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室。

宋可成摸着洛依依的手臂,一路向上,捏了几下脖子,时不时的发出啧啧的赞叹声,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情。

收回手,宋可成摇头晃脑:“天纵奇才啊,天纵奇才!真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好根骨,天生神力,武道天才!”

这就是你丫看了半天得出的评价?天生神力?武道奇才?

夏小迟现在算明白什么叫扯淡了。

眼前这位校医显然就是。

洛依依的回手掏惊动校内,阖校师生没见过这么大力的女孩,江校长特别把校医请来,一番摸骨,最终就得出了个天纵奇才的结论。

但是无论夏小迟还是洛依依,显然都是不信的。

洛依依虽然不知道愤怒之珠的来历,但既然夏小迟能看到自己身体里的珠子,那洛依依没道理看不到,要说心里没点逼数是不可能的。

只是小丫头虽然只是十岁,心思却着实鬼得很。

宋可成说她是天纵奇才,她便当自己是天纵奇才——脖子扬得高高的,活像个白天鹅,眼神还时不时的瞥夏小迟。

夏小迟低头只当什么也不知道。

江中彦老怀欣慰,摸着胡子说:“哎呀,咱们东湖可算是有个天才少女了,好啊!好啊!夏小迟,你有个好妹妹,以后不可以欺负她。哦是了,你现在也欺负不了她了。”

扎心了!

夏小迟看看洛依依,挤出一抹干笑。

洛依依哼了一声,看她的眼神,大概率是在考虑自己的力量该怎么用在夏小迟身上。

下午放学的时候,夏小迟刚看出教室门口,就看到洛依依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夏小迟惊讶:“刚下课啊,你丫什么时候会瞬移的?”

洛依依回答:“我跟老师说我要提前十分钟下课。”

“你们老班同意了?”

“那当然,我是天才嘛。”洛依依回答。

你要不要这么不要脸啊?

夏小迟不知道该说什么,洛依依对他勾勾手指。夏小迟几名同学还想靠过去,洛依依一扬拳头,那几个想起韩雄曹围的下场,自动退避。

夏小迟唏嘘:“你现在威风啊。”

洛依依白他:“说吧,那珠子怎么回事?”

果然她是看得见的。

夏小迟还想装傻:“什么珠子?”

洛依依已把夏小迟拎小鸡仔般拎了起来。

夏小迟大叫:“你给我松……啊!啊!啊!啊!”

洛依依手一挥,夏小迟已经飞了出去。

眼看着要撞在韩雄身上,夏小迟突然看到谈小爱,猛一提气,竟然自动转向,扑,已一头撞在了谈小爱的怀里。

——————————————————

放学夏小迟和洛依依一起回去,何来因为年纪还小,直接校车接送。

路上夏小迟低眉顺眼,老实多了,就是一只手不断的伸缩,那是在回味先前的手感。

别说,谈小爱的本钱还是蛮不错的。

洛依依冷眼看他:“还在回味呢?”

夏小迟:“你懂个屁。”

洛依依愤怒:“我早晚也会有。”

夏小迟便仰天打了个哈哈,表示我不屑和你这没发育的计较。

“说吧,珠子到底怎么回事?”洛依依追问。

躲是躲不过去了,夏小迟只能将昨天的遭遇讲了一下。

洛依依听得惊讶:“你怎么早不说?”

夏小迟理直气壮:“得了奇遇要保密,这种道理还用我教?”

洛依依鄙视的看他:“连爹妈你都保密。”

“我这不是不想让他们担心嘛。”夏小迟终于说出心里话:“这事保不住后面会有麻烦,我不想让他们担心。诶,你还小你不懂。”

“切!”洛依依不屑撇头。

夏小迟叮嘱道:“这事你也别告诉爸妈。”

“行啊,借一百,不还的那种。”洛依依伸手。

“一百块?你太狠了!”夏小迟惊得直哆嗦。

“你借不借?”

夏小迟一咬牙:“借。”

洛依依得意把钱一收:“没想到你傍了钱晶晶做小白脸,私房钱还挺多啊。我随口说说,你还真有一百。”

夏小迟大怒:“谁是小白脸了,你全家小白脸!”

“我全家不就是你!?”洛依依脖子一扬。

夏小迟一想也对,后面的话再喊不出去。

说话间已经到家,何星岳珊珊也已经回来了。

进屋的时候,夏小迟提醒洛依依:“记住,别说啊。”

“明白。”洛依依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推门,进屋。

洛依依开口就喊:“爸,妈,我回来了。跟你们说个事,夏小迟杀人抢劫了,还是个仙人,昨天的手串就是贼赃!”

夏小迟眼前一黑。

小姑奶奶你是真坑啊!

夏小迟愤怒已极:“一百块还我!”

——————————

饭桌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只有何来吃好饭去看电视了。

岳珊珊把玩着珠子,看着少掉的两颗珠子,很是好奇:“这好好的珠子,怎么就进了人的身体里呢?小迟依依你们没事吧?胸口堵不堵?”

“堵什么呀。”何星在旁边回答:“没听说吗,仙人的东西,有神奇疗效。”

江英杰摇头:“这不是疗效,是仙术。仙人的东西,很神奇的。”

夏小迟反对:“我觉得这不是仙术。不是跟你们说了嘛,灭情魔尊自己都搞不懂这是什么。仙人自己都不懂的,怎么能叫仙术呢?”

“到也对。”二姐王悦嘉在旁边托下巴:“诶,你说,你那个什么快乐之力可以快速恢复?那出血能不能止啊?”

先前讲事件的时候,洛依依已经表演过她的愤怒之力——她把何星举起来了。

不过夏小迟的快乐之力需要挨揍才能表现,自家人总不好表现得太激动,就暂时没下手。

这刻姐姐问了,夏小迟就回答:“我没被打出血,我哪儿知道。”

“这个简单。”岳珊珊进屋拿菜刀去了。

她等这刻怕是有一会儿了。

夏小迟惊的一哆嗦:“妈,我是你儿子,你下得手吗?”

岳珊珊回答:“我下不了手。”

夏小迟松口气。

岳珊珊把刀往丈夫手里一塞:“你来。”

“……”

何星有些为难,看看老婆,再看看儿子。

决定还是牺牲夏小迟。

他赔笑道:“就一个小口子,不疼的。”

夏小迟无奈翻白眼。

刷。

菜刀在手指划过,一抹鲜血流出。

血液还没流满手指,伤口就已经愈合。

“真的有效诶!”大家一起欢喜,夏小迟发现,消耗的快乐之力还没这刻收获得多。

王悦嘉更是无限羡慕道:“要是我有这个就好了,以后就再不用担心每个月的那几天了。”

何星语重心长:“月经是女性生理的特殊现象,也是体内发生排卵和性激素周期变化的外在表现,这不是止血就能解决的问题。”

岳珊珊踢丈夫:“有孩子在呢,至于解释的这么清楚吗?”

江英杰若有所思的不说话。

看他这样,何星问:“英杰你想什么呢?”

江英杰很是装逼的清了清嗓子:“我只是在想,既然伤口也能愈合,那断肢能不能重生呢?”

“对啊!”大家如发现新大陆般看向夏小迟。

夏小迟大惊,撒腿就跑:“我操!江英杰我和你没完!”

章节目录

大道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大道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