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清雯迅速判断场上情况,按她不擅长强攻的战斗风格而言,很自然的选择了躲避,当然是配合震魂术和玄冰盾,实在紧要就加上防御符咒和一些瞬发法术。

此刻场上姚尚善各类阵法攻击光芒乱闪,还有他自身胡乱使出的一些法术,若不是清雯能从震魂术上窥探一二,而且这些阵盘位置放的实在是不怎么样,恐怕清雯也无法支撑到最后。

观众本来是热情高涨,不住的为姚向善呼声,但是渐渐的也发现姚向善此时的疯狂,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次两次打不中清雯也就罢了,好不容易打中,却是被清雯看起来轻轻巧巧的防住。

不断有人开始嘘声,表示对姚向善的鄙视,但是渐渐的,大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很安静,稍微有几个人想要出声,也是偷偷放弃。

一次,又一次,清雯每一次躲过,就像一把重锤敲在众人心中,到现在,几乎没有人认为清雯实际上是个筑基,这法术强度,这九品的符咒,和唯一的法器,都彰显着清雯的弱小,可是清雯就是能躲过,就好像,她提前知道攻击的发出一般,总是堪堪躲过。

这把锤子锤啊锤,众人都在等待,等待什么尼?那个质变的时刻。

究竟是清雯先来不及躲避,还是姚尚善法力耗尽,力竭而晕!

众人旁观者迷,清雯内心是明白自己要到极限了,她自小虽不是娇生惯养,但也没有受过什么苦,从来没有为任何比赛不死不休过,就算是数论考核,也跟这战斗关系不大。

她心累了,脑子一次比一次迟钝、身体也一次比一次酸痛、一次比一次疲惫,好几次都惊险避过,法力的持续性输出,让她施法的状态也渐渐下滑,然而对面似乎更加疯狂,攻击一次比一次凶猛,气势一次比一次强盛!

要放弃了吧,认输就好,这样就会轻松,就会更加容易,更加舒服,总之不会是在这要命的阵台上,拼个你死我活,累死累活,要死要活,这要命的修仙,麻烦的人生!认输这一次,就可以轻松躲过那些沉重的负担了。

多么诱人的轻松啊。

可是甘心吗?从此数十年,就像一条咸鱼,再也,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不,暗恋的人和别人在一起算什么,被自己认为的好朋友抢了奖励算什么,被这个修仙界规则教育了算什么,自己就这样被自己放逐,被自己抛弃,算什么!!!

一次,躲,又来,防!

这次,我要攻!

清雯逆芒而上,虽有九品符盾,但是也坚持不了几息,劈的是刮皮削骨,她的脸,她不在意美丑了,她的身体,不在意疼痛了,她要打,她要赢!

横山摧破!清雯强行输入大量灵气,经脉破裂也更加严重,可是,她也不在乎了!

谁怕谁啊!大不了死!

清雯也爆了,对方也爆了,整个阵台不愧是经过过历代弟子试炼的成熟阵法产品,就算是里面两人打的天昏地暗,不顾生死,也稳固如斯,这就阵法大宗的底气。

众人皆沉寂良久,终是如梦方醒,各自散场。其中有的叹惋,有的沉默不语,更多的人是似有所悟。

再说回来一场灵爆过去之后,所有阵盘皆毁,双方却是消失不见,原来阵台已经触动紧急装置,强行把二人送去论医台,此时赤丹峰的几名医修都凑近救治伤者,像这样在试炼大会阵台上送来伤者若是将其医治,会根据医治的结果增加相应的积分,积分若是用来增加胜局,一千一局,但也可以兑换贡献点,总之,除医修的正规试炼外,这也是医修能够超越同门的途径之一。算是宗门对医修的特别照顾。

清雯和姚向善同时被送来,一看就是两败俱伤,首先检查的是一名筑基修士,只见她素手点眉头,一点清润的灵气同时输入两人体内。

明显清雯受伤较轻,她也就最后关头爆发了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而已,而姚向善哪怕已经修养十年,但那么久的高强度使用灵气,经脉怕是彻底毁了,人此时也难醒。

“我已经用生机术稳住两人伤势,两人皆有旧伤,此番皆因过度使用灵气,而致使经脉损伤,法力耗尽而晕厥。这女修我尚能救,你们谁愿意救那男修。”木灵琼眉头紧皱,虽然说伤越重,救治之后积分越大,可是这治疗的灵药,灵材皆是出自自己之手,若是一味追求救治重病,很有可能救治不成,倒还损失许多。

果然,众人检验过两人之后,皆是一脸凝重,似乎无人愿意救治男修,说实话,若非木灵琼愿意自己出手,怕是两人大家都不愿救。

在修仙界,医修固然有许多人有医者仁心,可是一则能力不足,贸然救治,可能反而加重病情,二者,若非关系极近,不救濒死者,是业内暗规,不然到时候,其家族来人,一口咬死,是自己救治不当,那可才是甩都甩不掉的麻烦。

更何况,像谭清雯和姚向善这两人,一看就是在先天筑基时,自己胡乱冲破经脉,导致经脉旧伤,此番还不管不顾,拼着性命不要,打的两败俱伤,这种损伤在经脉的病,没得治。

“我还以为是什么疑难杂症,你们这一副副死人脸的样子,真是可笑。怎么,救不活了,连带你们同那尸体让我拿回去炼成傀儡啊。”说这气人话的,样貌也是丑的不一般,门派中曾传过这副样貌,“全是麻子还有疮,除了骨头就是皮,若有阎王收了他,从此鬼差投作人。”说的就是他。

真不知道,为什么从不过问普通收徒事宜的老祖,偏偏的力排众议,将他送进了丹阳峰,哪怕他的医术的确惊人,可这邪毒之术,门派内有不少人认为他也肯定也知道的不少。毕竟看他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炼什么妖魔功法造成的,歪门邪道,还救人,呸!

众人见他来,皆是一脸不悦,更是有几人欲争辩几分,却被木灵琼挥袖制止,她板着脸,看不出丝毫表情,望着那人说

“不知死人医,有何指教。”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玉有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有魂并收藏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