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有个问题啊。”

晚饭的时候,何星突然想起件事。

他问:“你们不是说,把何来关在屋子里了吗?那他是怎么把房门打开的?”

这个问题问得好,大家都有些蒙。

岳姗姗问儿子,何来回答:“不知道啊,门自己就开了。”

何来自己懵懵懂懂,给不了大家想要的答案,大家也便没再多想,一致认为可能是夏小迟没把门关好。

夏小迟背锅已成习惯,甚至就连自己都认为是自己的锅,这事就算过去。

王悦嘉则拿着新得的驴包爱不释手。

岳姗姗看她这样,说:“你这包掉色有点厉害,漆面都花了,要不妈给你加工加工。”

王悦嘉忙说:“不要了吧?”

岳姗姗脸一沉:“怎么?信不过我的手艺?”

王悦嘉想说你的手艺我是信得过的,但你的审美我真信不过。却最终还是屈服于老妈淫威,把包交了过去。

于是岳姗姗拿着包进了屋,取出针线开始修补,竟然硬是在驴头周围绣了几朵花出来。

看到岳姗姗绣好的驴包,王悦嘉叹了口气。

她彻底死了拿这包出门的心。

————————————————

夜深,人安眠。

王悦嘉已进入梦乡。

旁边桌子上放着的小包,驴眼缓缓睁开。

它发出嘿嘿得意的笑声:“这下大爷可自由了。”

说着就要挣脱包身出来。

没想到一挣之下竟然没能挣脱——整个驴头都被丝线缠住了。

驴头鬼大怒,努力着想要挣断,但是没有脱离这包的情况下,它的力量发挥不出来,竟然无法挣脱这小小丝线。

万般无奈,驴头鬼只能努力挣扎着向上跳。于是月色下,这红色小包就如过了电般,一跳一跳的移动着。

啪挞,终于从桌子上落了下来,却没想到是落在床上。

驴头鬼长出口气。

没关系,继续努力,总能让自己逃走的。等自己回归自由后,就拼命吸噬精气,壮大自己,到时候就可以好好教训这一家人了。

它正想着,就看到一只大脚已然落下,正砸在它头上,将其砸回包中。

“我……操……”驴头鬼努力歪过脸,恨恨的看王悦嘉。

这女人的睡姿真差啊!

砰。

王悦嘉脚一蹬,连鬼带包,已被她踹到墙上。

她已经完全横了过来,脚搁在墙上,脑袋伸出床外,长发及地,一如女鬼。

————————————————

清晨醒来的时候,王悦嘉咦了一声。

她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把包压在屁股下睡的。

揉了揉迷蒙睡眼,王悦嘉自去洗簌。

驴头鬼斜眼看了一眼,确认王悦嘉不在屋内,努力跳跃着,把自己拱到床边衣柜。正好衣柜有棱角,驴头鬼努力伸长脑袋,丝线也随之伸长。

然后驴头鬼开始对着衣柜边缘突起处开始拼命的磨。

磨了一会儿,就听啪挞一下,一根线竟然被它磨断了。

驴头鬼大喜,正要再接再厉,却听到推门声,忙缩回去。

王悦嘉进来,打开衣柜。

扑!

驴头鬼被夹得整张脸都青了。

发现衣柜门打不开,王悦嘉又用了几下力。

驴头鬼觉得自己快要断气了。

“咦?怎么又落这儿了?”王悦嘉这才发现是被包卡住了。

抓起包顺手丢到一边,王悦嘉开始换衣服。

换好衣服,王悦嘉去拿自己平常用的包,突然想起什么,看看驴包,自语道:“虽然是被老妈给弄得丑了些,却也终究是个好包,将就着用吧。”

随手将包拿起。

驴头鬼大喜。

终于要解脱苦海了。

拿着包出门,王悦嘉喊了声:“爸妈我去上班了。”

王悦嘉开的是一辆白色菲特,上面还写着一些字。

车前盖写着“雨刮是转向。”

车后排写着“随时会溜坡。”

左右车门上还写着“并行危险。”

上了车,王悦嘉随手将包丢在副驾座上,向公司开去。

驴头鬼看王悦嘉专注开车,开始继续努力挣断丝线。因为丝线已经断了一根的缘故,所以接下来的挣脱要显得轻松很多,眼看着就要再挣断一根。

突然王悦嘉一脚刹车踏下,皮包嗖的撞出去。

什么情况?驴头鬼被撞了个正着,一阵头晕眼花。

是撞车了吗?

驴头鬼还在奇怪,却见王悦嘉已继续上路,就好像刚才的事并未发生一般。

就在驴头鬼以为没事了的时候,又是一脚刹车,接着又是一脚。

驴头鬼惊愕的发现,王悦嘉开车就象开碰碰车,随时随地都在急停。

包落在脸上,驴头标记朝下,伴随着王悦嘉的无限急停,跌跌撞撞,驴头鬼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人按着脸在地上摩擦。

我去,这娘们什么车技啊?

这种情况下,越狱是不可能了,驴头鬼也只能忍。

终于,一路跌跌冲冲开到了目的地。

王悦嘉所在的公司叫梁安公司,梁安公司隶属新业集团,该集团是凡国百强集团之一。

新业集团的主要业务是军工,为凡国设计各类强大的科技装备,其中又主攻个人武装,最擅长与武者自身实力相结合。

不久前新业集团决定新建一家公司,专门研发针对妖鬼的设备,由于梁沟镇附近有一个磷光石矿,而磷光石对妖鬼有一定的克制性,所以新公司就建在了这里。

王悦嘉就在这家公司新产品规划部任组长——别看她车技差,工作能力却很强。

这刻王悦嘉停好车,拎着包向公司内走去。

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名蓬头乱发戴着眼镜的年轻小哥已经跑了过来。

“悦嘉,悦嘉,我设计的鬼力探测仪完成了!”

他拿着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在王悦嘉面前晃悠:“你看,这就是我的探测仪,我叫它嘉嘉,我用你的名字命名的。”

王悦嘉板着脸:“谁让你研究这个的?我是不是跟你说过?现在市面上妖鬼探测装置不少于三十二种,总计四个大类十三个小类。市场已经饱和了!你再去研究一款已经成熟的产品有什么意思?”

眼镜青年急道:“不一样。现在的妖鬼探测装置只能探测那些强大的妖鬼,对鬼力弱的小型妖鬼就没法探测。”

王悦嘉立刻道:“弱小的妖鬼有什么探测的必要?这些小妖小鬼一旦出现很轻易就能被除掉。它们形不成威胁的。”

驴头鬼表示不服,狠狠的挣断了一根丝线。

眼镜委屈:“可它们也是会成长变强的啊。”

“那就等它们强大了再探测啊。”王悦嘉摊手:“不是什么都要防患于未然的。如果一切隐患都被消除,那公司吃什么?”

“可它们成长的过程,也会对人造成危害。”

王悦嘉立刻道:“是,我承认这没错。可终究是很小的,不是吗?反过来,要侦测这么弱小的鬼,对设备的精度要求更高吧?这么高的精度要求,是不是也意味着更高的成本?用比探测强大妖鬼更高的成本去探索那些伤害最低的弱小妖鬼,这种投入回报的性价比太低了。”

眼镜急道:“不高的,这东西的制作成本我已经控制在了一千块左右,等量产了,应该能控制在八百块以下。”

“八百吗?”王悦嘉摸了摸下巴:“这样的话,到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拿来我看看。”

“诶。”眼镜递过设备:“打开这个,红灯亮就是有鬼,绿灯亮就是没有。”

王悦嘉打开设备。

嘟嘟嘟,红灯亮起。

章节目录

大道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大道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