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雯动了动脚,发现还是很稳当,自然,幻术并不能完全遮掩所有人的眼睛,但是虚假中的真实却更让人愿意相信,以至于忽略了真实掩盖住的细节。

清雯用藤蔓固定住旗子在自己身上,填充着每一个理论上应该充满肉的部位,例如粗手臂,小肚腩,罗圈腿,却不刻意弄得粗大,尽量使其自然,头发也巴拉开,将脸庞彻底展现,并用油类物质营造出一脸油腻的样子。

总之,要努力成为一个平凡的胖子,虽然修仙界没有炸鸡烤肉,蛋糕饼干,泡芙甜茶等等高脂高糖高碳水的各种美食,但是清雯能调动细微脸部的灵气,使其有些充水浮肿,看起来肉乎乎的,再加上那油,就更加真实了,同时也换了一身素白衣裳。

然后用幻术扭曲光线,使得自己看起来面若桃花,细腰窈窕,长腿纤细,哪怕靠近身体的景色都会出现一定的扭曲,有破解幻术经验的修士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在模仿近近年来女修们争相修习的修容术。

再加上原本真实的疤痕,自己再显得自卑敏感点,谁又会认为真的毁容的自己一点也不在意这副躯壳的模样呢?

当然,这些都是清雯回灵魂空间弄的。

也正好是这一去一回,避开了王沁冰的探查。

清雯再次出来,却发现自己已然不再主堂,脚下依然有一把黑色三角旗子。

细密的冷汗悄然而出,清雯刚刚略有得意的小心思立刻消了下去,自己怎么就能断定从空间出来就一定是同一个地方?

此刻清雯再一细想公式,结合事实,这才明白,应该是黑旗子传送,白旗校准定位,才能保证自己从哪进入,从哪出去。

一旦制成之后的时间过了十二个时辰,那么就有不稳定的因素,也许是传送不了,也许是传送至错误的位置。

设想了一下随机传送的可怕后果之后,清雯狠狠的骂了自己。

做事为什么那么想当然,在复杂的现实之中,没有什么是觉得应该是这样,就一定是这样的。

所以,清雯再次细细思考自己的计划之后,清雯发现也许自己的审美和修仙界的审美可能存在差异,不管幻化的模样如何貌美或者不貌美,一旦自己幻化的样貌不符合目前修仙界审美的基本准则,就会显得诡异,就是提醒对方自己有问题!

所以,还是安全一点,将自己的样貌化为平时的模样,反正自己没毁容之前,长得也还行,要紧的是自然!

沿着小路,清雯谨慎的走着,生怕从草丛里蹦出三个汉子,像这种比自己还高的老茅草,最是易藏人!

然而事实上,这里并没有任何人,只是有些飞虫小兽。

“冯公子,你又忘了一条漏网之鱼啊。”温思仁看着乾坤镜中的清雯,淡然至极。

“哼,之前不知道躲在那个旮旯,看这粗糙的幻术,最多不过筑基初期。潘怜!”

“在,公子!”潘怜上前一步,拱手弯腰,听候命令。

“周围没有游为风的人,速去速回!”冯淡然吩咐,似乎并不把清雯放在眼里。

“是!”潘怜速退,其身灵压,已然筑基初期!只是她走之前,看见了清雯褪去幻术之后的“真实”样貌,心中略微有些惊讶。

温思仁淡然喝茶一口,似乎不曾说什么。

谭清雯,既然你躲过了暗杀,就别这么轻易死掉。像你这样能以如此速度,通数论,解囚笼的人,可不多了。

某些心声,不曾说出口。

清雯是越走越觉得此地荒芜,越走心里越心慌。

这怎么一点人走的痕迹都没有?

哪怕是小路,最后几天,也应该是有人走才对,这怎么荒的过分,草都快欺负到眼睛了!

直到,一个转弯,清雯登时立住。

彻底。。。。。。迷路了。

清雯默默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好。

地球有导航,修仙界有纸鹤,完美克服了自己路痴的缺陷。

然而在如今的情境之下,清雯彻底囧了。

这这这,要不自己还是先返回找路吧。

。。。。。。

温思仁表面上依旧是作为威慑力量,在宣讲台前,和冯公子站在一块,互相牵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或者是明着聊天,暗中谈判。

接下来,只等两人的各方人马,能否拿到足够多的旗子。

看见清雯横穿竖走,即将出了迷踪阵,冯公子眼前一亮,没想到这条漏网之鱼还有这等眼力,能看出隐藏的暗路,这是专门给负责操纵传影兽的走的暗路,没有想应的指示,根本无法发现。

然而清雯默默回去了。

冯公子却是心下一沉,没想到清雯竟然能看出此路已经被地煞阵封死,传影兽的控制距离有大幅度增加这件事明明没有传出去才对,她不可能知道,难道真的只是临时看出这只是一个陷阱吗?

温思仁将冯表情的细微之处尽收眼底,心中默笑道,她只是迷路而已,有没有迷踪阵,对于本来就找不到路的人来说有什么关系吗?

至于为什么回去,她自己走到了”明面“上的死路,自然要回去罢了。

所谓境界有三重: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清雯这次是无意间唬住了冯,也算是冯想太多。

但不管怎么样,清雯终究是网里的鱼,而渔夫手中的鱼叉,就要刺过来了。

潘怜虽是冯的人,但也不可能为了她撤去迷踪阵,此刻的她也是能依靠对迷踪阵的了解,迅速找到清雯罢了。

本来是眼见,清雯即将误入死路,潘怜心中正好白捡个便宜,好回去邀功。

结果清雯又回来了,又原路倒回,显得像是轻易看出此路有诈,又迷糊不知,径直返回的样子,犹如那还没有技穷的黔驴,令惊疑不定,捉摸不透。

然而,清雯心中此时也是惊疑不定,震魂术,她已经养成了时不时开启一下的习惯,尤其是在心中直觉预警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是一直开着,奈何潘怜的情绪一向收放自如,不曾检测到。

谁知一下回走,一个人的灵魂波动突然出现,清雯自然表面放松,实则心中暗自警惕!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玉有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有魂并收藏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