负对方,不许别人欺负的。

谈小爱摇头:“不是别人欺负她,是她在欺负别人。”

——————————————————

跑到小学操场,夏小迟看到洛依依大模大样的站在那里,身后还站着一堆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

走过去,就听洛依依正拍着一个十岁大男孩的脸说:“赵金良,我告诉你,东湖学院小学区从今天起就是我洛依依罩着了。你以后招子放亮些,看到姑奶奶就自动绕道。敢动我的人,我要你好看!”

那男孩脸色上一片青肿,口气还硬着:“洛依依,你别神气,我回头叫我哥来教训你!”

洛依依双手叉腰:“叫你哥不够,你得叫你大爷。”

身后的孩子们就一起大笑。

夏小迟一阵头皮发麻。

昨天才人生开挂,今天就黑道老大?

妹妹你可以啊!

夏小迟忙冲过去:“洛依依,你干什么呢?”

洛依依看了他一眼,转头道:“大家都看清楚了,这是我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二帮主,你们可以叫他二哥。”

“是,大姐头!”所有孩子一起喊,然后又对着夏小迟鞠躬:“二哥好!”

我大姐头你个妹啊!夏小迟心里狂喊。

家里当不成我姐,就跑这儿来充姐姐了?

夏小迟拉住洛依依:“你玩够了没有?别有点本事就上天,就你现在那两下子,随便来个武者就能把你揍趴下。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当自己能开染坊了?”

夏小迟已经忘记自己刚从天台跳下来的事了。

洛依依甩开他手:“这小子以前老欺负我们,我得捞回来。”

“那你搞帮派干什么?”夏小迟问。

“玩嘛。”

“玩你妹!”

“玩你妹!”洛依依回喊,想想自己就是他妹妹,这么骂太吃亏,拳头一扬:“小心我揍你哦!”

夏小迟低声回答:“你能打我,我能恢复,你看现在这里快乐的人多还是愤怒的人多?你觉得打到最后谁能赢?”

洛依依滞了一下,愤怒喊:“不让你做二当家的了。”

“我稀罕。”夏小迟不屑。

洛依依脸一沉:“我有个发现,你想知道吗?”

她话题转移得有点快,夏小迟一下没兜住,迷茫的看她。

洛依依凑过来低声说:“是不是觉得快乐之力太少,是不是觉得珠子的容量有限,是不是感觉快乐的人生总是无法尽兴?”

夏小迟被她广告词般的口气惊住:“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依依回答:“珠子的能量,是可以修炼提升的。”

嘶!

夏小迟倒吸口气:“你确定?”

回想一下刚才,好像还真是。只是先前被谈小爱吸引了注意力,忽略了这点。

洛依依点头:“赵金良那小子有十几个人,我打到一半就没力气了,还好他们在给我补充……然后我发现,有增长诶。”

夏小迟汗颜:“是我忽略了,金手指本来就应该是能升级的。”

果然人生的剧本总免不了有套路的时候。

“只能说明你挨揍不够多。”洛依依认真回答:“所以要多多战斗。美好的青春,就应当是热血战斗的!”

夏小迟痛心疾首:“你以后少看那些热血漫,毁三观。”

洛依依鄙夷:“你一个守尸的还好意思说我?”

夏小迟想反驳,却发现洛依依说的是事实,自己的三观比洛依依还要歪,不然捡不到手串。

果然上梁不正,是教育不了下梁的。

想了想,问:“真的消耗掉就能提升?”

洛依依认真点头:“要强大,就打架!”

夏小迟叹口气:“你这个帮会,叫什么名字?”

“彩凤帮。”洛依依回答。

“俗!忒俗。”夏小迟为妹妹的取名能力不耻。

洛依依问:“那你说叫什么?”

“神龙社。”夏小迟说。

洛依依一脸嫌弃。

夏小迟苦口婆心:“七个珠子,正好家里七个人,家里男的多,肯定得叫龙。”

洛依依想了想,说:“那也应该和珠子相关,要不就叫七龙珠?”

神你妹七龙珠!

夏小迟摇头:“算了,道上的事,别带上家里人。要不就叫东湖社,毕竟在东湖学院嘛。”

旁边赵金良还在不识趣的喊:“我回头就叫我哥教训你们。”

“滚你丫的。”夏小迟一拳把赵金良放倒:“有本事叫你哥来,有什么事去高二(1)班找我,我叫夏小迟,东湖社大当家的。”

洛依依愤怒:“是二当家的!”

正好谈小爱也过来,看到这一幕,愤怒大喊:“夏小迟,你太过分了。让你去劝你妹妹,你竟然还被她给拉下水!”

章节目录

大道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大道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