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沟镇新书屯民防所。

咔嗒。

牢锁落下。

梁振祥对阿鬼道:“今天你就先睡这儿吧。你说你,刚出去就和人打架。你们这些修仙的是不是整天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和人打架啊?”

阿鬼愤怒,心想还不是你们凡人太无耻,但想想他说得也没错,修仙的一天到晚不是修行就是切磋,动手的时间多过动脑,一时竟无言以对。

瘦猴过来,看了眼牢房,奇怪问:“这哥们怎么又回来了?还这副模样?”

此时的阿鬼,头发被揪掉了一大缕,两只眼睛成了熊猫眼,鼻梁骨被打断,嘴巴也被打歪了,一只胳膊脱了臼,全身上下都是血,样子别提多狼狈。

梁振祥给自己丢了支烟,嘴巴一张接住:“这哥们前脚刚出民防所,后脚就跑前皮街去了,让耗子那小子给设了仙人跳,没钱,就打了起来。我接警过去看的时候,好家伙,你是没见那阵仗,都打疯了。”

梁振祥过去的时候,阿鬼已经和龙头哥耗子从小旅馆里打到了小旅馆外。

不得不承认,发起狠的仙人还是很牛逼的,虽然自己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耗子那几个也没讨着好。

瘦猴看看阿鬼,有些担心:“伤得不轻啊,要不要带他去看看?”

梁振祥挥手:“不用操那个心,仙人嘛,很快就好的。”

阿鬼哼了一声。

他是仙人没假,能用法术恢复也没假,可前提是你得把老子的禁锢解了啊。

禁锢情况下,他根本没法使用回生术,只靠自身恢复,效果还真未必比那些勤修自身的武道强人好。

不过阿鬼现在更关心的不是这个。

他说:“警官,你把我抓进来,那几个小子呢?你就不管?”

梁振祥不耐烦道:“我也抓了,但是人家有保释啊。当然,我知道这个事是他们不对,但你自己也有责任吧?身为仙人,竟然这么把持不住,那么丑的大妈你都上?”

阿鬼一哆嗦:“警官,你抓我就抓我,这事能不能不要说?”

梁振祥看他这样,有点明白了:“要面子?怕人知道?怕人知道你就别做啊。真是的,行了行了,抓你进来也是为你好,省得你再惹麻烦,明天放你出去。”

说着走了出去。

只是还没到门外,就听到一阵嘻哈笑声:“搞大妈……这仙人也是憋疯了。”

“喂!”阿鬼大喊。

梁振祥咳了一声:“呃,别说了别说了,大家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许笑话别人……除非忍不住。”

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再次传来。

阿鬼绝望的躺倒在牢房里,只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

清晨孩子们照常上学,何星收拾好家后就去了自家诊所。

为民诊所位于上轱辘巷,就在前皮街和大柳街中间。

前皮街是烟花街,基本上梁沟镇最便宜的妓女都在这儿,大柳街是酒吧街,基本上最浪的男人也在这儿,这两地同时也都是最招苍蝇的,光是帮派就有五六个。

所以何大夫最擅长的就是性病,刀伤和堕胎,号称梁沟镇妇女之友,外科圣手。家里一百三十二张祖传秘方一半是治这个的,光是尖锐湿疣就有四种疗法,花式繁多,就看你喜欢哪种。

这几年国家普及性教育,免费送套子,得花柳性病的少了,何大夫的生意因此清了不少,好在混混们依旧给力,外科生意依然不错。

今天刚开门,就看到几个年轻人过来。

龙头哥耗子大马金刀的往何星面前一坐:“何大夫,看伤。”

何星慢条斯理的端详了一下耗子,再看看他身后三个哥们,说:“皮外伤,敷点药就好。”

耗子指自己脑门:“不是这些,是这个,看见了没,龙头!”

何星看了眼耗子脑袋,脑袋上一块疤,看样子是咬的,牙齿印还留着呢,关键咬的不是地方,龙头的鼻子被咬掉一块。

没鼻子的龙,这可就糗了。

耗子指着脑门问:“这鼻子,能恢复吗?”

何星摇头:“有难度,八成你得重新纹一个。”

“妈蛋!”耗子气得一拍桌子,震的桌子上的药瓶乱晃:“那狗操的够狠,哪不好咬,偏往鼻子上咬。”

何星想说你鼻子还在呢,只是龙鼻子没了而已,但想想耗子把这龙头看得比他亲妈还重要,也就只是道:“又跳砸了一回?”

“倒霉嘛。你说好好的怎么就碰了个修仙的。”

修仙的?

听到这词,何星心里一跳,脸上不动声色:“跳到仙人头上了?可以啊,能活着是你运气。”

“我运气个妹,那修仙的被戴了绝仙锁,要不然我敢搞他?他十成功力发挥不出一成,被哥几个一顿胖揍。这里是凡人的地盘,修仙的就了不起啊?到了前皮街,真龙也得给老子趴着!”

道上混的别管真胆量如何,口气是一向狂霸酷拽吊炸天的。

何星拿伤药给他们涂:“知道是什么来路吗?小心人家出来了找你报仇。”

听到这话,耗子也哆嗦了一下,嘴里却还在硬撑:“听说好像是什么绝情门的,也不知怎么的就跑到这梁沟镇来了,昨晚上已经被抓进民防所了。”

绝情门?

听到这个,何星立刻心里有了数,继续上药:“忍着点疼。既然是仙人搞出来的伤,这两天最好继续过来看看,别中了什么后招。”

耗子紧张了:“何大夫,这仙人要是偷偷下了黑手,你能治吗?”

何星面无表情:“这十里八乡,我就是最好的大夫。能不能治,你最好都来找我。”

“好嘞!”

——————————————————

落马城,城外小栖山。

何惜苦依然那干巴老头的模样,站在山顶。

在他对面是林恩枫,手持临风剑,白衣飘飘。

何惜苦语气干巴道:“林恩枫,你这么追着我,算什么意思?”

林恩枫回答:“窝也是莫得办法,小五子死咧,窝们不能让他白死嘛……你要么给我一条人命,要么就放弃那串串。”

何惜苦冷笑:“我就怕你拿不了我的命,反而把自己的命也给送了。”

林恩枫认真点头:“窝晓得,你斯大西兄嘛,窝的运气不好,碰到大西兄,打,窝是打不过你滴,所以窝只能跟着你。”

何惜苦也被他弄得无语了。

白恩飞已经死了,杀了他,好歹可以解释为他偷盗本门宝物该死,但要是再杀林恩枫,那就道理上也说不过去了。

修仙界没那么多律法约定,凡事就只能靠个理字。

虽说靠理不能治天下,但好在仙门人少,再辅佐以拳头,也堪堪够用了。

现在林恩枫只跟,不打,道理上不好杀,其实想杀也未必杀得了,这让他也有些头疼,难办,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一道剑光飞来,直接飞向何惜苦。

是阿鬼的飞剑,肯定有什么信息。

何惜苦见了就要去取,没想到林恩枫也看见了,同时出手。

天空中两道虚化手掌同时抓向那飞剑。

两只虚手各抓住剑的一端,一起发力,林恩枫果然不敌何惜苦,竟是被他一把抢了过去。但就在抢过去的同时,剑身上的符印却啪的一下破灭。

这符印内有传声灵,是承载阿鬼的传书内容的,这一下破灭,却是收不到消息了。

何惜苦大怒:“林恩枫,你!”

林恩枫很委屈:“介个不能怪我滴嘛,斯你非要和我抢!”

何惜苦怒道:“这是我师弟的剑,是你在跟我抢!”

“窝晓得,可斯你让我看看不就可以了嘛。斯你小气,怪不得我呦。”

何惜苦摊手:“那现在好了,大家都看不到。”

林恩枫慢条斯理:“看不到也莫有关系,你再把剑飞给他,让他再传一次过来不就好了嘛。”

何惜苦乐了:“然后你再继续抢?”

林恩枫点头:“你斯大西兄,你总有办法得嘞,咱们各尽人斯。”

章节目录

大道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大道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