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清雯懵了!

洛晓蓉懵了!

游为风。。。。。。终究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情绪!面上看不出喜忧。

云遮长老则是感觉自己的脸皮都快挂不住了,竟然被小辈这样算计,袖子一甩,阴沉着脸,到像是真要并罚温思仁和洛晓蓉的意思!

齐长老倒是假意摸着胡子,他忽然觉得这批弟子还挺有意思。

虚影之中,还有两位长老默默看着这一切,不知是何态度。

“执法主使洛成葛何在!”云遮声音一沉,威严甚重,在此众人心中亦跟着突突一跳。

“在!”洛彦仙迅速出列,笔直一挺,身着青黑劲衣,往洛晓蓉、温思仁面前一站。

看向洛晓蓉时,只是眉头微皱,并无其他。

”此事按宗门规矩,你先行处理,我有要事,须得麻烦齐长老盯着了!”云遮此话一完,便化作光和尘,回到那虚影去了。

之后,连虚影都没了,只剩四位长老的虚影闪烁不定!

“还想自首的,即刻前来,尚能轻饶,若是此后被执法使追查出来,便是重罪!”

洛彦仙此语一出,众人均是嘴巴一苦,恨不得冲上去打死这自首两人才好!

尤其是想打那死人医(温思仁)

游为风和洛晓蓉是一对的事情,知道的不少,你说你为了情郎,编个什么理由送他旗子,不好,非要说什么有罪,这下好了,你旗子没了,你不在意,长老要拿我们开刀泄愤!

还有你个死人医,活该只能医死人!

那洛晓蓉是为了情郎,你又是为了啥?你跟那什么谭清雯啥时间关系好成这样了!瞎掺和什么啊!看把长老给气的,现在好了,大家都别想好过!

冯均天此刻脸绷的快裂开了,是个人都能感觉到他周围的气压极低!

本以为谭清雯和游为风会争的你死我活,到时候他和温思仁一齐为谭清雯说点话,就能把游为风挤掉。

当时的他还觉得是天助我也,没想到一个无根无基的练气弟子,还能拿到百余幡旗子,竟然是不多也不少,刚好卡住了游为风。

这也算是不战而胜,岂非快活,这番便只有那姓温的一个对手!

谁知道洛晓蓉出来搅局,这姓温的明面上是为了不让游为风得那旗子,可这干的事却是拉自己下马!

刚刚他一个眼神示意冯均山,当着他的面瞟一眼温思仁,应该是傻子也能明白冯均天的意思吧!

可冯均山呢?如那泥塑菩萨,是动也不动。

这不废话嘛,到了自己手里的黑白玄旗,咋就成了别人的了,还得受罚,任谁也不肯干!

冯均山都不动,剩下的冯家修士也自然是端坐钓鱼台,你不动,我不动!

冯均天能不被怄的半死吗?

一群蠢货,那姓温的手里不知道偷攒了多少自家的证据,这时候不保他,他直接反咬一口,那可就是便宜了游为风!

且你主动认了,到时候旗子数给出去多少还不是凭自己一张嘴,那姓洛的就算再是执法主使,也没有一次定这么多人的罪的权利,必然要上报宗门,到了这一层,可活动的空间可就大了。

等拖到我成为老祖亲传弟子,这其中敢为难咱们的,都要死!

“诸位可知偷盗、劫掠均是触犯门规!”洛彦仙淡淡讲到,然众人只觉诛心!

“凡偷盗灵材灵器者,不论品级,均废除修为,逐出门派!。。。。。。”

“哎哟!那个龟孙。。。我。我。。自。。。首!求洛仙长轻判!”忽的一普通男修不知是主动跳出,还是屁股被谁刺中,一边捂着血淋淋的裤子,一边一瘸一拐的走出来,扑通一下,跪到在地!

自打他开始惊叫起,众人目光便聚了过来,看他如此滑稽,不时有人轻笑。

“我。我。。我。。。”这可急坏了这位男修,显然他是毫无准备,不知该定自己一个什么罪好,才能会被轻判,甚至是无罪!

“我自知有罪,不该不提醒洛师姐掉了一幡阴阳玄旗,而是私自捡起,还请洛主使做主,让其物归原主!”半天憋出这么个屁来,还是个马屁!

众人是一阵无语,既然有人试水,看看洛主使的口风。

而清雯则是头上密密麻麻的生出了汗,这不是公然贿赂吗?

等等,好像自己也被人塞了一百多幡旗子吧!清雯脸色顿时显得极为怪异,一阵青,一阵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你是何时何地看见洛晓蓉丢了幡旗子的,当时有无旁人,可否作证!”洛彦仙

“自。。。自然是无。何时何地,这。。。这”男修低头回话,无人看见他翘起的嘴角。

“荒唐,你当我看不见你身上的伤口吗!你既然被人刺了一刀,出来应该是抱冤才是,怎的自己认起罪来!”

“是是是,望洛主使明察!”这男修此刻忽然又机灵起来,顺着话杆往下爬。

此番话却是让众人心思各异,这。。。白捡的便宜都不要,还道破那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的伎俩

……

究竟是真的秉公执法,还是所谋更大,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

但终究是有人出来认罪,其结果来看,洛彦仙似乎还算公正!

陆陆续续,有人出来有喊冤的求明察,要抓贼的请执法。

好好一个试炼,最后倒成了个查案。

每出来一个人,冯均天的脸色就暗一分,阴一分,沉一分。

他要是还不明白,自己是掉入一个预谋好的大坑之中,那他也不配继承这冯家了!

这姓温的,到底要什么!

明明都有了第三轮试炼的资格了,竟然拼着资格不要,和那个姓洛的联手坑我!

这点是冯均天最可气,也最想不通的一点!

难不成那小子还真和那洛晓蓉一样,喜欢到能为了那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了那么多旗子的谭清雯不要前程了吗?

冯均天只觉的胸中正憋着一口老血,死活要吐不吐!怄死个人!

然,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小打小闹。

一声悠扬动听的鹤啼脱尘而出,从东南西北而来,无远近高低之分!

以至于所有人都听见一模一样的啼声。

只见一墨尖丹顶白羽鹤展翅于空中,却不知远近,囫囵之间,便已在眼前,又在天边!

化为一位墨袖白衣赤眉的仙长,祥和之中却又不容轻忽的威严!

“拜见鹤上仙!”众人齐声跪拜。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玉有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有魂并收藏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