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你到是开快些啊。”

坐在副驾座上,何星抱着何来催促。

照这速度,等开到钱家庄,人家饭早吃完,可以进入开房阶段了——尤其钱家庄自带住宿的。

“哎呀别催我,你一催我我就乱。”王悦嘉心里一急,再次搞错油门刹车,对着路边灯柱撞了过去。

“刹车!”何星大喊。

速度开得更快了,王悦嘉狂踩油门。

“踩油门!”夏小迟大喊。

“嘎!”车子发出难听的刹车声。

刹住了。

“还好!”大家同时松口气。

何星也是擦了一头汗。

竟然忘了,让王悦嘉刹车不能喊刹车,得喊油门。

就在这时,不知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粱沟镇穷乡僻壤,路灯不多,这光亮一闪甚是刺眼。

王悦嘉被闪了下眼睛。

这女人本能闭眼,伸腿,踩刹车。

嗖!

车子又窜了出去,一头冲进了旁边的建筑里。

咔嚓嚓!

整扇门都被撞了下来。

————————————

民防所。

梁振祥再一次将阿鬼提了出来。

“出来了,就再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出去之后,一,别再搞事。好好过日子,修仙,挺好的。二,剑呢,还你,别再飞来飞去的了。危险,容易伤着人,有碍仙凡和平。如果可以,尽量买个手机吧。没钱,我跟你换。”

阿鬼摇摇头。

他还剩四百块没花呢。

看他不理自己,梁振祥点点头:“成,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说三次我也腻了。按个手印,签字,拿好剑就可以走了。”

阿鬼熟练的签字,按手印,接过剑。

可惜,上面大师兄留下的符灵已经消散了,还有自己这剑为什么灵气大减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另外为什么大师兄只回信,人却不过来呢?

阿鬼想不明白这个事。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再来一次飞剑传书。

想了想,他说:“你们离远一点儿,我要飞剑传书给大师兄。放心,这次不会拆屋顶了,要拆也拆他那边。”

“拆哪边都不好。”梁振祥道,他还有些不放心,道:“你确定不会再有事?”

“会有一点仙力波动,不会造成什么影响。”阿鬼认真解释。

牢里关了这么多天,心气也磨平了不少。

“那你飞吧,出了事可别怪我又抓你。”

“诶。”阿鬼祭起飞剑,放出一道光华,嗖的一下飞出。

随后就见一辆车轰然撞来,正撞在阿鬼身上,将他一下撞飞出去。

“哎呦我的妈呀!”阿鬼大叫。

他是仙人,这一下撞不死,只是看到那车子撞进来的一刻,本能的感觉又要出麻烦了。

“完了!完了!闯祸了!”

夏小迟江英杰等人一起无奈的喊。

何星更是看得清楚。

小姑奶奶你哪儿不能撞,竟然撞民防所?你这是要搞恐怖袭击吗?

梁振祥也懵逼了。

再看车上下来的人,还是熟人。

“何大夫,是你们啊?怎么样?人没事吧?”

何星忙回答:“没事,没事,这个事真是抱歉啊。刚才也不知怎么搞的,突然亮起一道闪光……”

听到这话,梁振祥已看向阿鬼:“鈡贵,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跟你说不要乱放飞剑,又闯祸了吧?”

何星只是本能的推诿责任,没想到梁振祥竟然直接就找上那被撞的倒霉蛋了。

等等!

飞剑?

一家人同时互相看看,心中陡然一寒。

阿鬼还在抱屈:“这个不能怪我啊,我飞剑又没打到他们。”

梁振祥想想也对,就算他闪了你们,你们也不能就这么撞进来啊。

这事应该是双方都有责任,正要各打五十大板,突然间心中对阿鬼产生莫名的憎恶感,只觉得此人面目可憎讨厌至极,想法直接转变,恶狠狠道:“什么不怪你?就是你的责任。作为直接肇事人,这件事的所有后果,都得由你负责!”

“什么?”阿鬼懵逼了。

他出入凡间时间尚短,对凡人律法也不熟,梁振祥说他是直接肇事人,那他就是,想辩解都无从辩解。

下一刻梁振祥已推着阿鬼,又将他重新关进牢里。

夏小迟轻轻问他姐:“是你干的吧?嫉妒之力。”

王悦嘉毫不脸红:“总得有个背锅的。”

她现在开始发现嫉妒之力的好处了,以后不管自己闯什么祸,都能有人帮自己背锅。

最难得的是这次何星都支持。

何星道:“这个阿鬼,应该就是绝情门的人,做得好,闺女。”

虽然说珠子是没了,可做贼的心虚,来讨债的还是关在牢里最让人放心。

远处阿鬼还在喊:“又要关?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出来啊?”

“放心吧,这次没一两个月你出不来了。”梁振祥锁好牢房走出来,想想又看了看头顶天花板,对着里面喊了一声:“对了,我估摸着你师兄还得把剑飞回来是吧?这房顶刚修好,看来还得再修一次。准备加时吧。”

完蛋!

阿鬼瘫坐在地上。

回到大厅,何星给梁振祥上烟。

梁振祥接过:“何大夫,虽然对方是肇事人,关进去了,不过你们这车也得好好开啊,难不成以后对面来车打个灯,你们就往所里冲啊?”

嫉妒之力可以转移仇恨,却转移不了理智。

梁振祥半是教训阿鬼,半是帮何星,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民防所也是要到何星诊所里修脑袋的。

何星赔笑:“我女儿开的车,他车技不行。”

梁振祥看看王悦嘉:“这是你女儿?脸熟啊。”

“您见过?”何星惊讶。

梁振祥一拍脑袋:“想起来了,王悦嘉,是你吧?前几天那个被劫包的。你还把我民防所的门给撞了。这才多久啊,你又来?”

王悦嘉不好意思的笑笑。

梁振祥想起什么:“我想起来了,你的包还在这儿呢。怎么没来拿?”

王悦嘉低头:“这不是上次撞了门,没好意思过来么。”

“得了得了,我给你拿包去。”梁振祥把驴包拿过来,交给王悦嘉,然后对何星道:“何大夫,你就别让她开车了,太危险了。”

何星无奈:“我不会开车,小迟到是会,但他太小没驾照。”

夏小迟这几天学修车,顺带着把开车也学会了。

“没事,就让他开!”梁振祥大手一挥:“有我在,没人查!不过话可说明白,人不用关,门你们得负责修好喽。还好,上次门被撞还没来得及修,所以只要修一次就行了。”

“没问题,没问题!”何星给了夏小迟一个眼神。

夏小迟的脸拧巴起来:“我回头就学怎么修门。”

于是小车重新上路,这次是夏小迟开的。

安全抵达钱家庄。

章节目录

大道从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大道从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