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如蜘蛛裂纹般,迅速溃散,消解,幻境纷纷褪去,留下蜷缩的清雯在楼阁里瑟瑟发抖。原本的藤曼依旧还在,然而清雯却已经入了迷障,自己是浑然不知。

一步,两步,有人在刻意压低脚步声,试图靠近清雯。

在清雯发出嚎叫后,迅速上前,意欲攻击清雯。

“谁!”清雯单手持剑,剑锋横扫。四周顿时一片狼藉。

黑白阴阳鱼盘早已不在身上,莫非是有人摸走,可为什么自己毫发无伤。

无人出现。

清雯满脸茫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从幻境中醒来,产生的错觉。

四周寂静无声,此处似乎空无一人。

清雯不敢大意,也许还有二层幻象也说不定。

“嘶”清雯脖子瞬间被勒住,勒得很紧,已经出现了血痕。手被猛地一打,冰剑飞了出去。双手立刻被禁锢住!

“不想死,就别动!”一口热气喷在清雯耳边,然而清雯的心犹坠冰窟。

心神未定,便被人以生死挟持,清雯从未想过试炼而已,怎么会如此残酷。不,不会的,要是每一次门派试炼都允许死人的话,自己打听了那么久,早就应该知道的呀。

“别妄想有人能来救你,现在阵内所有人都自身难保!”恶鬼一般的催命语再次响起。

清雯抑制不住的抖动着身体,将自己的害怕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清雯已经完全被恐惧掩盖,她现在只想活下来,活着,哪怕是爬也要爬出神机阁,到时候去哪都行,随便找一个地方,当个受凡人尊敬的半仙就好。

“少废话,那东西在哪?你从阵内拿出来的好东西!”“咳咳”那人丝毫不理会清雯的哀求,直接用力勒紧清雯脖子,使得清雯被迫咳嗽!一股窒息感充斥着清雯的脑子,完全无法镇定下来。

然后清雯就感受的那人在自己身后摸摸索索,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可储物袋已经被拿走了!

是那个黑白阴阳鱼盘,清雯心中焦急,对方如果再找下去,肯定会发现自己不是男的!

不行,咳咳!自己得想办法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脚!咳咳!脚那”清雯用力垛着脚,震着喉咙发出咿呀呀的声音,果然,那手停了下来!脖子也稍微松了一点,让清雯喘了一口气!清雯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让自己好受一点。

可刚刚说清楚话,呼吸了一口,脖子紧接着又是一紧!

“你当我傻!!自己拿出来!”脖子再次被勒住,对方肯定只有一个人,所以没办法在勒住脖子的同时检查自己的鞋子。

可是为什么不用符咒和法术控制自己全身,而单单只是双手。

这个人应该是个练气的体修。

他看着我拿着冰剑,肯定以为我是剑修。

能进入第二轮试炼的剑修,却身穿三等弟子服。

这根本就不合常理,自己的伪装简直破绽百出。

但是对方也不会认为自己是筑基修士,修仙界的主流观点认为假扮低阶修士是一种耻辱,就如同曹操的割须断袍一般,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这样做。

所以以为自己是练气是十二层,差一点筑基的剑修吗?

身上没有可以万无一失的困住自己全身的符咒和法器。

可恶,早知道自己就彰显自己筑基修士的实力了。

在修仙界,一旦被体修近身控住,几乎无脱身可能!

哪怕清雯是筑基期,但是目前双手被困,灵压只是能使得对方的灵气流动滞缓,这在战斗中有用,但现在已经被偷袭得手,控制住了。

法术要手势配合,符咒在储物袋中,冰剑被打下来,只有几颗种子收在袖中,没有别的法器。

自己应该察觉不对就立刻用震魂术的才对!

就算自己刚从幻境中醒来,也应该强迫自己立刻进去状态才对!

要是有同伴就好了,好后悔没有答应游为风。

清雯狠狠的责怪自己!

那人见清雯不愿意配合拿出阴阳鱼盘,开始不停的招呼和死命的掐她。

清雯的意识却因为缺氧开始模糊,她拼尽全力挣扎,然而根本挣脱不了双手,全身越来越瘫软,清雯心想,这么窝囊就死了!

”写完作业才能玩!“爸爸,妈?”现在都上初中了,都上高中了,都高三了,都要高考了,你怎么还在玩,还在看手机,眼睛早晚要瞎掉......“

临死前的走马灯开始在清雯眼前展现。

没想到要死了,还要被你们催着去写作业,可是清雯觉得自己在微笑,还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家乡,忘记了亲人的脸庞,能再见一面,真好。

来自灵魂深处的悲伤溢满了心,死亡,原来是这样的。

隐隐约约间,清雯好像看见了自己被扔在地上,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好吵!

震魂术!发动。命中!

趁着那人被怒气冲脑的瞬间!

清雯调动神念,欲拿出玄冰令和各类符咒。

然而却扑了个空,糟糕,忘了储物袋被拿了!

清雯瞥见那人快要醒过来,不知如何是好。

对了,之前的冰剑还在。

一个打滚过去,即将拿到冰剑。好,就差最后一点!

怎么回事!不!清雯目眦欲裂

在最后关头,那人拉着清雯的脚往后一拖!

”你还挺阴的,装死!这回让你真死!“一声怒吼,清雯绝望的闭上双眼。

”嗤!“一剑穿身!

”你!你!“一滴两滴,妖冶血花绽放在清雯的弟子服上。

清雯知道,自己的手再也不干净了。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闻到那股腥味,清雯唰的一下

”呕“将胃里的黏糊物质都吐了出来,吐到最后,就连苦水都全吐了出来。

但是没有丝毫犹豫。

清雯把那人身上搜出来的储物袋都拿走。

不止清雯自己的,还有许多别人的。

不知道门派内发生了什么,但明显此地不宜久留。

清雯不做任何迟疑,立刻退走。

一边走,一边毫不吝啬灵力,用震魂术探测周围是否有灵魂波动。

在前往不久之后,才有一丝微风来过,吹散一地骨灰。

章节目录

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E书吧只为原作者玉有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玉有魂并收藏我在仙界用数学知识修仙种田最新章节