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饭吃过后,夏小迟去上学。

夏小迟今年高二,还有一年就要考大学。

所以这个时期的学生,玩起来也格外疯狂。

手插裤兜,夏小迟悠悠闲闲的进来,一帮同学正在喧闹嬉笑。

五大三粗的韩雄正在打牌,手上抓着一把牌,桌子上放着两个包子,这是他刚赢过来的。

夏小迟走过去看看,一指牌面:“出这张。”

“哦。”韩雄听他的出牌。

“过了,炸!哈哈,赢了。”对面同学狂喜,抓过韩雄的包子就啃。

韩雄怒了,对夏小迟喊:“你他娘让我出这张?”

“对啊,我又没说让你赢。”夏小迟躲过韩雄的大力熊爪,来到班长谢哲身边。

拍了一下谢哲的左肩,谢哲往左看,夏小迟已从右边抢过谢哲的书,翻了几下:“国策论……可以啊,大班,现在都看这种书了?”

谢哲挤出个谦虚的笑:“随便看看。”

夏小迟心中冷笑,他知道谢哲这人表面谦虚,其实心里骄傲得很,一如绝大多数学霸,属于那种嘴上说不行,身体却很老实的努力拿全优满分的那种。

不过现在就看国策论,哥们你这逼装的有点大啊。

把书还给谢哲,坐回到自己位置上。

后排一个扎着两根羊角小辫的姑娘已抓了把松子给夏小迟:“给你。”

姑娘叫钱晶晶,梁沟镇巨富钱大老板的唯一闺女,可惜富是富了,白与美却是与她无缘。

钱晶晶长的其实也不丑,就是皮肤黑了点,据说她生下来的那年,钱大老板一度怀疑老婆是不是跟哪个黑人偷情了,奈何梁沟镇这里实在没出现过黑人,最后还是钱夫人自己承认——嫁人之前,她整容的。

再后来钱晶晶长着长着竟然又白回来些,这风言风语才算过去。

十六七岁的年纪正属于花样年华,这个阶段的年轻人通常不会考虑那么多实惠问题。什么官家大小姐富家大小姐是统统不稀罕的,长得美才是王道。

所以钱大小姐没什么人追。

夏小迟算是班里最早熟的,从小颠沛流离过的人,知道生活不易,很热心的和钱晶晶交上好朋友。

他过去几年的零食,基本就是钱晶晶给包办了。

当然,夏小迟也是有底线的。

朋友可以做,马屁可以拍,追求绝对不行。

接过松子,夏小迟一颗接一颗掰了往嘴里送:“今天什么课?”

“第一二节是《史学》,第三四节是《奇物学》,下午上《武道课》。”钱晶晶回答。

夏小迟立刻有了决断:“一二节课睡觉,第三节课开始的时候喊我。”

夏小迟是典型的学渣,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捣乱能力首屈一指。

校园里打过架,班级上溜过号,草丛里捉过奸,厕所里炸过炮,基本上一个调皮学生能犯的错误全都犯过。

唯独一样牛逼,就是奇物学。

夏小迟天生对奇物感兴趣,每到此课必认真听讲,年年考试都是奇物第一。

所以每次年级大考时,都能看到夏小迟的名字挂在单项排行榜上,同时挂着的是其他科目醒目的大红灯笼,有不少还是个位数。

教奇物的谈教授因此很喜欢他,前天喝高了和夏小迟讨论奇物,言称夏小迟只要答对他三个问题,就和他拜把子。

这三个问题都是课堂上没教过的,结果夏小迟还真全答了上来。

于是从启东大学退下,因为一时热心热血热情而来到东湖这个小学校的白发苍苍的老谈教授,就这样成了夏小迟的结拜兄弟。

就在这时,一本书重重砸在夏小迟面前:“夏小迟,我爷爷的命贴还来!”

夏小迟抬头,就看到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正站在自己眼前,眼神中皆是怒意。

小姑娘叫谈小爱,是谈玉书老教授的宝贝孙女,名字是谈老教授取的,本意是指大爱无疆,小爱为家,寄寓孙女家庭幸福美满即是福。

奈何他这意思太深,再加上姓不对,所以大家更喜欢把谈小爱叫成谈恋爱,到后来更是发展成一句名言:每当恋爱就会想起你!

再加上谈小爱也的确长得有点妖颜惑众,天生的网红脸,大眼睛尖下巴,眼波流动颇带勾人气息——浑然天成的一股狐媚子气,实属无数学子把酒时撩骚,做梦时牵挂以及独处时自嗨的对象。

夏小迟本来今天是要把命贴还给谈玉书的,但这刻见到谈小爱,忍不住就想调笑一下,道:“你想要啊?来,喊声爷爷就给你。”

他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其他人却趁机起哄:“喊爷爷,喊爷爷!”

谈小爱已气的柳眉倒竖。

夏小迟看她这样,知道小姑娘脸皮薄,开不得大玩笑,正要把命贴还过去,忽然感到手腕一热。

咦?

夏小迟低头看去,就见手串上,一颗黄色的珠子正在微微发热。

不仅是那颗黄色的珠子,还有红色的珠子也在发热。

这是什么情况?

夏小迟不解。

谈小爱看夏小迟不理她,怒气越发炽烈。

有心想揍他,但是良好的家教却不许她这么做。

却好旁边有人喊道:“小爱,要不要我帮你教训这小子一顿,你陪我吃顿饭就行。”

谈小爱没好气道:“我要的不是打人,是要回我爷爷的命贴。谁要是能帮我要回来……我就……我就……”

她到底脸皮薄,觉得陪人吃饭不好,所以后面这话没说出来,正想着换个什么别的条件,却看到班里一大群小子呼啦跳起来,同时冲过来,围住夏小迟。

有胁之以威的:“夏小迟,还命贴!不然老子揍你?”

有诱之以利的:“命贴给我,一百块!”

有晓之以理的:“跟谈老师结拜过分了啊,这对你后面没好处,赶快拿出来,也省得以后麻烦。”

还有动之以情的:“夏小迟,看在兄弟面子上,拉兄弟一把,能不能和谈小爱约会就靠你了。”

夏小迟茫然抬头。

谈小爱也有些惊恐,我没说要陪你们约会啊?怎么就演变到这地步了。

她本来只是想想把命贴要回来,那一瞬间突然后悔,唯恐夏小迟把命贴拿出来了。

好在夏小迟古怪的看看他们,道:“你们有病吧?就算谈小爱真要和拿出命贴的人约会,那也是和我约会,你们激动个什么?”

大家一呆。

对啊。

夏小迟自己就可以这么做了啊。

然后夏小迟一摇头:“不过我没兴趣。”

靠!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大家心里一起骂。

夏小迟心里可没病,他很清楚谈小爱这种女孩不是靠吃顿饭就能泡到的。

夏小迟是学渣,而谈小爱是学霸。

在学霸的眼里,学业和人品是对等的。

所以自己这种学渣兼校园大魔王入不了谈小爱的法眼,请她吃饭不会有结果,只会浪费钱,没准还惹钱晶晶不开心。

这种注定没好处的事,他才不会做。

他把利害关系看得清楚,但不会解释,落在谈小爱眼中,却是丫看不上自己。

他竟然看不上自己?

谈小爱气得发抖。

我可以不喜欢你,但你怎么能不喜欢我?

那一刻谈小爱恨不能狠狠揍夏小迟一顿。

如果说夏小迟是奇物学的天才,那谈小爱就是武道天才,号称“龙江省云和市粱沟镇东湖学院至强者”。

她要真打,夏小迟还真不是对手。

但是谈小爱家教甚严,轻易不会动手,这刻只觉得这男生有眼无珠,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号大傻帽。

先前的惶恐却是彻底忘了,只是指着夏小迟鼻子喊:“夏小迟,你好!”

口气一如被抛弃的怨妇。

夏小迟撇撇嘴:“我还偏就不给了,我看你能怎么着?乖孙女。”

他一口一个乖孙女的喊着,大家便起哄的越发厉害,气得谈小爱直发抖。

夏小迟发现,那刚刚有些冷下去的红黄珠子,竟是又热了起来。

咦,这到底什么情况?

“小爱别怕,放学后我们教训他。”有同学已开始鼓噪。

就在这时,外面一声清咳。

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

是老师来上课了。

大家纷纷散去。

夏小迟也不理会,只是继续低头看珠子。

他现在有些感受到这珠子的门道了。

随着大家各回各位,哄笑声减少,黄色珠子的热度稍稍减退。

“不是吧?”夏小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章节目录

大道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大道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